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10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天课间休息的时候,所有的学生都涌到黑板前面,他觉得机会来了,趁人不注意走近班里的一个姑娘,那个姑娘正独自一人坐在凳子上;他喜欢她已经很久了,彼此之间也经常相互凝视;他在她身边坐下。过一会儿,那些调皮的同班同学发现了他们,于是决定抓紧这个机会和他们开个玩笑;他们离开教室,并且把他们身后的门锁上了。

当他的周围挤满同学时,他总是觉得自然并且自在,但是一旦他和一个同班姑娘单独相处时,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灯光照耀下的舞台。他决定用某些睿智的评论来消除自己的尴尬(终于,除了事先准备好的话,他已经学会讲点别的什么了)。他说同学们的这个举动可以说是个最坏的例子;现在的形势对于那些干这事的人来说可以说是非常不利(他们现在应该是带着一种无法满足的好奇心等在走廊里),而对于这事所针对的对象来说倒是有利的(他俩正如他们所愿单独相处)。姑娘表示赞同并说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吻在空中搁置了,他只是凑近了姑娘。但是他的唇遥不可及;他只是说,不停地说,并没有拥吻她。

铃响了,这也就意味着老师不一会儿就会到,他会命令凑在门前的那伙学生打开教室的门。这个想法令他们激动不已。雅罗米尔可以肯定报复同学的最好办法就是有一个让他们艳羡不已的吻。他的手指掠过姑娘的唇,说这抹了艳丽口红的唇一定会在他的脸上留下显眼的痕迹。姑娘又一次表示同意,说很遗憾他们没能拥吻,正在他们说话的当儿,从门后传来了老师愤怒的声音。

雅罗米尔说真遗憾,老师和同学们都没能看到他脸上的吻痕,他想再一次地凑近姑娘,然而她的唇又一次地像山峰一样遥不可及。

“是的,应当让他们羡慕我们,”姑娘说,她从书包里掏出口红和手绢,先涂红了手绢,然后在雅罗米尔的脸上乱抹了一气。

门开了,狂怒的老师冲进了教室,后面跟着一班学生。雅罗米尔和姑娘站起身,就像老师进教室时应该做的那样,他们独自站在空荡荡的桌椅间,面对着喧闹的观众,这些观众正个个目瞪口呆地盯着雅罗米尔满是奇妙的红印的脸。他展现在众人的目光中,骄傲而幸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