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1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在雅罗米尔把诗拿给妈妈看的那天,爸爸仍然没有回来,妈妈又白等了一天,第二天也依然如此,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是如此。

但是妈妈收到了一份盖世太保的正式通告,说她的丈夫已经被捕。战争行将结束之际,她又收到了另一份正式通告,称她的丈夫已经死在集中营里。

如果说她的婚姻没有什么快乐可言,她的居孀却是伟大而光荣的。她找到了丈夫在他们认识不久时拍的一张大照片,镶了金色的相框挂在墙上。

不久,战争就在布拉格欢腾的游行队伍中结束了,德国人从波希米亚地区撤退,妈妈开始了另一种别具简朴之美的禁欲生活;她从父亲那里继承的遗产已经用光,她辞退了保姆,阿里克死后她也不愿再买一条狗,而且她还不得不找份工作。

还有一些别的变化:她的姐姐决定把布拉格市中心的公寓让给自己才结婚的儿子,于是与丈夫和小儿子一起搬进了家里别墅的底楼,而外婆则搬上了寡妇妈妈的那个楼层。

妈妈可看不上她的姐夫,因为他竟然用肯定的语调说伏尔泰是个物理学家,伏特这个电压计量单位正是他发明的。姐姐的家里充满了喧闹,他们一家人都喜欢那些低级的娱乐;底楼房间里的欢乐与楼上的哀伤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分界,仿佛隔着厚厚的一堵墙。

但是在那个时期,妈妈却比以往挺得更直。仿佛她顶着丈夫无形的骨灰一般(就像达尔玛提亚女人把葡萄篓顶在头上那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