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七章 春阴 8.男人的舞台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现在已年过五十,比凛子大很多,作为男人,这个年纪或许已经是人生的最后舞台了。从此以后,就算收入增加,地位提高,也不是那么快乐的事。

作为一个男人,或者说作为一只雄性动物,为了追求恋爱、玩味活在爱情中的实感,此时当是仅剩的最后机会。

“我也变了……”

“什么变了?”

“很多很多。”

或许凛子真的是在和自己谈恋爱以后改变了。

她在性方面原不是这样淫荡多欲的女人,以前她对性几乎毫不关心,是现在难以相信的淡泊和清洁,她曾半是羞怯半是懊恼地说变成这一切都是你的缘故。

确实,凛子在性方面有着判若两人的改变,姑且不论清洁这个词用得是否得当,光是感觉淡泊这一点,就知道她在性方面原是不成熟而且保守的。

如果“是你”让那种女人的躯体开花成熟,知晓性·爱深处的欢愉,他欣然接受。

鲲 kun弩nu小 xiao说 shuo

但是再稍微深入反省自身深处,久木觉得自己受到凛子的影响也很大。例如在性方面,久木原是打算引导凛子,让她苏醒,但不知不觉中自己也整个浸溺其中,无法自拔了。当初还打算教她的,没想到自己渐渐的反被那魅力所吸引,如今陷入再也无法回头的地步。

不仅在性·爱世界,从工作到家里,以至和太太之间几近离婚的状态,不能不说是受到凛子的牵拖。愈是了解凛子把一切都赌在和自己的爱上,他就愈无法抛舍她,而在给予相应的回报过程却发现自己也坠入到了同样的深度。

再说到生活方式,他逐渐倾向于只有现在才重要、只为现在倾注全力的刹那主义,也是受到凛子的影响。

原以为自己年纪较大,可以引导一切,没想到立场逆转,反而是自己被引导。

“是啊……”

久木叹了口气,凛子追究似地问:“怎么了?”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只是觉得只有他们二人被迫渐渐脱离了周围众人似的。在那种实际感受中,他原打算牵引对方,到头来却反被拖着走,他惊讶于这样的自己,不觉发出叹息,却不是真正心有所忧。

到这个地步也只能静观其变了,对沉溺在那自暴自弃堕落心绪中的自己,他半是愕然,半是谅解。

“真的感觉心情非常好。”

夜未央,在黄昏之时开始的性·爱余韵中,肌肤相触地躺在床上,这种放荡不羁不事生产的状态,不知为什么就是令人觉得舒服。

久木继续逗·弄着凛子的乳头,凛子用手轻触久木的阳物,两人正委身于这种嬉戏的感觉中,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凛子突然一下子紧紧抱住久木。

知道这房间电话的只有他们两个,而且他们谁都没有告诉家人或朋友。

不知为什么电话持续响个不停。

会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这里而打来的呢?

久木想起刚才在窗边观赏过凛子的裸姿,可是那情形从外面不可能看得见。

铃声继续响着,响到第六声时久木挺起上身,凛子却抓住他的手臂:“不要接!”

就这样一直响了十几声后才戛然而止。

“会是谁?”

“不知道。”

久木低语,想起家中。

不会的,太太是不可能知道这个房间的,会不会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

过去,久木每次在外过夜都会挂念家里,担心自己不在时家人得了急病或发生意外。当然他人即使不在家,只要告知去处就行了,但是开始和凛子一起出行以后,不是蒙混去处,就是随便说个饭店名字,万一家里真有急事也联络不上。

这种时候,手机最管用,只是和凛子约会时他几乎都关机。因为两人在一起时,太太或公司打电话进来就麻烦了。为此久木一般不用手机。除非久木打回去,否则不会知道家里情形。不过像现在突然有电话打进来,还是让人在意。

他没告诉过太太这个房间的电话,她应该不会打来,但又怕家里真有急事,心里还是不安。

凛子也一样。

已经冷淡到极点的先生暂且不提,万一是娘家的母亲有什么事,那么除非她打电话过去,否则无从确定。

这种对方完全不联络只能自己主动联络的单方通讯方式,是不想让人知道去处留宿在外的男女最担心的。如果真有心抛舍家庭,这种事应该可以不必在乎,但现在两个人都在意,正是因为还不能干脆地抛舍的缘故吧?

电话铃声停止后,久木问凛子:

“这里的电话你告诉过什么人吗?”

“我没告诉过任何人。”

那么可能只是单纯的错打来的。

久木这样告诉自己,试图消除心中的不安,但是不可否认电话铃声仍然冲淡了先前浸泡其中的情爱余韵。

“起来吗?”

凛子眼神缠人地说:“又想出去玩了。”

自从二月中旬去过下雪的中禅寺湖以来,两人一直在涩谷的房间里幽会。这房间最适合他们避人耳目相约见面,但如果有刚才那样的电话打进来,就会让他们觉得好像受到监视一般无法安稳。

“樱花就要开了,我们去赏樱,住樱花旅馆吧!”

“太好了,好高兴哦!”

凛子轻捶久木胸口表示喜悦之情,突然伸手到他喉咙,“如果爽约我就勒死你。”

“若是被你勒死,我也满足。”

“那我勒了!”

凛子双手触及久木脖子做绞勒状,立刻又放弃似地松手,“对了,阿部定那本书还没给我看哩!”

她说的问案刑警的那本笔录,在调查室里也很受欢迎,现在被一个同事带回家正在看。“下回赏樱的时候带去吧,不过我也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久木轻声在凛子耳边低语:

“希望你带件红色长衬衣来。”

“我穿吗?”

“嗯,鲜红的颜色……”

凛子有些茫然,久木继续用命令的口气说:“这是带你去赏樱的条件!”

“我明白了。”

隔一会儿才点头的凛子声音有些慵懒,她的唇像春阴中飘散的樱花花瓣般微微张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