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神们自己 奥登 · 1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奥登(1)

奥登已经感应到杜阿又溜到地面上去了。虽然没有刻意思索,但他还是感应到了她所在的方向,甚至连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了然于胸。如果硬要禁锢思绪,那他肯定会觉得不舒服,因为这些年来,这种感应已经融在他的潜意识之中,浑然一体,不可分离。在不知不觉间,他会在头脑中搜集她的信息,至于动机缘由,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好像事情本应如此,随着岁月增长,他便自然而然地具备了这个本领。

崔特的心灵感应能力也并没有消失,但是他的能力渐渐都分配到了孩子们那边。当然,这种转变非常有益,但同时抚育者在家庭中的角色也变得越来越固定,越来越简单。说好听点,也可以说是越来越重要。而理者却要复杂得多……想到此,奥登感到些许孤芳自赏的自得。

其实,家里真正的难题还是杜阿。她总是那么特立独行,与其他情者迥然不同。这使崔特深受打击,饱经困扰,也使他愈发口齿笨拙。对于此事,奥登也时常会感到困扰和懊恼,但他同时也深切地体会到杜阿所带来的欢乐,她仿佛有无穷的魔力,给大家带来数不清的乐趣。而这种天赋与她惹人烦恼的个性是一体两面,不可分割。所以相对这种欢乐而言,她偶尔带来的那些小小的麻烦,简直就微不足道了。纳尼亚传奇小说

鲲·弩*小·说 ww w · k u n n u · Om

或许杜阿独立的性情也不是什么怪事,事情或许本应如此。长老们对她还颇有兴趣——一般而言,长老们只对理者有兴趣。想到此,奥登不免有点自豪:他的家庭如此非凡,连情者都值得长老们另眼相看。

事情都一如所想,一如所料。当你深入地底,你会想到下面就是岩床,果然,你触摸到了岩床。有时候他甚至可以想到,真到了逝去的那一天,逝去本身一定正是他心中所愿。长老们就是这么说的,对所有的理者,他们都这么说。但是他们同时还说,逝去的确切时间并不能由他人告知,这个时间就在你自己心中,确切无误。

“到时候你会告诉自己,”罗斯腾曾经这么说——言语清晰,语气耐心而细致,这正是长老的口气,好像是为了能让一个凡人听懂,他们要费很大力气,“告诉你自己为什么要逝去,然后你便会逝去,你的家庭也会随你而去。”

那时,奥登回答:“我不敢说我一定会乐于逝去,尊敬的长老。我还有那么多东西要学。”

“当然,亲爱的小左。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当然会这么想。”

奥登心想:“既然我永远都觉得学无止境,那我怎么会在某天想逝去呢?”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他确信那一天终将会到来,到时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他向下看着自己的身体,差一点忘了自己的感应能力,几乎要伸出一只眼睛来看——即使在最理智最成熟的理者心中,也还是难免有些孩子气的冲动。他并不需要用眼睛。单凭自己的感应力,他就可以完全了解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坚实、漂亮、轮廓清晰、边缘圆滑,呈现出完美的卵形弧度。

他的身体不像杜阿那样闪着诱人的奇异微光,也不像崔特那样结实而稳固。他爱他们两个,但是却不愿意把自己的身体换作其中任何一个。当然,思想也是一样。不过,他永远不会把这话说出来,他不会做任何伤害自己伴侣的事。但是,在内心深处,他无时无刻不感到身为一个理者的庆幸,这使他不必像崔特那样头脑简单,也不像杜阿那样思维古怪(这点甚至更要命)。他猜想,那两位对自身的缺陷并不介意,因为他俩并不真正理解生命的其他形式。

他又感应到远处的杜阿了,这次他主动削弱了这种感应。这时,他觉得自己不再需要她了。这并不是说,他对她的爱减弱了多少;而只是说明了他对其他东西有了更强烈的追求。这是一个理者走向成熟的必然,他的意识和精力要投向更深邃的问题,那些问题,他只能独自求索,以及,跟长老一起。

他越来越习惯于跟长老们相处。在他看来,这是必然的,因为他是一名理者,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老们就是“高级理者”。(他曾经把这话告诉罗斯腾,那是跟他最亲近的长老,有时他还能模模糊糊感到,那也是长老里最年轻的一个。罗斯腾好像被逗乐了,但什么也没说。不过这至少表明,他并不反对这个说法。)

奥登最早的记忆总是跟长老们联系在一起。他的抚育者父亲越来越把心思都花在最小的孩子上,那个小情者。天性如此。等到他们自己的小女儿出生以后(如果最终生出来的话),崔特也会这么做。(从崔特身上,奥登能看出这一点,为了还没生下女儿这件事,崔特一直对杜阿抱怨个不停。)

但这也不是坏事。在他的抚育者父亲忙于其它的时候,奥登可以早早就开始接受教育。他失去了一个孩子的乐趣,但是早在与崔特会面之前,他就学到了大量的知识。

他永远忘不了那次会面的情形。即使是度过了半生以后的今天,一闭上眼,当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在那以前,他也不是没见过同龄的小抚育者;那时他们都是孩子,还远没到抚养自己后代、成为真正抚育者的年纪,看起来也没那么迟钝。在小时候,奥登也曾跟自己的抚育者兄弟一起玩耍,那时他几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与他们的智力差异(不过多年以后回头再看,他发现即使是那时,差异也已经显而易见)。

他也曾朦胧地意识到抚育者在家庭中的地位。尽管他还是个孩子,他也已经听到了一点关于交媾的传言。

当崔特第一次出现之时,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奥登的生活就彻底改变了。他第一次感到了内心深处涌动的暖流,第一次感到在这世上有些事情让他无比渴望,而这些事情与理性、与思考毫无关系。即使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随之而来的那种漫无边际的窘迫感。

当然,崔特倒是一点也不窘迫。抚育者从来不会为三者之间的事困惑,情者也差不多从未有这方面的困扰。理者,只有理者才会为此烦恼。

“想太多了吧。”当奥登向一个长老倾诉的时候,长老只是这样回答。奥登对这个答案显然并不满意。思考从来都是不嫌多的。

当他们初遇的时候,崔特还非常年轻,满身孩子气,对自己的笨拙还一无所知。所以,他对相逢的反应那么简单直接,让人尴尬。他的身体轮廓一下子变得朦胧起来。

奥登有些犹豫地问道:“我……我以前见过你吗?”

崔特回答:“我没来过这儿。我是被叫来的。”平凡的世界小说

这时候他们都明白了。这次会面是预先安排好的,一定是有些人(奥登一开始以为是些抚育者,后来想到应该是长老们)觉得他们彼此适合。事实证明,这个判断非常英明。

当然,合适并不是说他们智力相若。奥登对知识有一种近乎疯狂的饥渴,这种饥渴足以使他忘却除家庭以外的一切;而崔特却连学习这个概念都不甚明了。他学不学都是无所谓的事,因为他终其一生需要知道的东西,都与生俱来。

从那以后,奥登不再只是沉迷于对天地星辰的探索、生命本源的追求,或者醉心于揭示宇宙无穷无尽的奥秘,崔特已经进入了他的生活,他喜欢整天对崔特侃侃而谈。

崔特总是一言不发地听着,明显听不懂,不过倒是很有耐心;而奥登也是,明知道对方听不懂,也还是兴致勃勃地讲个不停。

迈出第一步的还是崔特,天生的欲·望驱使着他作出改变。那天,在用过正餐以后,奥登还在没完没了地讲述着当天学到的一些新知识。(他们理者的体质更粗壮,进食也快很多,喜欢在阳光中穿行而过;而情者们在阳光中一浸就是几个小时,反复把身体蜷曲又伸展,好像是故意慢慢品味。)

奥登向来对情者们视而不见,他就喜欢这样兴高采烈地交谈。而崔特平时只会日复一日地盯着她们,沉默不语,不过今天他的情绪看起来波动得厉害。

突然,崔特向奥登走去,触手毛躁地向前伸展,仿佛要冲进奥登的身体里去。走到近前,他把手放在奥登卵形身体的上部,那里微光闪烁,仿佛正散发出诱人的甜香。崔特极力使触手扩散开来,渗入奥登的身体。奥登触电似的跳开,惊慌失措。

奥登在幼时自然也这样做过,可是自青春期以后还从未尝试。他尖声叫道:“别这样!崔特!”

崔特依旧伸展触手,向前一点点摸索着:“我要。”

奥登极力收缩身体,使躯体表面尽可能的坚实,难以侵入,他挣扎着说:“可是我不想!”

“为什么?”崔特显得迫不及待,“这样没错啊。”

奥登凭直觉回答:“会痛。”(其实不会,不会有物理上的疼痛。长老们一般都避免同普通人接触。一次莽撞的碰触真的会伤到他们,不过普通人就没事,完全没事。)

崔特可不会被骗到,在这方面,他的直觉向来准确无误。他说:“根本不会痛。”

“就算不痛,可是我们这样也不对啊。我们还需要一个情者。”

而这时的崔特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他只是说:“我就是想要。”

一切终归要发生,奥登也注定会屈服。他屈服了,即使是最理智、最具有自我意识的理者,在此刻也难以抗拒本能的诱·惑,就好像那句老话:“大家都会做,不承认的都是骗子。”

自那以后,每次会面时崔特总要跟他交媾,即使不用触手,他们也会将身体边缘相互融合。在快·感的诱·惑下,奥登不但不再抗拒,反而极力配合,主动闪烁着身体。其实,在这方面,他的能力要比崔特强。可怜的崔特,虽然欲·望比较旺盛,每次都情绪高涨,全力以赴,可是笨拙的身体却只能闪出一点点可怜的光斑,而且参差不齐,几乎难以辨认。

奥登则不同,他可以把全身都变成半透明色,可以克服心中的窘迫,使自己全心全意地渗入崔特的身体。他们已经能完全浸入对方的表层,奥登可以感受到崔特表皮下坚实身体的脉动。残缺的交媾充满了欢愉,也带来了挥之不去的负罪感。

后来,每次交媾结束以后,崔特总感到疲惫不堪,心中还有莫名其妙的气恼。

奥登劝他:“你看吧,崔特,我以前就跟你说过,我们还需要一个情者。这事本应如此,你大可不必生气。”

崔特便回答:“那我们去弄个情者来。”三体小说

弄个情者!崔特的脑子生来就只有一根筋。奥登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把生活的复杂性跟这个家伙讲清楚,不过他还是试着温柔地解释:“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的右伴。”

崔特可不理会那么多,径直说:“去找长老,你跟他们熟,他们会解决的。”

奥登吓了一跳。“我不去,至少现在不去,”他继续说着,不知不觉间恢复到平时那种循循善诱的口气,“时机还没到,或者说我自己还不是非常清楚。要等到……”

崔特根本就没在听,他只是说:“我去找。”

“不行!”奥登几乎被吓趴了,“这事你不要管,我跟你说了时机还没到。相信我,我受过这方面的教育,我懂。不像你们抚育者,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用学,除了……”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心里其实明白,这不过是托词。他只不过是不想对长老有一丁点儿冒犯,不想伤害到目前他与长老之间融洽的关系。不过,幸好崔特听到这话的时候,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奥登想到,在崔特看来,人生在世,根本没有学习的必要。而自己只是说了句实话,算不上什么侮辱。

不管怎么样,情者的问题依然存在。在那以后,他们偶尔还会交媾。事实上,他们的欲·望与日俱增。尽管这种残缺的交媾不乏欢愉,可是终归不能带来真正的满足。每次过后,崔特都愈发想找个情者来。而奥登则把自己深深地埋入浩瀚的知识当中,以此来逃避这个恼人的问题。

其实有好几次,在面对罗斯腾的时候,他几乎都要提出情者的事来。

罗斯腾是他最熟的长老,也是对他个人兴趣最大的长老。长老们其实都长得一模一样,他们从来都不会改变,从来不。他们的体形、外貌都是固定的,比如眼睛永远长在同一个位置,更要命的是,所有人的眼睛都长在同一个位置。他们的躯壳也并不完全坚硬,可是却完全不透明,永不闪烁,永不消散,永远不能与同类相互渗入。

他们的体积并不比普通人大,可是要重得多,因为身体的密度更大。平时他们都会尽量避免与普通人柔软绵延的身体组织接触。

在小时候,很小很小的时候,奥登的身体还像情者妹妹那样轻薄柔软,可以随意飘动,那时有个长老曾触碰过他。当时他根本不知道那是谁,但后来他学到,所有的长老都对年幼的理者有兴趣。那时,奥登曾伸手去触摸一位长老,仅仅是因为好奇。当时那个长老惊惧地倒退好远,事后他的抚育者父亲狠狠地骂了他一顿,告诉他长老是不可以碰的。

这次责骂奥登终生难忘。当他长大一些以后,他学到长老的身体结构排列紧密,与他人身体碰触融合,会带来巨大痛苦。奥登不知道普通人会不会有痛觉。另一个年轻理者告诉他,自己曾不小心碰到一个长老,那长老几乎要折成两段,而自己却毫无感觉——不过奥登拿不准他是不是在吹牛。

生活中的禁忌不止于此。奥登喜欢用身体摩擦洞穴的石壁。这样很好玩,当他的身体渗入岩壁的时候,他会有一种温暖而舒服的感觉。孩子们都喜欢这么干,不过当他渐渐长大以后,这个动作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即使如此,他还是能使自己的表层渗入墙内,还是很舒服。不过他的抚育者发现他这个把戏以后,又骂了他一顿。他不服气地说,他的妹妹天天都这么干,他见过。

“你们不一样。”父亲说,“她是个情者。”

后来又有一次,当他在研读一份记录文档的时候——当时他已经更大了——他把自己身体的结构随便改了改,使身体尖端淡化消散,这样他就可以从文档中渗过。后来在学习的时候,他常常这么做。这给他带来一点麻痒痒的快·感,学习效果也更好,睡得也更沉了。

不过当抚育者父亲看到这情形以后,还是骂了他一顿。当时父亲那种强烈的反应、粗暴的语气,到现在回想起来,还让人觉得不舒服。

那时候从来没人给他讲过关于交媾的事。他们只是给他灌输各种知识,那些知识包罗万象,只有交媾的事从不提及。也从来没人给崔特讲过,可是他是抚育者,生来就懂。当然,等到杜阿最终出现以后,一切不言自明,虽然说杜阿的理论知识恐怕比奥登还少。

不过她的出现跟奥登毫无关系,完全是崔特一手操办的结果。是的,就是崔特,那个向来害怕长老、即使遇到都会默默躲开的崔特;那个缺乏自信、对奥登都充满崇拜的崔特;那个在此事上一向被动的崔特。崔特,就是那个崔特。

奥登叹了口气。崔特正渐渐进入他的脑海,他正向这边走来。他能感应到,感应到右伴笨拙而充满欲·望的气息。这些日子里奥登少有时间考虑到自己,现在他终于觉得应该多花些精力,把这些千头万绪的想法梳理一下了——

“你来了,崔特。”他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