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冬瀑 8.近乎变态的疯狂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因显然是这几个月来围绕着两人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说明白一点,到箱根时彼此的家庭对他们都还放心,即使连续两夜不归,即使外遇不断,总觉得会有结束的时候,颇有不放在心上的味道。但现在已不是那么回事,不管理由如何,今晚要是回不去,他们或许将面临决定性的后果。

久木离开阳台,移到桌前抽烟,想起决定再过一夜时凛子那句“我已死心了”。

那是对赶回东京死心了呢,还是对她和先生之间的关系死心呢?听起来像是接近后者。

今晚凛子已决定和他离婚了吗?如果真是这样,自己也得有相应的心理准备。

望着抹上夜色的窗户,久木切实感觉到两人似乎已经走投无路了。

夜晚再度来访,两人都泡过澡后坐在一起吃着饭。过程和昨晚一样,心境却截然不同。昨天刚来旅馆时,阳台上望见的中禅寺湖、一楼的大浴池、紧邻的露天浴池都令人感觉新鲜,现在完全没有那份新奇感,反倒陷入一种说不出的自暴自弃、豁出去了的绝望心境。

到这地步再烦恼多想也无济于事,久木这么告诉自己,凛子似乎也一样。

像要尽快忘记不愉快似的,一开始吃饭他们就猛灌酒,尤其是凛子竟主动要喝冷酒,大胆干杯。此时此刻,东京的婚宴正酣,凛子的先生压抑满腔怒火看着身旁的空位,亲戚们也正狐疑地打量着他。

久木光是想像着这个情景就脑袋发胀,为了抹去这念头,只好继续喝。

晚餐六点过后开始,吃到八点才结束,凛子眉眼着色,双颊泛红。

已经醉得相当厉害了,凛子突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我们再去把脸埋到雪里吧?”她好像又想起昨晚的事来,“你也一起去吧!”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o m 💨

她的脚步踉跄,但硬要往外走,久木赶忙拦下她。

“你醉了,很危险哪。”

“我要死了,死了还有什么危险。”

凛子想甩开他的手。她的头发零乱,眼神直勾勾的,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妖魅感。

“来,你也站起来!”

“等一等。”

久木双手按住凛子的肩,让她坐下。

“很舒服的,为什么不让我去……”

凛子似乎仍不甘心,久木不理她,赶紧通知服务台收走餐具,铺被褥。

凛子毕竟没有酒量,喝一两就到了极限,可是她今天洗完热水澡后连喝几杯冷酒,当然会醉。

“不是说要一起去吗,为什么不去?”

凛子还想着脸埋雪中的事,久木不理她,继续让服务员铺床。

女侍在时,凛子还能老实地坐在房间角落,等女侍一走,她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别闹啦。”

久木要拦阻她,和非要往外走的凛子纠挤在一起,脚下一绊,双双倒在被褥上,正好是久木在下躺在被褥边儿上,而凛子正好趴在他身上,凛子坐起上身,一副骑乘姿态。

当然,驭者是凛子,而马就是仰卧不动的久木。

凛子得意洋洋地俯视着他,可紧接着就像发现猎物的女豹般眼冒精光,双手掐住久木的脖子。

“干什么……”

久木以为她在开玩笑,但她酒醉下手劲却很大。

“喂、喂!”

他想说“住手”,却发不出声,只是感到窒息,咳了起来。

凛子的指头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用力,久木突然感觉自己就要断气了,却见凛子眼睛里似火燃烧。

她打算干什么?他不明白凛子的真正意图,只是突然害怕起来,掰开掐在脖子上的双手。

他剧烈地咳着,过了会儿才深吸一口气,小声说:

“差点死掉哩!”

“对,我就是想杀了你。”凛子冷冷地说。

“喂,就这样给我吧!”

女人骑坐于上,男人从下面扶着她。他们确实有几次是采取这种体位结合的。

正因为这种体位会使女人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所以会使女人比较难以接受,但是随着反复几次实际体验的积累,久木感觉到凛子似乎也或多或少尝到了这种做法的乐趣。

和男人一样,女人似乎也并不讨厌这种淫荡的姿态。

不过尽管如此,凛子理直气壮地主动提出这种要求还是破天荒头一回。

或许是因为喝醉了,或许只是因为偶然骑坐在他身上产生了联想,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知道回不去才突然变得大胆起来。

久木让凛子重新在自己身上坐好,自下而上仰视着女体的全貌,自己握紧自己的阳物。

凛子到底还是有些害羞,虽然顺从地向后仰着上身,但却将双手举在胸前遮挡着乳··房。久木拿开她的手放在两边,待她完全无遮无拦的时候,才用手分开她下面的丛林,缓缓将阳物送入。

就在他插进去的一霎间,伴随着一声轻叹,凛子扭动了一下身体,但是当他无所顾忌地继续向深处挺进时,凛子却发出一声深远悠长、渗透肺腑的悲鸣。

毫无疑问,女人此刻已经完全彻底地吞噬掉了男人。

以此为起点,女人慢慢将上身向后仰起,达到极限之后再缓缓地向前倾倒,这样反复几次之后,她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兴奋点,突然加快速度剧烈运动起来。

久木用双手从下方轻扶着凛子的腰肢,无限幸福地仰视着凛子渐渐潮红的面庞,晃动着的乳··房,以及腹部凹陷处形成的阴影。

过了一会儿,凛子的头发愈发凌乱,头发遮掩着的面部表情看上去愈发显得紧张,好像快要哭出来了一样。

久木心想,此刻凛子马上就要达到高·潮了。而就在这时,凛子的双手就像黑色的羽毛一样从左右两边伸过来,扣住了他的脖子。

迄今为止,久木从未经历过这种鸣金收兵的场面。男人仰卧,而女人则跨坐在他身上攀登高峰。这种体位本身并不希奇,而现在的情况是女人还掐着男人的脖子。

发展到这种地步,不能不说这已经是超乎常规的近乎变态的行为。

而实际上,久木在那一刻意识已经开始朦胧,真的以为自己会就此一命呜呼了呢。

如果时间再长一分钟,或者再长几十秒,说不定他就真的玩儿完了。

就在他仿佛看到死神降临的一瞬间,他的意识恢复了,同时开始剧烈咳嗽起来。他这才实实在在地感觉到自己依然活着。

随后他才注意到赤身裸·体的凛子匍匐在自己身边,这才想起自己确曾看到凛子疯狂地甩动着头发,嘴里一边叫喊着一边瘫软下去的画面。至于她当时叫喊些什么内容,他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他们两个人仿佛像早就商量好了似的,完全在同一时间到达了巅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