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也缄口不言 · 4

[美]艾萨克·阿西莫夫2018年06月08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4

“你好。”赛琳娜愉快地打着招呼。

地球人转过头来。他一下子就认出了面前的姑娘。“赛琳娜!我的发音对吗?赛琳娜!”

“对了!完全正确。你玩得开心吗?”

地球人严肃地回答:“非常开心。这次旅程让我意识到,我们的时代如此奇妙。不久以前,我还在地球上,厌倦了那个世界,也厌倦了自己。当时我想:要是我生活在一百年以前,想要摆脱这世界,只能选择去死;而如今——我可以到月亮上来。”他微笑着,可是眼中却没有真正的笑意。

赛琳娜说:“来到月球以后,你是不是开心一点了?”

·鲲·弩·小·说 🍊 w w w_ku n Nu_c o m

“一点点吧。”他四处张望一下,“今天你不用带游客吗?”

“今天不用,”她说,非常开心,“今天我放假。谁知道呢,也可能要放两三天吧。这工作可真够无聊的。”

“你也太倒霉了,轮到休假了,居然又碰上我这个游客。”

“我不是碰上你的,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找你也真够费劲的,你不该自己四处乱逛。”飘香剑雨小说

地球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她:“找我干什么?你对地球人很感兴趣吗?”

“不是,”她坦白说,“我其实很讨厌。我本身不喜欢地球人,但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不得不与他们相处,这只能让我的厌恶加剧。”

“可是你却专程来找我,而我自认为已经不算年轻英俊了。”

“就算你英俊也没用。我对地球人没兴趣,大家都知道,除了巴伦那家伙。”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兴趣也分为很多方面,这次是因为巴伦对你有兴趣。”

“巴伦是谁?你的小男朋友?”

赛琳娜笑了:“巴伦·内维尔。他可不是小男孩,也不只是朋友。情绪对了,我们也会做·爱。”

“哦,我也就是这个意思。你有孩子吗?”

“一个男孩,十岁了。他多数时间都待在男孩营区。你不用往下问,他不是巴伦的。我或许会给巴伦生个孩子,只要我怀孕的时候,我俩还没分手就行——我还得拿到二胎证——我想我会的。”

“你很坦诚。”

“对于那些我认为不算秘密的事?当然……现在你想要做点什么吗?”

他们沿着一条隧道慢慢走着,四壁都是乳白色的岩石,光滑平整的石壁上还镶嵌着一些光泽暗淡的所谓的“月球宝石”,其实这些“宝石”在月面上撒得到处都是。她穿着一双凉鞋,走路如蜻蜓点水;他却穿一双沉重的厚底靴子,是灌了铅的,这样才能勉强走路。

隧道是单行道。偶尔有一辆小电瓶车悄声无息地驶过他们身旁。

地球人说:“我想做什么?这个问题可太宽泛了。你是不是该设定限制条件,以免我的回答无意中冒犯了你。”

“你是个物理学家?”

地球人犹豫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我知道你一定是。”

“你怎么知道?”

“只有物理学家才会说‘设定限制条件’。而且你来月球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看看质子同步加速器。”

“你就是为了这个来找我的?就是因为我看起来像物理学家?”

“这是巴伦叫我来的理由,因为他就是个物理学家。而我自己的原因是,你看起来不像个普通的地球人。”

“怎么不像?”

“也不是什么太值得骄傲的事——如果你想听赞美的话。你只是看上去不太喜欢地球人。”

“为什么会这么说?”

“在飞船上的时候,我留意过你,注意到你看周围旅客的眼神。再说,我有鉴别人物的能力。只有那些不喜欢地球佬的地球佬才会选择留在月球。让我们言归正传吧……你下一步想干什么?我会设定限制条件。我的意思是,在观光期间。”

地球人看着她,目光锐利。“赛琳娜,你的行为很反常。今天是你的假期。你平时的工作非常无聊,非常烦人,所以你天天都盼着休假,休得越多越好。可是就在这难得的假期里,你却主动捡起平时的工作来,仅仅是因为我有点与众不同……仅仅是因为对我有一点兴趣。”

“是巴伦对你有兴趣。他现在很忙,我觉得在他抽出时间之前,跟你消遣消遣也没什么坏处……再说了,这是两码事。你明白吗?在我工作的时候,我得像赶鸭子一样指挥二三十个地球佬——你不介意我使用这个字眼吧?”

“我自己也用。”

“你是地球人。要是一个月球人这么说,一些地球人会觉得这是嘲讽,会很生气的。”

“你是说月球佬说这话不合适?”

赛琳娜的脸上掠过一片红云。她回答:“是的,就是这个意思。”

“行了行了,我们都不要再咬文嚼字了。你继续往下说,刚才你讲到自己的工作。”

“我上班的时候,得小心照看那些地球佬,要不然他们说不定会把自己整死。我得领着他们东奔西走,不停地告诫呵斥,确保他们都按照书上教的方法吃喝拉撒。他们目光短浅,行为愚蠢,而我却不得不做到万分礼貌,像个保姆一样。”

“可怕。”地球人说。

“可是跟你在一起,我想干什么都可以。我也希望你能随便一点,不要让我总担心说错话。”

“我说过,你可以随便叫我地球佬。”

“那好吧。那我可要好好享受一下空乘人员的假期了,你呢?你想干点什么?”

“很简单,我想看看质子同步加速器。”

“那可不行。不过等你见到巴伦以后,说不定他可以安排一下。”

“好吧。既然现在不能去看加速器,那我也不知道该做点啥了。我知道射电望远镜在月球另一面,它也没什么稀奇的,还有……还是你告诉我吧,一般的游客来月球都干些什么?”

“事情还真不少。比如去看藻类培养基地——不是看你先前见到的,那种经过防腐处理的蔬菜——而是去看农场。不过,那儿的气味太大了,我可不觉得一个地球佬……地球人……看了以后,会胃口大开。地球……人来了以后,对食物都很不适应。”

“那你觉得很奇怪吗?你有没有尝过地球食物?”

“没真正尝过。我大概也吃不惯吧。饮食这东西,全看个人习惯了。”

“我想也是,”地球人叹了一口气,“你要是吃过真正的牛排,那些人造脂肪和纤维一定会让你难以下咽。”

“我们可以去郊区,你会看见新的隧道正在岩床中延伸,不过你得穿上特制的防护服。还有工厂……”

“你来决定就好,赛琳娜。”

“好吧。不过你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至少我要先听到问题。”高智商犯罪小说

“我曾说过,那些不喜欢地球佬的地球佬都想留在月球上。你没搭腔。现在我问你,你打不打算在月球上定居?”

地球人盯着自己重靴的鞋尖。他说:“赛琳娜,我来月球的时候,签证就很难办。他们说我太老了,身体恐怕承受不了这样的旅程,要是我在月球上待得稍微久一点,身体结构变化了,那我就再也回不了地球了。所以我告诉他们,我想在月球上永久定居。”

“你骗他们?”

“当时我自己心里也拿不准。不过现在,我已经决定留下了。”

“我还以为,你越是那么说,他们越不会放你过来呢。”

“为什么?”

“一般来说,地球政府不愿意把物理学家送到月球上定居。”

地球人嘴唇颤抖了一下。“我倒是没有这方面的麻烦。”

“那么,如果你想成为我们中一员的话,我想你应该去看看我们的体育场。地球佬都想去,可是我们一般不鼓励他们这么干——尽管也没有完全禁止。不过对移民来说,就没这回事了。”

“为什么?”

“嗯,只有一个原因。我们锻炼的时候是裸·体的,至少是半裸。为什么不呢?”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耐烦,好像这是她第一万次重申这个自卫式的立场,“温度一直都调得非常舒适,环境非常清洁。但是,有了地球佬出现,裸·体就会变得很不自然。有些地球佬看了以后很震惊,有些就情欲勃发,还有些人两种反应都有。我们不想因为他们出现就穿上衣服,也不想跟他们打交道,于是一般就不让他们进去。”

“但移民就没关系?”

“他们早晚得习惯。而且时间长了,他们会更讨厌穿衣服。他们会比土著月球人更需要体育馆。”

“我得跟你说实话,赛琳娜。要是我看到异性的裸·体,也会有反应的。我还没老到无动于衷的地步。”

“没关系,尽管兴奋,”她不置可否地说,“一个人兴奋,没人管你。怎么样?”

“我们是不是也得脱衣服?”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说。

“作为观众?不用,我们可以脱,但不是必须脱。你要是第一次就脱光衣服,肯定会感到不自在,而且对我们而言,你的身体也不见得有多好看——”

“你可真直白!”

“不是吗?我只是实话实说。至于我嘛,我可不想让你过于兴奋,又不得不强行压抑。所以咱们都还是穿着衣服吧。”

“会不会有人阻拦?我的意思是,像我这样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地球人,会不会被人拦下来?”

“跟着我就不会。”

“再好不过了,那么,赛琳娜,还远吗?”

“我们已经到了,穿过那扇门就是。”

“啊,这么说,你早就计划好来这里了。”

“我想你可能会比较感兴趣。”

“为什么?”

赛琳娜突然笑了笑:“我就是这么想。”

地球人摇摇头:“我现在觉得,你不只是随便想到的。让我猜猜。要是我想在月球定居,那就一定要时常锻炼,保持肌肉、骨骼和身体各个器官的活力。”

“完全正确。我们都得这么干,特别是地球移民。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健身房将成为你每天的噩梦。”

他们走过那扇门,地球人惊讶地四处张望。“这是我来月球以来,第一次看到跟地球类似的环境。”

“怎么说?”

“因为这里的面积。我从来没想到,月球上还会有这么大的房间。还有办公桌,办公设施,已经坐在办公桌后边的秘书小姐——”

“露着乳··房的小姐。”赛琳娜低声说。

“这点不像地球,我承认。”

“我们自己还有滑道,另外也有给地球佬用的升降机。有很多层……稍等一下。”

她走到旁边一个桌子跟前,跟坐着的小姐快速低声交谈,地球人只是好奇地望向四周。

赛琳娜回来了。“没问题。我们今天还赶上一场混战。非常过瘾,我知道那支队伍。”

“这地方真让人印象深刻。真的。”

“你说的是这里的面积?它还不够大呢。我们有三个体育馆,这个是最大的。”

“我很高兴能看到,在月球基地这么严酷的自然条件下,你们还能浪费这么大空间,搞这种消遣节目。”

“消遣?!”赛琳娜好像生气了,“你怎么会认为这是消遣呢?”

“混战啊?不是一种比赛吗?”

“你可以称之为比赛。在地球上,你们做这些事是为了体育比赛,场内十几个人参与,场外有几万观众。月球上可不是这样的,那些你们看起来是游戏的东西,对我们而言却是必须的……走这边,我们坐电梯,不过要先等一小会儿。”

“我没想惹你生气。”

“我也没真生气,可你总得讲道理啊。自从两栖动物上岸以来,你们地球人从祖先到现在已经适应重力环境三亿年了。就算你不锻炼,也没关系。我们可没时间慢慢调整,花上几千万年来适应月球的重力环境。”

“你们看上去已经改变很多了。”

“如果你在月球的重力下出生、长大,那你的骨骼和肌肉自然会比较纤细,肯定不能像地球人那样结实粗壮。不过这种差异只是表层的。跟地球人相比,我们的身体并没有什么特异功能,一点都没有。不管是消化系统,还是激素分泌,我们都没有因重力的改变而变异,也不需要搞什么特别的大负荷身体训练。要是我们能为了娱乐消遣的目的,设计一些训练项目的话……电梯到了。”

地球人犹豫了一下,没敢迈步,看来是有点害怕。不过赛琳娜有点不耐烦了,可能因为他又得作出千篇一律的解释。“我想你是不敢坐吧,这玩意儿看起来就像树枝编的一样。每个坐过的地球人都这么说。不过在月球的重力条件下,也没必要造得那么结实。”

升降机缓缓向下移动。只有他们两个乘客。

地球人说:“看起来这电梯没什么人用的样子。”

赛琳娜又笑了:“你说对了。我们都用滑道,那也更好玩一点。”

“什么滑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们快到了。再往下两层就是……滑道就是根垂直的管子,我们可以从里面滑下去,还有扶手。不过我们一般不鼓励地球人使用。”

“因为太危险?”同学两亿岁小说

“本身不危险,我们也可以当作梯子一步步爬下去。不过总有一些年轻人喜欢高速滑行,而地球人都不知道怎么躲开他们。撞在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你早晚会习惯的……事实上,你将要看到的也是一种大型的滑道,专为那些不要命的家伙们设计的。”

她把他领到一个环形场地的栏杆前,有些人正靠着栏杆聊天。所有人都几乎一丝不挂。大家都穿凉鞋,肩膀上多半挂着一个挎包。有些人穿着短裤。有人从一个罐子里拿出些绿色的东西,放在嘴里嚼着。

地球人走过他们身边,微微皱着鼻子。他说:“牙齿问题在月球上一定很严重。”

“的确不太妙,”赛琳娜表示同意,“要是能选择的话,我们宁愿做无齿类动物。”

“不要牙齿了?”

“也不一定完全不要。我们或许会保留门牙和犬齿,为了美观,偶尔也能用两下。那几颗也好刷。可是我们要臼齿有什么用?只能当作对地球生活的一种怀念。”

“那你们没在这方面做些研究吗?”

“没有,”她面无表情地回答,“遗传工程是非法的。地球方面明文禁止了。”

她把身子靠在栏杆上。“他们把这里叫作月球的竞技场。”

地球人往下看去。他面前是个巨大的圆形大坑,粉红色的洞壁光可鉴人,上面插着无数个金属横杆,看上去高低不一,随机排列。短些的横杆一头插在墙里,一头露在外面;长的就横贯而过,两头都插在墙里。大坑大概有四百到五百英尺深,五十英尺宽。

看上去,没人关心这个竞技场或是旁边的地球人。当他走过的时候,有些人漠不关心地看了他两眼,好像估算了一下他全身行头的重量,又看了看他脸上的表情,然后就转身离开。有人在离开前,对着赛琳娜的方向做了个手势,不过他们还是全离开了。能看得出来,大家虽然都没什么明显的表示,可对他们绝对是毫无兴趣。

地球人凑到坑口前。竞技场的底部有些纤细的身影在移动,从顶上看下去,像是一些扁平的玩偶。有些人身上挂着蓝色的饰物,另外一些人是红色的。他认出来了,这是两支队伍。那些饰物明显起的是保护作用,他们都戴手套、穿便鞋,还有护膝和护肘。有些人裹着胸前,有些人则只在腰间围着布条。

“哟,”他嘟囔着,“还有男有女。”

赛琳娜说:“对!男女选手不分性别,平等参与比赛。那些布条只是为了固定身体上某些部件,甩来甩去会影响平衡,影响下落速度。性别差异还是存在的,包括对疼痛的忍耐力。这不是谦虚。”

地球人说:“我好像记得自己以前读到过相关报道。”

“或许吧,”赛琳娜不置可否,“不过这方面的消息很少流传到地球上去。不是我们有什么限制规定,而是地球政府一般都把来自月球的消息封锁起来。”

“为什么,赛琳娜?”

“你是地球人,这得你告诉我……月球上的说法是,地球方面觉得我们很棘手。至少地球政府是这么想的。”

此时在洞窟下面,有两个人正在飞速上升,体育场里响起轻快的鼓点。刚开始,两人攀爬横杆,好像在一级一级地爬梯子;后来他们速度越来越快,等到了中间的时候,他们几乎已经在奋力跳跃,每一步都故意发出震耳的噪音。

“在地球上玩这个的话,可做不到这么优美,”地球人羡慕地说。“或者说根本做不了。”他自己纠正。

“也不只是低重力那么简单,”赛琳娜说,“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这还得靠艰苦的训练。”

说话间,两位选手已经上到洞口,他们抓着栏杆,做了个倒立动作。然后同时翻了个筋斗,开始自由落体。

“只要他们想干,动作还真够敏捷的。”地球人说。

“嗯,”赛琳娜一边说,一边还在鼓掌,“我怀疑那些地球人——我指那些纯粹的地球人,从没来过月球的那种——想到在月球上的行走方式时,脑子里还是荒凉的月面以及太空服之类的东西,还会觉得我们一定走得极其缓慢。以为我们平时都穿着太空服,体态臃肿,动作笨拙,为了克服低重力而费力不堪。”

“完全正确,”地球人回答,“我看过关于早期宇航员的老电影,每个学校里都会放给学生看,那里面宇航员的移动就像在水里一样。这个形象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即使现在实际情况已经完全改变了。”

“要是现在去看,你就会明白我们在月面上可以跑多快了,即使穿着太空服,”赛琳娜说。“而在这儿,在地下的话,我们不用穿太空服,走起路来就可以跟地球人一样快。我们那种缓慢的步伐,只是为了更高效地利用肌肉。”

“可你的确也会那种步子。”地球人嘴里说着,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些选手。他们上来的时候迅捷无比,可是下落的时候,却故意把速度放得很慢。他们好像在水中下沉,还会伸手在横杆上借力,不过这次不是为了加速,而是减速。他们一落到坑底,马上就有另外两个人补上,再次跃起。然后又是两个,两队人依次成对跃起,一对一的较量,比试谁的技艺更精湛。

每一对选手都动作和谐统一,大家都以更花哨的姿势上升下落。有一对选手面对面跃出,在空中画出两道优美对称的抛物线,落到对手刚刚离开的横杆上。二人在空中擦身而过,却丝毫没有接触。他们的精彩表演引发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

地球人说:“我想我自己还是没经验,看不出这项运动最精妙的魅力在哪儿。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月球人吗?”

“一定是的,”赛琳娜说,“这个体育馆对所有月球公民开放,移民也玩得很好。可是要玩这种高难度的东西,还得靠那些在月球上孕育成长的孩子们。他们的生理机能更适应环境,至少比地球移民强很多,而且他们从小就受到了正规训练。其实场上的选手们多半都不到十八岁。”

“我猜这项运动一定很危险吧,就算在月球的重力条件下也一样。”

“经常有人骨折。我倒是没听说过有谁因此丧命的,不过至少有过一个摔断脊柱而导致瘫痪的。那次可真吓人,当时我就在旁边看着——噢,稍等,下面开始自选动作了。”

“什么?”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都是规定动作。他们的表演都是按照既定的程序来的。”

周围的鼓声渐渐寂静了下来,一位选手突然拔地而起。他单手抓住了一根横杆,做一个回环,然后向上飞去。

地球人看得屏息静气。他说:“了不起。他像个长臂猿,飞来飞去。”

“什么?”赛琳娜问。

“长臂猿。一种类人猿,事实上是最后一种野生的类人猿。他们——”他注意到赛琳娜的表情,于是说,“我没有不敬的意思,赛琳娜,长臂猿是优雅的生物。”

赛琳娜皱着眉说:“我以前看过类人猿的照片。”

“你大概没见过运动中的长臂猿……大概,有些地球佬称月球人为‘长臂猿’,而且心存不敬,就像你们叫他们‘地球佬’一样。不过我的确没那个意思。”

他把两个手肘都靠在栏杆上,专心地看着那选手的动作。那简直就是空中的舞蹈。他说:“你们是怎么对待那些地球移民的,赛琳娜?我指那些想终生定居于此的人。他们没有一个真正月球人具备的能力——”

“这没关系啊。移民也是公民,这里不存在歧视,至少不存在制度上的歧视。”

“什么意思?没有制度上的歧视?”

“你自己也说了,有些事他们是做不到的。差别的确存在。他们的身体结构跟我们有差异,而且他们往往没我们健康。要是一个移民等到中年以后才搬来,那他看上去就会更老一些。”

地球人避开她的视线,有点尴尬。“双方可以通婚吗?我是说,移民和土生月球人之间。”

“当然。毫无疑问,双方可以结婚。”

“哦,这正是我想问的。”

“当然了。移民也有权利留下自己的后代。老天啊,你怎么这么问,我父亲就是个移民,而我母亲则是土生月球人。”

“我想你父亲来月球时,一定还很——噢,上帝啊——”他身子贴在栏杆上,发出一声惊呼,“我还以为他会失手呢。”

“不会的,”赛琳娜说,“那是马克·福尔。他就喜欢玩刺激的,不到最后不伸手。实际上,这不是什么好习惯,真正的冠军从来不这么做。继续往下说,我父亲来月球的时候,大概二十二岁。”

“我猜就是这样。那么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去适应,也没有对地球那种复杂的情感。从一个地球男人的角度来说,我猜想这种性关系一定相当美妙——跟一个……”

“‘性关系’!”赛琳娜吓了一跳,旋即又笑了,“你不会以为,我父亲会跟我母亲做·爱吧。要是我妈听到这话,一定马上把你轰走。”

“可是——”

“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人工授精的更好。哼哼,跟一个地球人做·爱?”

地球人表情凝重:“我记得你说过,这里没有歧视。”

“这不是歧视,是自然现象。一个地球人无法完全掌握这里的重力场。不管他经过多少训练,在本能的驱使下,他都会恢复本性。我可不敢冒这个险。搞不好那个男人会折断自己的手脚,要不就更惨,折断我的。基因融合是一回事,性·爱是另一回事。”

“对不起……难道人工授精不违法吗?”

她此时又被场内的情况吸引了。“那又是马克·福尔。只要他别耍那些没用的花招,水平还是很不错的;他姐姐的水平不比他差。要是他们两个联手,那简直无人可以匹敌了。好好看着。他们要一起上场了,然后就会完成同样的动作,默契得像同一个人一样。他的动作有时候是有点花哨,不过没人敢怀疑他的技巧……对了,人工授精的确违法了地球法律,可是只要医学上确实有需要,也可以破例,当然,有时候破例的也太多了,据说是这样的。”

此时所有的选手都上来了,在栏杆下排成整齐的环形;红的一边,蓝的一边。他们向观众们一齐挥舞手臂,掌声经久不息。此时栏杆边上已经挤满了人。

“你该买坐票的。”地球人说。

“根本没有。这不是演出,只是训练而已。我们不鼓励大家只做观众,每个人都该参与进去。”

“你的意思是,你也可以完成这样的动作吗,赛琳娜?”

“随大流而已,所有的月球人能做到。我做不到他们那么漂亮的动作。我也没加入任何一支队伍——现在要开始混战了,人人都可以参与。这才是真正危险的节目。所有十名选手都会同时跳到空中,双方都要设法把对手击落。”

“真的摔下去吗?”

“千真万确。”

“是不是常有人受伤?”

“经常有。从理论上讲,这个节目也不是完全名正言顺。很多人认为它太嚣张,而且我们的人口本来就不多,万一造成无谓的牺牲就更不值得了。不过,混战还是很受欢迎,公决的时候,我们凑不到足够的票数来废止它。”

“你会把票投给那边呢,赛琳娜?”

赛琳娜脸上一红:“哦,无所谓。你看那边。”

鼓声突然间爆发出来,如雷鸣一般。所有选手都如离弦之箭,弹射出去。空中一片混乱,可是当他们再次分开的时候,每个人都稳稳地站在一根横杆上。然后就是令人窒息的等待。一个率先发动,其余人纷纷跟上;空中又一次人影憧憧。如此循环往复,过了许多回合。

赛琳娜说:“记分规则很复杂。每次起跳都会得一分;每次触到对手得一分;造成对手扑空得两分;击落对手得十分;还有很多种罚分的情况,分别对应多种犯规。”

“谁在记分?”

“有裁判在一边,他们会根据场上情况做出初步裁决;如果对裁决不满,可以通过电视录像追查上诉。可是这些是非,经常连录像带也给不出明确的答案。”

观众中间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原来是场内一个蓝队的女孩得分了,她在掠过一个红队男孩身边的时候,响亮地拍了一下他的侧腹。那男孩当时已经在躲闪了,可惜还是没躲过。最后他勉强抓住了墙上一根横杆,不过已经失去了平衡,膝盖很狼狈地撞到墙上。

“他眼睛长哪儿去了?”赛琳娜愤怒地嚷道,“他都没看见她过来。”

场内的气氛越来越火爆,地球人看得眼花缭乱。有时候,有的选手跳起来,触到了横杆,却没有抓住。这时候,所有的观众都俯身在栏杆上,好像都要跳出去救他一样。有一次,马克·福尔的手腕被人打到,有人大喊:“犯规!”

福尔失手落下。在地球人的眼里,由于重力的原因,他下落得非常缓慢。福尔的身体在空中挣扎着,努力伸手去够身边的横杆,可是都失败了。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盯着他,大家的心都在随他一起下落。

福尔下坠得越来越快。尽管他有两次差点抓到横杆,并成功地降低了速度。

眼看就要落地了,他忽然疾伸右腿,生生钩住一根横杆。然后他头朝下悬在空中,悠悠荡荡,头顶离地只有十英尺高。他展开双臂,向欢呼的观众们致意;然后他屈身而上,再次跃起。

地球人问道:“有人犯规了吗?”

“要是王珍真的拽了马克的手腕,而不是推的话,那她就犯规了。不过裁判却判了合理冲撞,我想马克也不会上诉的。他以前就这么玩过,不过没这次惊险。他就喜欢玩这种千钧一发的游戏,总有一天他会失手伤着自己的……噢,噢。”

地球人抬起头看着她,不过赛琳娜的眼睛却没在他的身上。她说:“有个专员公署的人来了,他一定是来找你的。”

“为什么——”

“我想不出他来这儿还能找谁。你毕竟与众不同。”

那信使有一张地球人的脸孔,至少是个地球移民。他好不容易穿过二三十个裸·体的观众,在漠然而藐视的目光中,直接朝他走了过来。

“先生。”他开口,“戈特斯坦专员想请你跟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