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初会 3.新年憧憬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久木看着夜景沉思,凛子也微微侧身靠近窗边眺望着夜晚的街景。久木一下子感觉到好像他刚才的念头被看穿了一般,赶紧收回视线,凛子也跟着收回了视线。

“这一年发生了好多好多事。”

久木像在总结概括刚才的谈话,凛子轻轻颔首。

“抱歉,提起这么无聊的事……”

“哪里,能听你说这些真好。”

倒不是祈望别人不幸,但老实说,久木听了她刚才的话多少有些放下心来。

“现在还在过年,”久木改变话题,举起葡萄酒杯轻碰凛子的酒杯,“希望今年一切顺利如意。”

干了这杯后,久木又郑重地说:“今年不知会是怎样的一年?”

“是说我们吗……”

“希望今年能更多见面,一起有更多次旅行。”

看见凛子点头表示完全赞同,久木继续说:

“想更长久地在一起,”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真的能吗?”

“能啊。”

凛子回答后,又想到什么似地反问:

“可是这样下去会怎样呢?”

“什么怎样?”

“我们啊!”

这坦白而尖锐的问题让久木立时语塞,如果只要应付差事的答案,他什么都可以说,可是对于现在的凛子,模棱两可的答案根本行不通。

男人诉说想要更频繁长久地相会,女人表示接受,就此发誓相知相许自然浪漫非常,并可以暂时陶醉在爱情的梦境里,然而一旦恢复冷静,想到今后会如何时,马上就会意识到现实的冷酷而让人穷于回答。

当然,或许不会有人在这难得的陶醉气氛中追究这种事。但那只是喜欢做梦的浪漫主义者的意见,完全不能将其当作现实生活中的答案,因为本来就没有确切的答案,索性闭上眼睛别想以后的事。

然而,恋爱中的女人不愿盲从于那份暧昧,因为她们本质上就是要弄清是非黑白的个性,不容易接受模棱两可的答案。

究竟两人这样继续热恋下去,会怎么样呢?

一起约会旅行的时间增加了,彼此都不在家的时间就多了,结果呢?

·鲲·弩·小·说 🍊 w w w_ku n Nu_c o m

两人能更紧密地厮守吗?还是会发生惨不忍睹的争执场面?要不,一起堕入地狱深渊?

即使继续追问到底会是哪种结局,男人都没有探求答案的力量与勇气,于是他只好改变话题。

“今天不回去可以吧?”

“……”

“就住在这里吧!”

虽然对于女人提出的问题尚未做出任何回答,男人告诉自己,先一起过完这一夜后再想刚才的问题也不迟。

主菜撤走后,沙拉和乳酪端上了桌,平常在饭快吃完时总因心系晚饭之后的事而坐立不安,但今晚却已经有了定论。

凛子对久木的邀约虽然没有清楚表态表示赞成,但也没说不行。她心里

似乎还在犹豫,也想住下来。这种时候不必多问,还是由久木单方面决定为好。

久木默默离座,到餐厅门口的结算处和饭店部门联络,预约房间。

“要能看到海的双人套房。”

去年年底在这家饭店相会时,凛子当晚就回去了,久木也跟着离开,没有看到黎明时分的海景。虽说不上是补偿,但今晚他们想在一起待到天亮。

预约好后,久木回座告诉凛子。

“我已经订了房间。”

“你现在说这种话……”

“已经订好了。”

现在若让凛子回去,久木岂不自失立场。

“这是今年头一次,”久木轻轻捉住桌上凛子的手,“今晚你也穿着和服,太好了。”

是想起上次做·爱的情形了吧,凛子害羞地低下头去。

“不过,我不会再做那种事。”

守灵夜那晚时间有限,今晚一直到明早则有充分的时间。

“去房间吧!”

“不住不行吗?”

“当然,我不会放你回去的。”

“那么今年也是逃不了了。”

这话像是对男人说的,其实也是在说服她自己。

久木要求把餐后的红茶换成白兰地,凛子想要拒绝,但他毫不理会地往她杯中斟上了酒。

“这么一点不要紧。”

说实在话,凛子酒量不太好,喝一点就醉,对于这种女人来说,此时的白兰地会产生相当明显的效果。

眼前她已经决定住下来,对于后面将发生的事情自然还没多想,等下她只要进入房间脱下和服就好,以后的事就希望她能任凭男人随心所欲了。

“对面那边是千叶吗?”

凛子不知久木想着这些事情,指着窗外远处问。眼下流动的光影尽头,是漆黑一片的海,再过去有小小的光点接连如带。

“太阳大概从那边升起来。”

从横滨看,千叶是在东方。

“初一的日出看了没?”

“很遗憾,没看。”

“那明天我们一起看。”

久木想像着和凛子相拥迎接朝阳的样子。

“大概在床上就能看到吧!”

“那样做会遭天谴。”

或许躺着迎接清新的日出是有些冒渎,但也有些微悖德的魅力。

“差不多我们走吧?”

久木愈想心情愈浮躁,催促着凛子,凛子说“等一下”,就走到结算台那边去。

是打电话回娘家还是东京的家?无论如何都是为今夜不归而罗列理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