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冬瀑 2.凛子生日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每次都是这样,和凛子一起窝在房间里的感觉太好了,总是舍不得回去。

他想索性两人就这样住在一起好了。虽然想做的话马上可以做到,但那样一来确实也会把彼此逼入更艰难的处境。

实际上两人在房间里过,感觉就像夫妻或同居的情人,这种感觉会不经意地表现在日

常的小动作中。例如,凛子在房间里清洗简单的小衣物时,会顺手洗干净久木的手帕和袜子,甚至会准备好新的内裤。这些并不是久木要求她做的,只不过有时候一起过夜后的早上,她会若无其事地要久木“穿上这个”。

久木会一下子想到太太会不会知道他换了内裤,但看品牌一样,于是心存侥幸地想大概没问题。

说他少根筋也没办法,这一阵子他和太太处于冷战状态,几乎没有亲切的对话。

当然,责任确实在久木一方,明知道对不起太太,但现实中他处于全心倾向凛子的状态下,很难对太太表现出温柔和体贴的态度。太太心里也明白这情形,当然不会向他主动示好。

就因为夫妻处在与其说是冷战不如说是连作战的情绪都没有的冷漠状态下,久木心想偶尔外宿也不会发生什么麻烦,可是回家过夜的翌晨,上班临出门时,太太从背后扔下这么一句:

“玩玩可以,但不要做出让人笑话的事情来。”

久木一时不解其意,回头看她,她却什么也不说地回到房间里去了。

她是指什么呢?或许她知道了自己和凛子的事了?想探她的口风,又怕反给自己添麻烦,结果就这么闷头闷脑地出了门。过年以后,和太太的关系更加恶化这是不争的事实。

就像久木和太太之间的关系愈发紧张一般,凛子和先生之间的隔阂也进一步加深了。

凛子几乎没有说起过和先生不和,但从她不经意的谈话和态度中不难想像一二。

例如两人一起留宿时,凛子以前还会想到家里,悄悄打电话给先生,她虽然没说是打给谁,但从她那慌忙挂掉电话的样子可以猜测到。

但最近即使是突然决定留宿,她也无意打电话回去,反而是久木为她担心,很想问她“不打电话回去不要紧吗?”但又觉得说这话显得过虑了而保持缄默。

凛子是已经豁出去了,在外留宿时不知会家里也觉得无所谓了呢,还是已经事先说好随时可能在外留宿?虽说这是别人家的事,但久木仍然有些在意。

这种变化也可以从租房子以后,凛子偶尔流露出的话语中感觉到。

例如两人对坐吃晚餐时,凛子会深有感触地说:“还是两个人一起吃有味道。”

💄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久木点头同意,但也留意到凛子在家时没和先生一起吃晚饭,于是问她:“在家里时呢?”“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吃,他回来得很晚,而且我也不想和他一起吃。”

她的语气显得那么理直气壮,久木反觉不安。

“休假日总在家吧!”

“那时候我就假装有书道的工作出去,尽量不跟他一起吃,实在不得不一起吃的时候,根本没食欲……”

照这么说,凛子这阵子果然是有些消瘦。

“我愈来愈分不清哪边是真正的家了。”

光是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和先生的关系已相当疏离。

再这样疏离家庭、勤于幽会,或许两人都干脆离婚,正式结合在一起会显得更自然些。久木有时会这么想,考虑今后的生活安排,但现实中真正要采取行动的时候却很难下定决心。

他犹豫不决的原因之一就是觉得就算凛子有这份心意,但把她先生逼到这种地步着实残酷。偷了人家的老婆再返过来同情人家,虽然奇怪,但久木实在下不定决心从认真宽容的丈夫手中夺走他的妻子。

再说,凛子本人又是怎么想的呢?她不爱丈夫是事实,但真的有离婚的勇气吗?从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来看,她先生都似乎强过久木,一旦真正说要离婚恐怕会有相当的留恋。

另一方面,久木这边若真的离婚,可能也有很多问题,最让他介意的是提出离婚的理由完全是由他单方面原因造成的。虽说现在和太太处于冷战状态,但是在一年半以前,两人还是社会上普通的夫妻,再之前两人感情还算不错,若再回溯到新婚之初,更是浓情蜜意地恋爱结的婚。

如今夫妻关系冷到这个地步,惟一原因就是身边出现了凛子这个魅力十足的女人,夫妻失和的责任全在久木这边。他又怎能因为有了心爱的女人,就抛弃并没什么特别缺点的太太呢?除这份犹豫不决的心念,他也在意过年时女儿要他“对妈妈体贴点”这句话。他不明白女儿为什么这么说?或许女儿也察觉到了他们夫妻关系紧张这一事实,他能不顾女儿的感受踏上离婚之路吗?

不论如何,结婚都二十多年了,没那么容易说离就离,但若真的想和凛子在一起,也不是不行。

最重要的是,需不需要真的走到那个地步久木还没决定。

在涩谷租屋一个月后的二月十四日,是凛子的生日。

那天下午六点,久木顺路到涩谷车站附近的花店,买了一束用白玫瑰、郁金香和西洋兰扎好的花束,回到租屋一看,凛子已经先到了正等着他。

“生日快乐!”

久木把花束递给凛子,凛子说声“好漂亮”,送到鼻子底下闻了闻花香后说:“回送你的!”递给他一个系着红缎带的小包裹。

一看就知道还是情人节巧克力,里面还附了张卡片,横写着“给全世界我最爱的你!”文字虽然不多,但优美的字体则洋溢着凛子的温柔。

“也许你已经从别人那里收了不少吧……”

“但你送的最让我高兴。”

调查室的木下小姐和以前出版部的女同事今天也都送了巧克力给他,但没有一个胜得过凛子的心意。

“要怎么庆祝你的生日呢?”

“有这些花就够了。”

上次见面时问她要什么生日礼物,凛子也一直表示说今年租房子花了许多钱,不要他再破费。“你总会有什么东西是想要的吧?”

“我已经三十八了。”

凛子好像在乎年龄更甚于礼物。

“管他几岁,生日就是生日……”

凛子稍微想了一下。

“那我只提一个愿望行吗?”

“当然。”

“那就带我去旅行吧。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去。”

的确,久处都市中的小小密室,偶尔会想逃到杳无人迹的地方去。

“去哪儿呢?”

“到北边寒冷的地方也不错,和你在一起,就我们两个人看一整天的雪怎么样?”

久木听着凛子的话,脑海中浮现出两人伫立雪中的模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