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七章 春阴 3.预想不到的歧路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半信半疑中随着电车摇向公司,愈想愈不明白,车一到站,他立刻决定打公用电话给女儿。女儿知佳结婚两年,没有上班,这个时间应该在家。

他走进电话亭,等心情稍微平静下来后才拨了号码,女儿立刻出来接听了。

“怎么了,这么早打电话?”

“呃——有点事……”久木吞吐半晌,突然一口气说出,“实际上是这么回事,妈妈说要跟我离婚。”

“妈妈果然说啦。”

他以为女儿会惊讶,可听语气却是意外地平静,而且还说“果然”,难道太太早已跟女儿说过?

久木有独独自己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反问她:“你知道这事?”

“当然,妈妈跟我说了好多,那爸你打算怎么办?”

“这……”

“妈妈是真的要离婚唷。”

女儿讲得干脆,使久木更慌。

“你也觉得妈妈跟爸爸离婚无所谓吗?”

“我当然希望你们百年好合,可是你又不爱妈妈,你在外面有喜欢的人,应该想和那个人在一起吧!”

太太连这些都跟女儿讲,久木更觉惊讶。

“不喜欢还在一起,不好吧!”

他很明白知佳的意思,可是世间所有的夫妻不见得都彼此相爱喜欢,其中应该也有彼此相当厌腻的冷淡夫妻,可是不会因为这一点理由就离婚,不提所谓的夫妻吗?

+鲲-弩+小-說 🍏 w ww· k u n n u· c om·

“你也赞成吗?”

“这样对你们彼此都好吧!”

“可是,已经在一起生活这么久了……”

“现在才说这种话,还不都怪爸爸不好,有什么办法。”

久木没有反驳的余地。

“妈妈已经累了。”

“她打算以后一个人过?”

“当然,妈妈是一个人,所以你尽量把房子和钱留给她好吗?”

女儿说得理所当然,到这个地步女儿还是站在母亲那边,久木有点被背叛的感觉。

“我以为你会反对。”

“这是爸爸和妈妈两个人的事。”

的确,嫁出门的女儿或许和娘家父母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至于我,我现在好得很,你可以放心。”

当久木忘却家庭在外嬉游的时候,太太和女儿都已经成长起来,变得很坚强了。

凛子和久木听完彼此的告白后,不觉面面相觑苦笑不已。

此时已经无法悲伤叹息,更不可能朗声高笑,剩下的惟有轻轻地苦笑。

两人似乎来到了未曾预料的岔路口上,彼此立场却又正好相反,真是不可思议。

本来不只是久木,连凛子自己也以为,回家以后会被先生痛骂,甚至可能会提出离婚要求,对此他们多少都有些心理准备。结果正好相反,她先生既没有表示愤怒也没说要离婚,反而宣称要用婚姻桎梏永远束缚住凛子,绝不离婚。

老实说,久木和凛子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因为事出预料,凛子有些狼狈,久木亦然。

久木自己盘算回家时太太会大怒、两人会发生相当严重的争执,结果却是太太极为心平气和而果断地提出了离婚的要求,仓皇失措的反倒是久木,他还怀疑太太是在开玩笑,回过神来才知道离婚已是既成事实,太太女儿都同意。

“真是奇怪……”

此刻,久木只能这么说。

“总觉得我们两个人的情况刚好颠倒了。”

以为会被休掉的凛子却陷在婚姻的桎梏里,以为不会轻易离婚的久木反而被迫离婚。“好奇怪……”

久木呢喃着,凛子轻声问他:

“你不是后悔了吧?”

“为什么这么说?”

凛子问他“是否后悔了”,可他又怎能答说“正是”。

两人的关系一径加深至此,又怎能在这种时候表现出软弱。但若退后一步,老实问问自己的感觉,确实就有些气馁,多少有点心虚。

以前是那么憧憬离婚,一旦真要给他自由,却又为何如此惶恐而摇摆不定?是怕被排斥在社会认可的婚姻框框外而感到不安?还是并非自己主动开口,而是对方突然提出的离婚,自己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凛子察觉到久木心意不定,低声说:

“你要是后悔,回去也可以。”

“回去哪里?”

“家里……”

“现在?”

“你不是对太太感到愧疚吗?”

“我对家已无留恋。”

“真的?”

久木慌忙点头:“我不回去。”

“我也不回去。”

久木才点头,马上又想起凛子还被紧紧束缚在婚姻桎梏中。

“可是,你……”

“我就这样耗下去,现在回去也没有用。”

“可是他不同意离婚。”

“这种事情,我才不在乎,就算不能离,我的身子还是自由的。”

“不怕别人说闲话?”

“随别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

凛子毅然决然的态度激励着久木,久木也告诉自己确实应该如此。

从二月底到三月之间,久木过着惶惑不定的日子。

太太提出离婚要求后,久木偶尔也会回家,他们夫妻之间没有特别的争吵和谩骂。表面上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淡然,使久木偶而会忘记她曾逼他离婚的事。

每逢这种时候,久木会忽然觉得,太太虽然提出了离婚,但现在可能后悔了。

然而她只是表面上保持平静,其实心意毫无改变。直到三月初回家时,发现桌子上放着离婚证书。那是太太特意亲自到区政府领回来的吧,只见她已在上面签了“久木文枝”的名字并盖了章,久木只要在旁边也盖章,签上自己的姓名,离婚就将生效。

久木对这种事竟如此简单而感到惊愕迷惑。

如果只在上面签名盖章就离婚了,那过去二十五年来费心经营的家庭生活到底算什么呢?

相对于久木还有绵延切割不断的情绪,太太则是干脆而且公事公办的态度。

“那个,我放在桌子上了,你签个名吧!”

第二天早上出门前,太太又淡淡地抛来一句,使久木再次受到打击。

难道太太毫无依恋难舍的情绪吗?难道她是一无感情像冰一样的女人吗?

他受不了,打电话给女儿知佳。“妈妈在下定决心以前也一直烦恼的”,女儿同情太太。

看起来太太痛苦的时候,久木还在外冶游,等他发觉不对劲时太太已下定了决心。至少在她痛苦的时候能稍微亲近她就好了,如今时机已过,要弥补也为时已迟。

久木东想西想,就是无意签字,离婚证书就塞在桌子抽屉里,生活照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