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七部 诗人死去 · 21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9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高烧暂时退了几分,雅罗米尔环顾周围;墙上空空如也;镶着相框的那个穿着军官制服的男人照片消失了。

“爸爸呢?”

“爸爸不在。”妈妈温柔地说。

“怎么了,谁取下照片的?”

“是我,亲爱的。我不想他看着我们。我不希望有谁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现在,我也不需要对你说谎了。你应该知道真相。你的爸爸不希望你出生。他根本不希望你活在这世界上。他曾经想让我阻止你到这世界上来。”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雅罗米尔已经被高烧折磨得筋疲力尽,他没有力气提问,讨论。

“我漂亮的小男孩,”妈妈冲他说,泣不成声。

雅罗米尔知道正在和他说话的这个女人一直爱着他,知道她从来不会离开他,他从来不需要担心会失去她,她从来不会让他嫉妒。

“我不漂亮,妈妈。你才漂亮呢。你看上去真是年轻。”

她听见了儿子的话,真想幸福地大哭一场。“你觉得我漂亮吗?你像我。你从来不想接受像我的这个事实。但你就是像我,我为此感到非常高兴。”她抚摸着他的头发,他那绒毛一般金黄细腻的头发,不停地吻着:“你有天使的头发,我的小宝贝。”

雅罗米尔感觉到了自己的疲倦。他不再有力气去找另一个女人,她们都那么远,通向她们的路是那么漫长。“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真正讨过我的喜欢,”他说,“只有你,妈妈,你是最美的。”

妈妈哭了,吻着他:“你还记得我们在水城度过的那个假期吗?”

“是的,妈妈,我最爱的女人是你。”

妈妈透过幸福的泪滴望着这世界;她周围的一切都湿漉漉的;所有的事物都挣脱原来的桎梏和形状,兴高采烈地跳着舞:“这是真的吗?我亲爱的?”

“是的,”雅罗米尔说,他将妈妈的手握在他滚烫的手心中。他真是倦了,非常非常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