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诗人自渎 · 11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办公室里有个同事对她大献殷勤。他已经结婚了,总是想说服她,让她邀请他上她家去。

她想要知道雅罗米尔对她的性自由是怎么想的。她谨慎地、遮遮掩掩地谈起在战争中失去丈夫的女人,还有她们重新开始新生活的困难。

“什么叫做新生活呢?”雅罗米尔尖锐地反驳道,“你是说和另一个男人的生活吗?”

“当然,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生活在继续,雅罗米尔,生活有它自身的要求……”

女人对于死去的英雄的忠贞是雅罗米尔神圣童话的一部分;它可以让他放心,告诉他爱情的绝对并非诗人的杜撰,它是真实存在的,是它使生活变得价有所值。

“一个体验过伟大爱情的女人又怎么能悠闲地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呢?”提到不忠的寡妇,他愤怒地喊道。“如果她们脑中有一个正在受折磨,被杀害的男人,她们又如何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哪怕仅仅是触摸另一个男人?她们怎么能让牺牲者再受一次酷刑,让他们再死一次?”

往事穿着闪光塔夫绸的外衣。妈妈拒绝了那个令人喜欢的同事,于是往事再一次以新的面貌出现在她面前:

因为她并没有为了丈夫而背叛画家,她是为雅罗米尔放弃的,因为她要为他保持家庭的平静!如果说今天她仍然为自己的裸·体感到恐惧,这也是因为雅罗米尔把她的腹部弄得如此丑陋。并且也正是为了他,她失去了丈夫的爱,是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不惜一切代价,固执地要生下他!

从一开始,这孩子就剥夺了她的一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