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部 灵与肉 · 14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个女孩子,非但没有“出人头地”,反而不得不伺候酒鬼们喝酒,星期天又得给弟妹洗脏衣服,这样一个女孩子,身上渐渐地积聚着一股巨大的生命潜能,对那些上了大学,对着书本就打哈欠的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特蕾莎读的书比他们多,对生活的了解也比他们透彻,但她自己从未意识到这些。自学者和学生的区别,不在于知识的广度,而在于生命力和自信心的差异。特蕾莎一到布拉格,就满怀激情投入到新生活之中,但这份激情既高涨又脆弱。她好像总害怕有一天人们会对她说:“这里不属于你!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她生活的全部渴望系于一线:托马斯的声音。正是这声音让特蕾莎那羞怯地深藏在体内的灵魂升腾起来。

她在一家杂志社的照片冲洗室找到一份差使,但她并不因此满足。她想自己去拍摄照片。托马斯的女友萨比娜借给她几本著名摄影师的摄影作品集,一次在咖啡馆遇到她,于是指着打开的作品集,给她解释这些照片到底有趣在什么地方。特蕾莎静静地听着,那副专注的神情,是做老师的在学生脸上难得看到的。

多亏了萨比娜,特蕾莎明白了摄影作品和绘画之间有着同源关系,一有什么展览,她便逼着托马斯陪她去看。不久,她就在杂志上成功地发表了自己的摄影作品,后来离开了照片冲洗室,和杂志社的专业摄影师一起工作。

那天晚上,他俩和一些朋友去一家小酒馆一起庆贺她高升。大家在一起跳起舞来。托马斯的脸色却变得阴沉沉的。特蕾莎非要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在回去的路上,他只得向她招认,看见她和他的那个同事跳舞,他心里嫉妒。

“我真的让你嫉妒了?”她一连问了十来遍,仿佛他宣布她荣获了诺贝尔奖,她实在不敢相信。

她一把搂住他的腰,拉着他在房间里跳起了舞。完全不是刚才在酒馆舞池里跳的那种交谊舞,而是一种充满乡村气息的奥弗涅民间舞,一连串夸张的舞步。她不时高高地举腿,笨拙地又蹦又跳,拉着托马斯在房间四处乱转。

唉,可惜很快就轮到她嫉妒了。对托马斯来说,她的嫉妒可不是什么诺贝尔奖,而是一种负担,直到他临死前一两年才得以摆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