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章 良夜 8.深入探讨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久木的一只手仍然放在凛子的密处,接着说。

“六条御息所的悲剧在于她架子大又善妒,但最大的问题还是在那里吧!”

“书上有写吗?”

“没有,因为紫式部自己是女人,不会写得那么清楚,不过从前后的关系可以让人联想到。”

凛子温顺驯服地看着久木,听他继续说下去。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源氏初见这个女人,全心挑逗,好不容易衷肠得诉,共度一宿,但是在这难得的结合之后,源氏却突然态度冷淡,再也不主动求欢了。”

“源氏果然冷酷。”

“不错,很多女人都这么想,事实上女性评论家几乎都异口同声批评源氏薄情。”久木像要安慰凛子似地轻抚她的后背。

“六条御息所也恨源氏的冷酷,又出于嫉妒,于是化成怨灵依附在源氏正妻葵的身上,并且在源氏疼爱的夕颜身上作怪,害得这两个女人也丢了性命。”

“真是看不开。”

“她表面上文静害羞,却是属于钻牛角尖的那一类型,一旦恨起他来就恨得刻骨铭心。”

“但不过最根本的还是因为源氏对女人太冷酷了吧!”

“确实没错,但处在源氏的位置,也有不好过的地方。再怎么说如果和那地方不好的女人发生关系男人都不会快乐,而那个女人却一个劲儿地追究为什么不爱我了?”

“女人哪里知道男人会有那种想法。”

凛子似乎很在意六条御息之所以失去源氏的爱,是因为她欠缺性·爱的魅力。

“如果男人明白地告诉她,她一定会深受刺激,再也无法振作起来。”

“男人就算再怎么样也不会说出来,就算对六条御息所有所不满,但源氏也没透露只言片语,而且还常常写些温柔的情诗和信给她,她离开伊势时还到野野宫去见她。”

“他不是讨厌她吗?”

“她那么爱慕他,他怎摆得出冷淡的态度?就算有所不满,表面上还是会尊重女性,尽力而为,这就是平安朝贵族的体贴之处,或许可以说风雅之处。”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遭到女人的批评反倒够可怜的。”

“他尽力付出了,可是他的温柔体贴不被理解。”

“要人理解是不可能的,就是因为他这种无原则的体贴,女人才难以察觉自身的问题。如果不喜欢,就不要采取惹人误解的态度。”

“但如果发生过一两次关系后源氏真的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会怎么样呢?女人说不定会更加激烈地抨击他冷酷无情。”

凛子沉默不语,隔一会儿才说:

“你刚才说是因为她那地方不好,像这种问题不问男人也有办法弄清楚吗?”

“像源氏那样只来一两次,以后就不再求欢的情形恐怕就是有问题了。”

“出现那种情况,就是不行啊?”

“也不是那么绝对,其实想成是鱼水不谐比较好。”

月光之下实在不适合讨论男女的私·处话题,在这皎洁清澄的月光下,似乎该谈些稍微高雅一点的话题,但仔细想想,对于人还有什么像性那样重要且根本的问题呢?

“男人和女人过去几乎就没探讨过这个问题,所以才在互不理解中一路走过来。”

久木这么说,凛子也点头同意,随即探身向前:

“我问个问题行吗?很多情侣和夫妻一开始热情得不得了,后来不知道是热情退了还是别的原因,不太求爱了,像这种情况应该不是那里的问题吧?”

“那不一样,那只是腻了,不是那里不好。”

“那怎样分辨这和六条御息所的情况不同呢?”

凛子的问题愈来愈接近核心。

“刚才不是说过了吗,像六条御息所那样只发生一两次关系,以后即使有好几次机会,源氏都没有向她求欢。但是一般的情侣和夫妻却是反复无数次结合,直到最后男人腻了而不再求欢,二者完全不同。”

“你是说连续有过很多次就没问题了?”

“当然,否则一般的家庭主妇都变成那里不好了。”

凛子略有所悟,却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男人为什么会腻?”

“这又得另当别论了。”

“经常听男人说对家里的老婆提不起劲,好像不太想教或者说不热心教她,这又是为什么?”

面对凛子尖锐的问题,久木渐渐退为守势。

“这很难解释,大概是怕老婆总是在身边,若需索无度,男人身体吃不消吧。这才想出这种玩笑说法。”

久木还是头一次和凛子如此深入地探讨有关性的问题,老实地说出男人的心声,好像自己也被看穿了似的有些难为情,不过,这也是彼此水乳交融后才能谈论的事。

久木这样安慰着自己,凛子又提出了新的问题。

“你知道欧洲那个王室吧!听说那个王子结婚前就一直和一个年纪比他大的夫人交往。”

话题从《源氏物语》突然跳到别国王室,令久木有点摸不着头绪。

“结婚以后,他和那夫人还维持着关系,加上王妃简直像三人结婚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那夫人不论是年龄还是外表,都远不及王妃,可是王子还是没和她分手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又是道难题,或许这背后还是牵扯到性的问题吧!”

“你是说那么出色的王妃不行吗?”

“倒不见得是不行,只是王子可能和那夫人在一起既能获得精神上的安慰,性·爱上也很有魅力,所以才不想分开。”

“可是她年纪要大得多,长得也不好看。”

“喂,你要搞清楚!”久木轻拍凛子的肩膀:“性和年龄、外表没什么关系,有人像那位夫人一样上了年纪仍有性魅力,有人虽然年轻漂亮却没有。总之,没有什么事物像性那样隐私、无法从外在窥知其内容的,正因为如此,性才充满了魅惑、不可思议和洒脱。”

“洒脱?”

“不是吗?”

“如果说女人只要年轻漂亮就会赢得一切,那未免太无聊了吗?上帝就是不愿看到这种情况发生,所以在男人和女人之间加上性这个不易见到却很有威力的东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