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落花 8.樱花飘落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想不到竟有这种资料。”

“起初我也是特别想看,到法务省去找,但被拒绝了,理由是私人事件,除了学术性研究以外不能公开。”

“你做的不就是学术性研究吗?”

“这企划是从人物面看昭和史,我原本也认为没有问题,但无论怎么要求他们就是不让我看。”

“其实公开这些资料对阿部定的名誉较好。”

“说的是,可是官僚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保密作风。结果我到处打听,才知道笔录早已出版了。”

“在哪里找到的?”

“有种专门刊载这种不好公开、只能私下里阅读的资料秘藏珍本,笔录就完整地登在上面。”

“是谁写的?”

“大概是参与调查的刑警或做笔录的书记们弄了份抄本,悄悄泄露出来的。”

“既然这样,调查档案还继续保密不就没有意义了。”

“他们就是要保密,真是官僚气十足。”

久木不由得谈起了采访时的不满。

看样子凛子也有些口渴,她喝了口啤酒,拿起记载阿部定供词的那本书。翻开扉页,是案发后不久报上刊登的吉藏和阿部定的大头照,次页是阿部定被捕时的照片,不可思议的是,照片上被拘捕的阿部定还有逮捕她的警官和所辖警局的警员都笑容满面像是在庆祝。

“阿部定被捕后反而松口气吧!”

“或许因为她束手待毙,很容易就让他们逮到了,而且是美女,所以警官也很高兴吧。”

“可是那时候不是军警作威作福的很恐怖的时代吗?”

“那是一九三六年,所以在那之前发生过二·二六事件,是日本逐渐迈入军国主义、社会动荡不安的黑暗时代。或许正因为如此世人对阿部定那种贯彻自己爱情的行为产生共鸣而有瞬间得救的感觉。”

凛子点点头,继续翻书。

🍓 鲲 # 弩 # 小 # 說 # w ww # ku n Nu # Co M

“如像这件事被当作是耸动猎奇的事件了,但是我却觉得她所做的事情并不变态,就如她自己所说的‘这世上一定还有女人想做我做的那种事,只是没有做而已’。”
“你了解那种心情?”

久木半开玩笑地问,凛子轻轻点头:

“当然了解,喜欢得不得了时自然就是那种感觉。”

“可是也犯不着真的杀死呀!”

“那又是爱到多深的问题,只要爱一个人爱到想完全独占时,不也只能这么做了吧!”

凛子在征求他的认同,久木一下子感到有些困惑:

“但是否真的实施该另当别论吧!”

“也许,但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不知道会怎样了,我想女人心中总会有这种想法。”

被凛子直直盯着,久木不由自主地移开了视线。

久木突然觉得闷,站起身来。

也许是读完阿部定的供词而觉得亢奋吧,又或许是房里的温度稍高的原因,为了有些凉意,他打开了窗子。

春夜的凉气掠过脸颊,感觉舒畅。

“你来看!”久木把凛子叫到窗边。

左边是花朵盛开的樱树,树下是灯光映照的池塘,池塘延绕露天温泉池前,与倒映着幽玄的能乐堂的池面相连。

“好静……”

久木像要摆脱阿部定那鲜明生动的供词世界似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深山幽静的旅馆里,阿部定事件犹如在遥远的另一个世界,望着对面棱线分明的群山之上宽广的夜空,凛子呢喃着:“樱花……”

久木偏头望去,满开的樱花枝头有花瓣飘落。一片落在眼前的池面,另一片则乘着微微夜风飘到窗边。

“樱花在夜里也飘落呢!”

凛子的话点醒了久木。

的确,两人洗露天温泉时,耽于性·爱时,还有在阅读阿部定的笔录时,樱花都在不断飘落着。“照这个样子看,我们睡着以后,樱花还会继续飘落。”

“那就守着它吧!”

久木了解凛子的心情,但他已经有些累了。

是激情做·爱的缘故,还是读了阿部定供词后的亢奋,又或者还是两者混杂的倦怠,总之,在这夜深人静的幽暗中,只有樱花悄然无声地飘落。
久木轻按凛子的肩:“休息吗?”

再回到稍早前两人淫乱的被褥里虽有些害臊,但现在他只想安静地躺下睡觉。

凛子还站在窗边:“开一点窗子!”

的确,夜的凉气吹进来是舒服些。

久木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凛子关灯后钻进被窝里。

久木依恋那柔软的肌肤,伸手触摸,凛子轻轻按着他的手,幽幽地说:

“女人那样真可怜!”

久木一时不明白,但马上就知道她在说阿部定。

“要是我才不会那么做,不论有多爱,把人杀掉不就没意义了吗!”

久木有同感。

“虽说杀掉他可以独占,但她往后一生究竟幸福与否很难说。”

阿部定出狱后再回到浅草的餐馆做事,很多人慕名前往,不管她喜不喜欢,都要暴露在这些人好奇的视线里,简直像受刑。

“即使赎了罪,杀人犯还是杀人犯。”

“活下去果然难堪,再怎么说还是活下来的好。”

确如凛子所说,被肢解了的男人真的很可悲。

“无论是死是活,哪方面都算不上是好结果。”

“是吗?”凛子顿了一下,“只留一个人活下来才会这样的。”

“只留一个人?”

“对,最好两个人一起死,这样才是永远在一起,不会寂寞。”

久木觉得有些喘不过气,轻轻翻过身去。

听刚才凛子说最好一起死,令他感到有些困惑。其实凛子并没有说要死,只是说结果像阿部定事件的情形还不如干脆一起死比较好。

久木改变想法又翻过身,把脸靠在仰卧的凛子胸前。

男人被阿部定勒死时也是这个姿势。久木以同样姿势碰触那柔软的肌肤后,心境逐渐平和,过了一会儿,突然起意寻吻她的乳··房。

越过缓缓起伏的乳丘,久木把乳头整个含入唇中,用舌头轻轻滚动着。久木现在什么都没想。就如同刚出生的幼子与母亲之间的结合一样,这一对男女也用乳头和舌头连结起永恒不变的未来。

在夜的静寂中,半梦半醒地突然感到唇边沾到什么东西,是像薄膜般的东西,他觉得奇怪,但继续轻吻凛子的胸·部,又沾到一个。

久木好奇起来,捻亮床前灯,两片淡粉红色的花瓣贴在乳头旁边。

“是樱花……”久木低声说。

凛子也觉得不可思议地望着,“你嘴上也有……”

久木这才发现自己唇上也沾着花瓣,他把花瓣拿下来贴到凛子胸前。

“那是从哪儿飘进来的?”

久木望着开了一点的夜窗。

“要落一整晚吧!”

这样下去,再过一两天樱花就落光了。

“你躺着别动……”

久木轻按着从红衫中露出的凛子肩膀,一片又一片随风飞舞的花瓣飘进窗内,凛子雪白的肌肤慢慢埋没在樱花瓣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