鲲弩小说

西塞罗 • 一

[奥地利]斯蒂芬·茨威格2020年02月1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古罗马

生命的最后四年

许多人都知道古罗马的恺撒,他征战疆场,名扬天下;也有不少人知道西塞罗,他是古罗马首屈一指的人文主义者,他的雄辩的演说词被人誉为“西塞罗文体”,千古流芳。但不是人人都知道,西塞罗比恺撒年长六岁,且成名更早,曾提携过恺撒并一度成为朋友,可是由于政见不同:恺撒志在独裁,西塞罗捍卫共和,最后分道扬镳,然而两人的命运结局却又十分相似:均死于非命。公元前44年3月15日,55岁的恺撒在元老院会堂被共和派的元老们当场刺死,围攻者六十余众,恺撒身中23刀。公元前43年12月7日,64岁的西塞罗被政敌安东尼的部下残酷杀害,西塞罗的头颅被钉挂在古罗马广场的讲坛上示众,惨不忍睹。人们不禁感慨,在强盛的古罗马背后,原来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西塞罗去世后,已经成为罗马帝国第一任皇帝的屋大维·奥古斯都这样赞叹西塞罗,他是“一个富有学识的人、语言大师和爱国者”。[1]在此后的两千多年间,西塞罗在欧洲文明发展的各个不同时期都受到称赞。中世纪时,基督教的著作家们尽量使西塞罗的一些神学思想和伦理观念适应基督教信仰的需要,从而使西塞罗成为世俗的古代和宗教信仰时代的中世纪之间的联系纽带。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们把西塞罗尊为学习的榜样和不可超越的典范。在法国大革命时期,作为演说家和共和主义者的西塞罗更是受到特别推崇。时至今日,西塞罗在其《论友谊》、《论老年》、《论义务》、《论神性》、《论演说家》、《论共和国》、《论法律》等著述中所阐发的思想,仍然被认为是人文主义思想的最初源头之一。茨威格在希特勒法西斯横行霸道的1940年写下这篇历史特写《西塞罗》,字里行间流露出他对西塞罗的深深惋惜,同时哀叹一位才华横溢的人文主义思想家在专制独裁面前竟显得如此软弱无能。这无疑也是茨威格对自己的哀叹。

——译者题记

[1] 王焕生著:《〈论共和国〉导读》,四川教育出版社,2002年,第59页。引文源自普卢塔克:《西塞罗传》,第49页。

 

一个才华横溢而又不十分勇敢的人如果遇到一个比自己更强的人,最聪明的办法就是躲避此人,同时从容不迫静候时来运转,直至前途再次为他自动铺平。马尔库斯·图利乌斯·西塞罗[2]——这位在世界之国古罗马首屈一指的人文主义者、演说大师和法律的捍卫者,为了替传统的法律效劳和维护古罗马的共和政体已孜孜不倦工作了30年。他的演说词已载入史册,他的拉丁语著作已成为拉丁语的基石。他控告过维尔列斯[3],怒斥过卡提利纳[4]的暴动阴谋,抵制过获胜的军事统帅们日益逼近的独裁。[5]而他的著作《论共和国》[6]在他那个时代则是作为理想的国家形式的道义规范。可是,现在来了一个比他更强的人——尤利乌斯·恺撒[7]。西塞罗起初曾作为比他年长、比他更有名望的人,毫无猜忌地提携过他。但是恺撒凭借自己的高卢军团一夜之间便成了意大利的主人。作为一个军权无限的统帅,他只需一伸手,便可得到安东尼[8]在集会的民众前献给他的王冠。当恺撒率军越过卢比孔河时,他同时也就越过了法律。此时,西塞罗曾与恺撒的独裁统治作过斗争,[9]但纯属徒劳。西塞罗曾试图号召那些最后捍卫自由的人[10]抵抗企图用强权夺取独裁的恺撒,也无济于事。军队[11]总是比言辞更强大。恺撒——一个才智超群和行动果断的人——大获全胜。倘若他像绝大多数的独裁者那样报复心强烈,那么他在高唱凯歌之后完全有可能轻而易举地将这位固执己见的法律捍卫者——西塞罗干掉,或者至少把他宣布为不受法律保护的人。然而,恺撒看重自己的宽宏大量[12]甚于自己所取得的一切军事胜利。恺撒饶了西塞罗——这个业已失势的对手——一命,况且没有任何侮辱的意图。不过,他对西塞罗的唯一要求是:退出政治舞台。这个舞台现在只属于恺撒一人,其他任何人都只能在这个政治舞台上扮演沉默和服从的角色。

[2] 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o),公元前106年1月3日,出生在罗马东南方——古代拉丁姆地区的一座小镇阿尔庇努姆(Arpinum, 今阿尔庇诺Aipino)。这座小镇在公元前303年获得罗马公民权,公元前188年获得选举权,在西塞罗的青年时代,它是享有自治特权的城邦。西塞罗的祖父务农,且严守传统。祖父生前在家乡一直反对平民主张的秘密表决法,因而受到贵族派的赞许。在西塞罗的父亲获得骑士称号后,这个家族才进入骑士等级,但父亲健康不佳,因而一生未曾追求在政坛发迹,却更喜爱乡间生活和做学问。显然,这样的家庭环境对西塞罗以后的政治理想和人生追求有潜移默化的影响。西塞罗的母亲出身于阿尔庇努姆小镇的一个古老家族,在西塞罗童年时去世。父亲很关心儿子的成长,在西塞罗7岁时就带着西塞罗和他的弟弟昆图斯(Quintus)前往罗马,投拜希腊教师门下求学。据说父亲死于公元前64年,即西塞罗出任执政官的前一年。西塞罗的从政始于公元前76年,是年他被选举为罗马财政官,履职的地方是西西里,主要职责是为罗马征集粮食。他办事勤谨公正,为人温和,得到西西里人的好评。

[3] 维尔列斯(Gaius Verres, 公元前115—前43年),出身元老院元老家庭,公元前73—前71年,任西西里行省总督,任内大肆敲诈勒索,中饱私囊,掠夺该岛大量艺术珍宝,随便处决试图反抗他的当地民众和罗马公民。公元前70年回到罗马。同年1月,西塞罗当年在西西里的友人请他担任辩护律师,控告维尔列斯。西塞罗走遍西西里,得到充分的证据和必要的证人。此案于公元前70年8月5日开庭,西塞罗揭发的罪行,令人信服,开庭的第三日,即8月7日,维尔列斯便称病不再出庭,并很快离开罗马,自行放逐。公元前43年因拒绝向“后三巨头”之一的安东尼交出所掠夺的艺术珍宝,被安东尼下令处死。他被处死是在西塞罗被杀害后的几天。

[4] 卡提利纳(Lucius Sergius Catilina, 公元前108—前62年,一译:喀提林,在中国史学界长期沿用),出身破落贵族世家,现传史料将其描绘为贪婪狡诈、心术不正,公元前68年任罗马司法官,公元前67—前66年任阿非利加行省总督,并于公元前66年返回罗马,多次竞选罗马执政官,但由于其人挥霍无度而负债累累,大肆搜刮而犯有大量不法行为,屡屡落选。为摆脱自己的经济困境,卡提利纳决定在公元前63年的选举之年竞选公元前62年的罗马执政官,并纠集一群破产的贵族子弟,阴谋策划一旦竞选失利便举行武装暴动,夺取政权。但时任公元前63年执政官的西塞罗,事先买通了阴谋者库里乌斯的情妇富尔维娅作为卧底,对阴谋者的行动计划了如指掌,挫败了这次阴谋。在事变过程中,西塞罗先后在元老院或在罗马广场上四次发表《控告卡提利纳的演说》,成为西塞罗演说词中的名篇。结果是卡提利纳逃出罗马,留在罗马的五名主要阴谋分子被处以绞刑。这次事件(史称“喀提林阴谋”)使西塞罗声名大振。

[5] 公元前60年秋,恺撒、庞培和克拉苏三人秘密会晤,瓜分权力,结成史称“前三巨头”的政治同盟,这是对抗元老院权力的力量大结集,是三人联合的独裁,危及罗马的共和政体。恺撒曾派人与西塞罗联络,希望西塞罗参加他们的同盟,但遭西塞罗婉拒。

[6] 《论共和国》(De re publica)写于公元前54年,模仿柏拉图的《理想国》的形式,采用对话体,全书共六卷:第一卷《国家概念与国家体制》,第二卷《罗马国家体制的优越性》,第三卷《国家管理的正义理念》,第四卷《国家公民的道德理念》,第五卷《理想的国家管理者》,第六卷《西庇阿之梦》。第三卷最后一节的小标题是“结论:国家靠正义维持”。

[7] 恺撒(Gains Julius Caesar, 约公元前101—前44年),古罗马共和国末期著名军事统帅和政治家,出身贵族世家,但他本人支持民众派。公元前68年任财政官。公元前65年任市政官,在公元前63年西塞罗任执政官时,恺撒被元老院选为大祭司,公元前62年任司法官,公元前61年任西班牙总督,公元前60年与庞培、克拉苏结成“前三巨头”同盟,公元前59年任罗马执政官之一,公元前58年出任山南高卢总督,大举向山北高卢(法国、比利时一带)扩张,时至公元前50年春返回山南高卢。恺撒在征战高卢不到10年的时间内占领800多座城池,征服300个部落,与300万人作战,其中约100万人被歼灭,约100万人被俘,掠夺大量黄金、财富及奴隶送往罗马,权势日重。公元前53年克拉苏阵亡后,庞培与元老院合谋,企图解除恺撒的兵权。恺撒闻讯后于公元前49年1月率13个军团渡过山北高卢行省和意大利交界的卢比孔(Ribikon)河向罗马进发。庞培偕大批元老院元老逃往希腊。公元前49年2月恺撒占据罗马,被宣布为非常时期的独裁官,但11天后他交卸了这一官职而竞选公元前48年的执政官。竞选成功。此后破例五次任执政官,公元前45年被元老院宣布为终身独裁官和终身保民官,兼领“国父”尊号,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裁者。

[8] 安东尼(Marcus Antonius, 公元前82—前30年),公元前43年和屋大维、雷必达结成“后三巨头”同盟,曾作为部将随恺撒征战高卢,公元前49年任保民官,公元前48年助恺撒打败庞培,公元前44年与恺撒共任执政官,恺撒被刺杀后,安东尼在罗马政坛扮演重要角色。

[9] 恺撒率军于公元前49年1月渡过卢比孔河后,罗马告急,庞培偕同元老院的元老们撤离罗马,西塞罗也和他们一起离开罗马。但他对庞培的前途持怀疑态度。在恺撒与庞培之间发生内战时,西塞罗站在庞培这一边,以遏制恺撒成为独裁者,同时仍存在和解的幻想。期间,恺撒曾亲自致信西塞罗,希望他能从中斡旋,西塞罗经过犹豫后于公元前49年3月19日复信恺撒,但为时已晚,因为此前两天,庞培已率领军队离开意大利。而恺撒也于同年2月下旬占据罗马。

[10] 在恺撒出征西班牙讨伐驻扎在那里的庞培军团期间,西塞罗于公元前49年6月7日离开意大利,前往庞培在希腊的军营。但到达军营后,他目睹指挥的软弱和军纪的涣散,非常失望。

[11] 原文Kohorten, 词义为古罗马的步兵队,一队约五百至六百人。

[12] 恺撒于公元前49年2月下旬率领军队占据罗马后,并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大肆杀戮对立派和没收他们的财产,而是显得宽厚大度,对待留下来的元老们也相当温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