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部 灵与肉 · 2

[捷克]米兰·昆德拉2018年08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收音机里正在播放一个关于捷克流亡者的节目。这是被窃听、偷录和经过剪辑的私人谈话。事情是一个潜入到流亡者中的间谍干的,得手后得意地回到故国。这不过是一些闲谈,并无什么意义,其中时不时地冒出几个辱骂占领当局的粗词儿,也有流亡者的相互对骂,说对方是骗子,是白痴,等等。节目要突出的正是这些片段:要证明的是,这些人不但讲苏联的坏话(波希米亚地区没有一个人会为此而愤慨的),而且相互攻讦,不惜用粗话辱骂对方。奇怪的是,人们尽管从早到晚都讲脏话,可是在广播里听到一个受人尊敬的名人张口一句“他妈的”,还是会不禁有些失望。

“这,这一切都是从普罗恰兹卡开始的!”一直在收听的托马斯说道。

扬·普罗恰兹卡是个捷克作家,四十来岁,精力充沛如头公牛。早在一九六八年之前,他就开始猛烈抨击国家时政。在“布拉格之春”事件中,他是最得民心的人物之一,那场骇人听闻的共产主义自由运动最后以俄国入侵而告终。俄国人侵占布拉格不久,所有的媒体便向他吹响围攻的号角,但媒体越是围攻他,人们就越是喜欢他。于是广播(时值一九七〇年)就端出了普罗恰兹卡在两年前(一九六八年春天)与一位大学教授的私人谈话,开始连续播放。他俩谁都没料到教授的公寓里竟会藏着一套窃听装置,而且长期以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普罗恰兹卡向来喜欢跟朋友们闹,说话夸张,用词过激。而现在广播的系列节目播放的正是这些不合时宜的谈话,谁都可以听到。剪辑制作这个节目的秘密警察,费尽心机,突出了作家嘲弄他朋友——例如杜布切克——的片段。尽管人们平日里总是不放过诋毁朋友的机会,可是很奇怪,往日令他们崇敬的普罗恰兹卡,如今竟然比让人憎恨的秘密警察更让人气愤!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托马斯关掉收音机,说:“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有秘密警察,可是只有我们国家把秘密录音拿到电台去播放!真是闻所未闻!”

“这种事还有呢!”特蕾莎说,“十四岁的时候,我偷偷记日记。我怕有人会看到。我把它藏在阁楼上。可我妈竟然把它搜了出来。有一天吃午饭,全家正在喝汤,她把日记本从口袋里掏出来,说道:‘大家仔细听了!’说着便放声读了起来,每读一句,便笑一阵,笑得弯了腰。全家人也都跟着哈哈大笑,都忘了吃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