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部 诗人在奔跑 · 12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年轻人从来不会怀疑青春赋予他们的巨大权力,但是刚才站起来朗诵诗歌的诗人(他大概六十来岁)知道这一点。

年轻,他用和谐的嗓音说道,就是和世界的年轻一代站在一边,而世界的青春就是社会主义。年轻,就是沉浸于未来,就是不要向后看。

换句话说:根据这个六十来岁诗人所阐述的概念,年轻一词指的不是生命的年龄阶段,而是超越年龄所建立起的一种价值,与年龄无关。这个用押韵的诗句所阐述的想法至少有两个目的;首先,它赞美年轻的群众;再者,它将诗人从满是皱纹的年龄中奇妙地释放出来,并保证他(因为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站在社会主义一边,并且从不向后看)在这群年轻的姑娘小伙之间有自己一席之地。

雅罗米尔站在大厅里,和广大听众站在一起,但是因为他站在另一边,他仿佛不属于他们这个圈子。他冷冷地听着这些诗句,就像听他日后汇报给审查委员会的教授的话。最让他感兴趣的,是那个刚刚离开自己座位的著名诗人(对那个六十来岁诗人表示感谢的掌声刚刚停下),他正向讲台走去。(是的,这就是那个在不久以前收到装有二十个电话听筒的包裹的诗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