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秋天 8.征服者方式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回,久木从凛子身后悄悄挨近,手放到胸前逗·弄着她的乳头。

可能是经历高·潮后身体更加敏感的缘故,稍加刺激就让凛子扭动起身体,做出了敏锐的反应。
“手给我看看!”

凛子一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正要回头问的当口,久木一下子把她的左手拉到背后,接着又拉过来右手。

“你要干什么?”

“这手太坏……”

刚才每回触及到她的乳··房,凛子都像搔痒难耐般扭动,同时又想用双手护胸,久木觉得有必要惩罚这双捣蛋的手。

久木把凛子的双手拉到背后,拿起床边的睡衣带子绑住。

“你别乱来啊!”

女人终于明白了男人的意图,慌忙想把手抽回来,但是她的双手已经呈十字交叉被牢牢绑在腰后。

“你怎么能这样……”

她两手揉扯挣扎,但绳结牢不可动。

手真的被绑住了,凛子突然不安起来,更激烈地搓着手腕,扭动上身,想办法挣脱束缚,可是不断的挣扎,只会让身上的被单滑落,暴露出全裸的躯体。

“帮我解开……”

自己挣脱不了,只有哀求,可惜变成鬼的男人不为所动,非但如此,还进一步向她宣告更苛刻的惩罚。

“还是开灯吧!”

凛子猛然转过脸,拼命摇头。

“不要,千万不要……”

此时男人占据绝对优势,可以为所欲为,他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从浴室拿出毛巾,罩在女人额前。

“你要干吗?”

恐惧至极的女人对一切都反应敏感,男人以行动宣告自己是主宰者。

“把眼睛蒙起来。”

“不要……”

她激烈反抗,但眼睛还是被蒙上了,她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

“我怕……”

她发出一声惨叫,但是鬼男人是不会为她解开束缚的。看到女人继续表示抗拒,鬼男人得意地宣布了最后一项措施:

“现在我要开灯了!”

“救命!”

她用软弱无力的声音哀求,鬼男人无动于衷,扭转开关,瞬间,所有灯火大亮,照亮了整个房间。

房中央是张很大的双人床,一个全裸的女人被扔在床中央。

女人眼睛被蒙住,双手被反绑于背后,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尽管如此,仿佛仍欲遮掩起身体中羞涩的那个部分,身体弯成弓形躺在床上。从圆润的肩头可以窥视她胸前的隆起,纤细收紧的腰肢前方则是光滑的白色半球状肥臀。

女人的身体真是不可思议的生物体。

美丽的胴体展现在眼前,能够感觉到很美,是顺理成章的事。而如果在这美丽的胴体上再稍微加上那么一点儿修饰的话,就可以使其愈加美丽。比方说在裸露的身体上只用内衣和连裤袜象征性地遮住一部分,就会使其更具女人味,更能够使男人情绪高涨。

现在凛子全裸的身上只有一条和服带子和一条毛巾。只是用这与美丽无缘的带子和毛巾把女人的身体捆绑住的一瞬间,女人的躯体就迸发出无限的妩媚与妖冶,似在向男人发起了挑战。

单纯的裸·体并没有那么强大的诱·惑力,可为什么只是简单地予以束缚,女人的身体就会变得如此刺激呢?或许是因为这其中潜藏着可以唤醒妄想的毒素,会令看到她的人充满想像的缘故吧。

双手被反绑,眼睛被蒙住的全裸女人被扔在床上。她这种姿态会使男人想像到女人的美丽与悲哀,进而由其悲剧性的背景透视出她由于羞耻而不断颤动的内心世界。正因为如此,男人才感到亢奋,以致发情。

面对她泰山压顶的魅力,就算是鬼男人也无以抵抗。

久木审视着凛子,体内的欲·火情不自禁地升腾起来,接下来就如同被点燃了导火索一般扑到床上,抱紧凛子。

就是在这一刻,魔鬼行刑者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职责,堕落为一介好色而淫荡的凡人。

尽管如此,鬼男人还没有完全丧失作为统治者的地位。他现在令躺在床上被绑缚着的女人把圆润肥硕的屁股撅起来,正从各个角度欣赏着她淫荡而美丽的姿态。同时,他也没有忘记用语言进行挑逗,不断在女人的耳边轻轻诉说着她屁股的大小以及乳头的颜色等等。

“你看连这里都溢出了蜜糖。”

听到自己被比喻成水果,女人真想掩住自己的耳朵可是又做不到,她现在只希望能够尽快与男人结合,可是男人却不肯轻易靠近。

男人会输给女人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忍耐力不够强。如果再稍微忍耐一会儿就可以建立起绝对的优势,可是却往往无法忍受,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投降。
久木现在也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好不容易才把凛子捆上,可以尽情地欣赏,可以不断用言语刺激对方,可是他自己却再也无法抗拒体内喷涌而出的欲念,躺倒在圆润的屁股后面。

虽然仍对观赏美景心存迷恋,但终究压抑不住自己的欲念,于是下决心侵入到那已经红胀至极的花园中去。

就在他探入的一刹那,凛子猛地发出一声悲鸣,向后挺起上身,但她很快就切实感觉到自己紧紧衔住了男人,开始缓缓移动起腰肢。

从后面结合,即背后位结合的姿态,无疑会刺激到女人前面最为敏感的部位,而且女人越是向后挺身,结合的越是密切。

最初男人还将自己的阳物深深插入,随即开始放缓速度,改前突为后带,反复刺激挑逗着,最后拉起绑缚女人双手的绳结,就像骑马一样前后晃动起来。
而久木能够保住其征服者的地位也就到此刻为止了。

被蒙住双眼的凛子似乎感觉更高度集中,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有些害羞地回应着缓急相间的刺激,但很快就由被动变主动,最后变成疯狂不羁的马儿独自狂奔起来。
而男人就这样被女人鼓动着、骚扰着、诱·惑着,直至忘记了自己的主导地位,在女体中彻底释放出来。

其实在做羞耻事这点上,男人女人都一样,也正因为刚才被逼入羞耻至极的状态,一旦豁出去后,女人反能彻底抛开羞耻心和迷惘。

虽说一开始是男人要侵犯女人,但彼此都达到高·潮后,才发现被吸干榨尽的总是男人,在性事后男人就会像尸体般躺在床上。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男人会输给女人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忍耐力不够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