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落花 3.爱情并不久长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岩石堆砌而就的浴池差不多有十坪大小,呈椭圆形,天花板罩着芦苇编的网顶,四周围则用芦苇编的帘子圈了起来,不经意地避人耳目,又留有自然风情,感觉舒适温馨。

久木靠着岩壁,舒展四肢,凛子手拿毛巾过来,小心翼翼地将脚尖一点点伸进浴池里。

久木等凛子全身泡进温泉后,招呼她到池边。

“你看!”

仰靠在露天温泉池边向上望,透过无织网芦苇天花板遮盖,可以直接看到夜空。脑袋正上方是刚刚看到的盛开着的樱花,再上去是如淡蓝流彩的天空。

“我是头一次看到这种颜色的天空。”

樱花从无星无月的夜空中舞落。

凛子伸手想接住这片花瓣,另一片紧跟着也飘落下来。

暮色正浓的天空下,凛子追逐花瓣的雪白身躯像夜里飞舞的蝴蝶般妖娆多姿。

泡好温泉后,两人开始在房间进餐。

有些寒意,两人都在浴衣上披了件外套,关上窗户,但窗外映着光线的樱花仍不时露脸偷瞧着他们。

边欣赏夜樱边进晚餐,连菜色中都有清煮嫩NB578和芝麻拌上当归,不经意中洋溢着季节感。

久木先喝啤酒,很快又换上当地较辣口的烫清酒。

第一杯是女佣为他斟的,女佣退去后,由凛子执壶,他喝干一杯,立刻帮他斟满,等火锅上来之后,她又忙着调整火势,看煮得差不多时为他把菜盛在小碗里。

久木看着凛子勤快的动作,忽然想起在家吃饭时的情景。

以前还说得过去,但最近几年,即便和太太共餐,她也不再这么殷勤伺候了。虽说是长年的婚姻倦怠和感情疏离的结果,但真有如此大的差别吗?久木此刻更加感到有无爱情存在的不同,可凛子的家庭又如何呢?她和先生一起吃饭时,也是冷冷对待先生吗?或者,凛子已经根本不再和先生一起吃饭了?

漫无边际地想着,他也为凛子斟了酒。

“两人一起吃,就是觉得特别香。”

“我也一样,不论多豪华的大餐,到多高级的餐厅,如果不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觉得食不知味。”

久木同意,也再次觉得爱情转变的可怕。

鲲 kun弩nu小 xiao说 shuo

他也曾经憧憬过太太、为她而心动,但现在两人关系冰冷,就差离婚了。凛子也曾经那么相信先生,发誓永远相爱,而如今却是劳燕分飞。

由此可见,他们是从陶醉的婚姻状态中清醒过来的男人和女人。

而正是这两人现在彼此对斟共饮,陷入新一轮陶醉状态之中。

只喝了一瓶啤酒和几小瓶清酒,久木便已经微有醉意。

或许和凛子在一起,气氛和谐也醉得快。

望向窗边,左手盛开的樱花依旧探头窥看着屋内。

“到下面看看好吗?”

从楼下大厅隔着池塘应该看得见能剧舞台。

等女佣撤走晚餐,两人穿着旅馆的浴衣外边再披件和式外套,走出房间。

下了楼,经过适才去过的露天温泉入口,再往更矮一层的走廊走过去,迎面便是旅馆大厅。

大厅右边的门敞开着,木板露台延伸到池塘上。

久木和凛子并坐在露台的椅子上,不觉叹口气。

刚才到达旅馆时看见浮在池上的能乐堂时也曾叹息,但两次的感觉不同。

入夜后,露台栏杆四处都点着灯,另有灯光打到隔着池塘的能剧舞台上,舞台三间见方的(或者“约六米见方的”)地板光亮如镜,后面的大板壁上画着老松图案。
舞台左边也是古典造型白纸障围起的化妆间,由一条浮在池上的小桥相连接,一切景致均对称地倒映于池面上。

简直像幅画。据说这个能剧舞台本来在加贺前田家宅邸内,明治末年,经由富冈八幡宫迁建到这里。

从那以后不时在池周围的篝火映照下举办能乐、日舞、琵琶、传统民谣表演。今晚没有表演,在山野寒气中,舞台一片静谧,更添幽玄情趣。

久木和凛子肩膀紧偎在一起,专注地看着这舞台,错觉此刻那幽暗的舞台后面会突然冒出戴着疯狂面具的女人和男人。

两人去看薪能是在去年秋天。

他们那时看过镰仓大塔宫境内举办的薪能,然后在七里滨附近的饭店过夜。

那时两人正打得火热,没有现在这种受困的感觉。幽会过后,凛子照旧回家,久木也顾虑到太太而回到家里去。

如今只隔半年,两人的家庭就已经面临毁灭。

“那时演员戴着天狗面具。”

凛子是说在镰仓看到的狂言剧,当时两人都还有笑出来的兴致。

“不过这里恐怕不适合演狂言。”

在这深山幽静的舞台上,似乎比较适合表演那种稍微深入人心、探索情念真谛的剧目。

“真是不可思议……”久木望着池面摇曳的露台灯光低声说:“古时候的人一旦来到这深山老林里,一定会认为再也不会被人发现了吧。”

“大概也有一起私奔的吧!”

“男人和女人……”久木看着舞台后面黝黑静寂的山峦:“即便和你单独住在那种地方恐怕也是一样。”

“你是说总有一天会厌烦吗?”

“打从男人和女人开始在一起时,怠惰这个毛病便会悄然而生。”

老实说,久木现在对爱情是持怀疑态度的,至少不像年轻时那样单纯地以为只要两人相爱就能天长地久。

“或许爱情燃烧的期间没那么长。”

“我也这么觉得。”

凛子表示赞同,久木反觉有些狼狈。

“你也这么认为?”

“是啊!所以才想在燃烧最炽烈时结束啊!”

是被灯光凸现的能剧舞台所魅惑吗?凛子的话怪异而有点恐怖。

久木突然觉得冷,把手缩进怀里。

樱花开时天犹寒,入夜以后是有点冷。

“走吧?”

感觉再待下去就会被舞台的鬼魅镇住,继而被拖曳到遥远而古老的世界中去。

久木起身,告别舞台似的又回望一眼后才离开露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