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2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浴室里,镜子下面的小搁板上放着瓶瓶罐罐的香水和面霜,但是妈妈几乎不再用它们保养自己的肌肤。如果说她经常会在这些瓶瓶罐罐前停留,那是因为这些东西令她想起死去的父亲,他的香水店(香水店早已归在那个讨厌的姐夫名下了),还有在别墅里度过的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和父母丈夫在一起的日子散发着落日余晖的美丽忧伤的光芒。这种追念令她心痛,她知道现在才发现这份美已经太迟了,如今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她谴责自己曾经是那么一个薄情寡义的妻子。她的丈夫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充满了烦恼,可是为了她,怕她担心,他从来没有向她透露过一个字,一直到今天她也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被捕的,属于哪个抵抗组织,承担的又是什么样的任务;她觉得这正是对她的侮辱性的惩罚,惩罚她这样一个迟钝的妻子,以为丈夫的态度仅仅是对她的冷漠所致。一想到在丈夫最危险的时候她竟然背叛了他,她就禁不住要蔑视自己。

现在,她站在镜子前面,吃惊地发现她的脸一直如此年轻,甚至对于她而言,是一无所用的年轻,似乎是个错误,时间不公平地忘却了她的存在,没有在她的脖颈上留下任何痕迹。她最近才知道,她和雅罗米尔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人家都拿他们当姐弟俩;她觉得这很好笑。但她还是因此感到开心;自打这天起,和儿子一起去看戏或听音乐会对她而言就更加是一种快乐。

但是,除了这个她又还剩下什么呢?

外婆的身体越来越差,她丧失了记忆,几乎不出家门,总是拿了雅罗米尔的袜子缝了又缝,或是拿了女儿的裙子烫来烫去。她充满伤感和回忆,忧心忡忡。她使得周围充斥着一种可爱的哀伤气氛,加深了这个环境的阴气(双重居孀的环境),雅罗米尔一直被包围在这家里的阴气之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