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初会 4.初马又姬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凛子很快回来了,表情有些阴沉。

“还是要住下来?”

“当然!”

久木说得很肯定,凛子想了一下:

“那我明早五点回去行吗?”

那样的话两人就不能一起看日出了,但久木决定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赶快站起身来。

凛子好像仍在犹豫不决,慢了一步跟进房间,侍者留下钥匙离去。

久木一把抱住凛子。

“真的好想你……”

去年年底是幽会过,但那只是不到一个小时的匆忙相聚,所以今晚要补偿回来才行。

两人接吻的时候,久木已经伸手去解凛子的和服带。

听说要让穿和服的女人放弃抵抗,首先要解开她的和服带。其实也不是想刻意如方炮制,实际上在两人不断地拥抱亲吻中,和服带早已自行解开,带端垂到地板上。

凛子感觉到了,说声“等等”,径自走进卧室自己动手解开带子。

现在可以放心了,她不会再说要回去这样的话了。

久木松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凛子把和服收到衣柜里,走进浴室去了。

久木确定她不走后,也换上了睡袍,看看钟,还不到九点。

鲲*弩*小*说* 🐱 w ww … K u n N u … c om

凛子虽然说明天要早点回去,但时间还很充裕。

再次打量这个套间,只见前面是客厅,墙边有一条长沙发和矮桌,窗边放着书桌,沙发后面的墙上嵌着镜子,映出房间内侧。与客厅相连的卧室里,放着一张超大的双人床,床脚直抵窗边。现在是晚上,只能看见近处的灯光以及远处一片漆黑的海,不过天亮时太阳应该从那个方向升起。

就是想一起看日出才订套房,凛子如果不能留到日出时,岂不糟糕。久木把卧室的灯都关掉,只留下枕畔的台灯,客厅的也只留下有镜子的那面墙角上的灯。
想到接下来将出现在床上的旖旎风光,男人感到少年般的兴奋,专心营造着气氛。

不久他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凛子像是从里边出来了。

他期待着她以什么模样现身,但见凛子走出来时穿着白色长衬衣,秀发拢在头顶。

“我到底还是喝多了。”

凛子冲过澡,发现自己比想像中醉的厉害,她小心地注意着脚下靠过来,久木起身轻轻抱她入怀。

“不要紧。”

微醺之后再洗个澡,使她更添妖艳风情。

久木撑着凛子无助的上身,移动到沙发旁边的墙上。

灯光有些眩眼,凛子侧过脸去把头埋在久木怀中,不知道自己的背影正映在镜中。

久木当然不会说穿,他乐得欣赏凛子的背影。

拢起的发根下是纤细的颈子,柔和的线条沿肩而下到腰部,接着是丰·满的臀部,虽然穿着白色长衬衣,但布料细薄透明,她身体的曲线鲜明,清晰可辨。
看着看着,久木心中又萌生恶念。

他让酒醉后的凛子靠在怀里,一只手悄悄从她衬裙前岔伸进去绕到腰后,享受了一番她肌体的温暖后,缓缓画着圆圈爱抚着,这样反复多次后,慢慢拉高裙·摆,她的双腿从膝盖窝到大腿部全部裸露于眼前。

她在衬衣下似乎什么都没穿。

弄明白这一点后,他再往上扯,于是瞥见纤嫩的两条腿上边浑圆的臀部微微露出个半脸来。夜光下,久木的眼睛盯住衣摆整个撩起后裸露而出的两个圆丘。
凛子就算有些醉意,仍然感觉到背后似有名堂。

她在久木怀中抬起脸,想要回头,久木迅即察觉到她的举动,慌忙放下衣摆,但为时已迟。

“讨厌……”

挣脱男人的手臂后回头一看,凛子才发现背后是一面镜子。

“好差劲唷……”

知道刚才温柔的爱抚只是男人为在镜中窥视她臀部的计谋,她怒不可遏。

凛子那敏捷的双手直袭久木的脸。

“等等!等等!”

在她刚才那靠在怀里的姿态所无法想像的凶暴攻击下,久木不断后退到客厅与卧室相接处,才终于重新站稳,一把抱住向他扑过来的凛子。

“你好卑鄙,好狡猾……”

凛子还在挥舞着粉拳,久木任她捶打,抱着她直接上床。

前半场是女人进攻,现在则攻守易势,男人要反击了。

他先把怀抱中的女人抛到床上,看见女人身体随着小小的弹跳沉陷床中时,才跨于其上压住她。

“放开我……”

女人继续叫着,但战局胜败已见分晓。预先让女人喝了葡萄酒和白兰地,她愈闹,醉意愈深,徒然消耗力气而已。

“你死了心吧!”

男人在耳畔告诉她抵抗是无用的,猛然解开她腰上的系带,长衬衣前襟大敞四开。

两只乳··房突然从襟口露出脸来。凛子的乳··房不大,但浑圆而有弹性,现在倏地突显眼前,似有些愕然的神韵更有说不出的娇艳风情。

凛子知道乳··房露出来,想要阖上衬衣,但久木迅速把她双手压回身体两侧,她再挣脱,再把她压回去,这样反复几次,凛子总算停下不动了。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从镜中窥看到,她很生气,但也亏得她发这阵脾气,使她更增醉意,全身倦怠,无法再抗拒。

这对柔弱的女人是有些残酷,但或许凛子也期望出现这种状态。

这从吃完饭时她仍在问“不留下来不行吗?”以及决定留下来后又说早上五点就要离开等等表现就可察觉。

凛子虽然没说,但她对今夜不归是有些排斥的。

去年年底为父亲守灵的夜晚还到饭店私会男人并以妖魅之姿交合后,如今又来会那罪孽深重的男人。

或许凛子对自己的这种行径感到又惊又羞。

为了忘掉罪孽深重的自我,除了喝醉抓狂,让头脑和身体都累垮,别无他法。

我虽拒绝但斗不过男人强求,她需要这个理由。

“这是今年头一遭。”久木在此刻早已毫无抗拒之意的凛子耳畔低声说:“你知道这叫做什么吗?”

“……”

“这叫做初马又姬。”

一个有丈夫,一个有太太,开年交欢的对象都是别人,两人在意识罪恶的同时,也有着背叛的快乐。

而结合之前的心理挣扎愈烈,结合后的激奋也就愈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