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克萨维尔 · 11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穿过一扇金属门,来到了一个狭小的院子。院子里很暗,远处·子弹声噼噼啪啪地响着,他抬起眼睛,看见探照灯在屋顶上方扫来扫去。对面,有一架金属梯子直通一幢五层的建筑物。他踏上梯子,迅速向上攀去。其他人也跟在他身后冲进了院子,紧贴墙根站着。他们在等他爬到屋顶后给他们做手势,告诉他们道路畅通无阻。

上了屋顶后,他们开始谨慎地向前爬去,但克萨维尔一直是第一个;他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其他人。他小心翼翼地前进,轻柔得像只猫,两眼在黑暗中探寻着。他爬到一个地方停下,喊来戴鸭舌帽的男人,指给他看,就在下面,他们这个方位,一群黑影在跑动,手里拿着短枪,在黑暗中巡视。“继续给我们带路,”男人对克萨维尔说。

于是克萨维尔继续前进,从一个屋顶跳到另一个屋顶,爬上短金属梯子,躲在烟囱后面避开不停扫视着屋子、屋顶边缘和低处的街道的探照灯光。

这样的旅程真是很美,一群人像鸟一样,从天上掠过,躲避敌人的伏击,就这样,从屋顶上穿越整个城市,绕过一个个陷阱。真是美丽而漫长的旅程,但是像这样漫长的旅程,克萨维尔已经开始觉得疲倦了;这疲倦搅乱了感官,让他充满幻觉;他觉得自己听见了葬礼进行曲,著名的肖邦的葬礼进行曲,军乐队在坟墓里奏响的葬礼进行曲。

他没有放慢脚步,他积聚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使感官处在清醒的状态,他在努力地驱走要命的幻觉。但是没有用,音乐一直在他耳边回响着,仿佛是为了向他宣告末日的来临,仿佛是为了替这斗争的时刻固定上死亡的黑帆。

但是他为什么要如此强烈地抵抗这幻觉呢?难道他不是在盼望着死亡的伟大能够让他屋顶上的前进的脚步变得让人难以忘却,变得伟大?而仿佛预兆般在他耳边回响的葬礼乐曲难道不是他勇气的最美的伴奏吗?他的战斗就是他的葬礼,而他的葬礼就是他的战斗,他的生与死如此完美的结合,这难道不是异常崇高吗?

不,让克萨维尔感到害怕的不是来向他宣告的死神,而是他不能用自己的感官为此感到骄傲,是不再能够(他同伴的安全都如此依附于他!)感觉到敌人暗处的陷阱,因为他现在满耳朵都是葬礼进行曲的忧伤旋律。

但是幻觉能到如此真实的地步吗?他甚至听出了肖邦葬礼进行曲中所有节奏的错误,还有长号的误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