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良夜 6.几千年一脉相承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等凛子得到满足时浑身的轻颤平复以后,久木试探着问:“好不好?”

“不好,那样做太奇怪了。”

久木想要问的是她轻易达到高·潮的感觉,而凛子说的却是触及到自身私密处所带来的震惊。

“那以后你就自己来……”

“才不要呢……”

凛子摇了摇头,撒娇似地说:“还是用你的好。”

久木重又抱过凛子,抓起她的右手。

“川端康成的小说中不是有一部叫《雪国》的嘛,说的是住在东京的一个姓岛村的男人到雪之越后汤泽去见一个叫驹子的艺妓。”

“就是那句‘穿过隧道就是雪国’吧。”

凛子似乎还记得小说中开头的那部分。

“在那部小说中不是有这样的场面吗?那个男人隔了好久再次见到驹子时说‘这根手指还记得你’,而驹子则害羞地轻轻咬住那男人的手指。”

“在电影里看过这个场面。”

“他说的手指到底是哪根呢?”

久木一边说一边把凛子的右手举起来在月光下照着看。

纤细而柔软的手指白净而细致,完全看不出曾经触摸过燃烧着的私密处。

“小说里说的是食指,而且在舞台上扮演驹子的女演员也都是咬他的食指。”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那样不对吗?”

“要是摸那儿的话,当然还是得用这个指头才对。”

久木握住凛子的中指,然后将它轻轻地放进凛子的丛林中去。

“还是这根指头温柔、灵活。”

“那是川端先生弄错了?”

“不太清楚,但还是用这个指头好……”

继续让她的中指在自己的花蕾上轻轻游动,凛子终于忍不住轻唤出声。

“不行了,我快不行了。”

久木对她的请求不予理会,又将自己的中指贴在她的花蕾上,不由得产生了奇怪的联想。

《雪国》这部小说写作于昭和十年(1935年)前后。从那时到现在,不,应该说从更早的时候,甚至说不定从万叶时代开始,男人和女人就在不断做着相同的事情。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以与生俱来的姿态,肌肤相亲,感受着温存,相互寻求着密处的结合。

此刻,久木是用中指轻触着凛子小小的花蕾,但或许也有的男人用的是食指或无名指。使用的手指或许有所不同,但所有的男人都在拼命取悦于女人,而女人也在做出回应,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想到人类数千年来重复着同样的行为,拼命做着同样的事情,久木觉得此刻也在做着同样事情的自己,和千年前的人们,流着相同的血,一脉相承。
“这种事……”久木再次抚摸凛子说:“大家都是自然就会的。”

“可还是有所不同。”

的确,没有任何事物像性那样普遍却又极端个人化的隐私了。

虽说数千年前的人和现代人都重复着同样的事,但细细观察,做法却是千差万别,感受及满足方式也各有不同。

或许只有这个世界无所谓进步与退步,绝对没有科学文明发达的现代人就高明,古人就差劲这回事。大家都凭各自的体验及实际感觉慢慢学习,尝试自以为尚佳的技巧,并为其结果且喜且忧。

只有这方面是科学文明无从介入,只有活生生的男女裸·体结合后才能知晓且仅限于一代的智慧与文化。

“恐怕就确实如此。”

久木在心中暗自琢磨的同时,进入到凛子温暖而湿润的身体里面。

长时间的爱抚后继之结实拥抱,凛子立刻激昂起来。

刚才在月光下还矜持的肉体已成一道直往上窜的火柱,在眉毛连成一线的似哭带笑的表情中达到高·潮。

久木喜欢看凛子高·潮时的表情,像哭,像生气,也像在撒娇。那难以捕捉的千变万化表情中似乎蕴藏着女人无限的情欲与妖娆。

情事之后是无以置信的静寂,久木贴近情热犹存的凛子身体时,凛子呢喃说:

“又不一样哩……”

她伏下脸有些羞意,似指高·潮瞬间的感受。

“每一次都不同。”

“感觉更深入了?”

凛子点点头,自言自语似地说:“会不会是我有点不对劲儿……”

“没有的事儿。”

女性感觉太强烈也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不但不该害羞,还应该认识到这是作为成熟女性具备了成熟并且丰富性感的象征。

久木突然兴起,顺序触摸着刚刚退潮的花芯与花蕾。

“这里和这里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感觉不一样。这里感觉深入而有力……”

凛子轻轻阖上眼睑,诉说着来自花芯的感觉。

“好像要直贯头顶……”

听她这样解说,男人仍然无法理解这根本无法想像的感官世界。

久木进一步碰触她的花蕾。

“那里的感觉要浅一些,敏锐一些……”

或许这里的感觉和男人的那部分感觉相近吧。

“不过要像刚才那样一直挑逗的话,会像被电击般难耐,真的很残酷。”

久木听着,妒意渐生。

如此感觉深刻变化多彩的女人身体究竟是怎样的结构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