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小满 3.上班族的忧虑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然而,几乎足不出户的凛子也就罢了,每天还要上班的久木自然会在现实与梦幻生活之间出现破绽。

白天上班和同事见面、伏案工作的生活是现实,在涩谷那二人世界里的靡烂生活则近乎梦幻。来往于这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要融和它们是近乎不可能的。

事实上,涩谷的糜烂生活气息也不由自主地显现在公司里,女秘书半试探性地说:“最近好像有点累啊!”有时候他打个盹,她就冷嘲热讽地:“还是不要太勉强好吧!”

男同事虽然不会这么冷嘲热讽,但是他那倦怠放荡的气息,连比较亲近的村松都忍不住关心,“身体还好吧?”

久木每次回答都支支吾吾模棱两可,可是到了五月中旬,他住在外面的事终于公开了。

村松因为有急事找久木,打电话去他家,他太太回答说:“他已经很久不住在这里了,我什么都不清楚!”这样一来,事实再也无法掩饰下去了。

“只是夫妻吵架,没什么大不了的。”

久木虽然略做解释蒙混过了关,但他在外面和女人同居的事,已成公开的秘密。

上班族做事领薪水,所以在某种意义上私生活虽乱些,只要不妨碍工作也应该不成问题。不过实际上,私生活一旦出了问题就会很微妙地影响到在公司的立场。例如在夫人和另一位女性之间闹出三角关系,和外遇对象闹翻了,让对方闯到公司里来,或是太太向上司诉苦等等,都会造成负面影响。与银行等机构比较起来,出版社对男女关系虽然宽容些,但也不喜欢遇到类似的麻烦。

久木身居闲差,没什么重要工作,而且生活中的问题尚未表面化,也只有身边几个同事知道他有外遇及在外同居。

可是几天后,当办公室里偶然只剩下他和铃木,铃木若无其事地开口:“你那里看起来真是够麻烦的哩!”久木马上意识到他在讲凛子的事,无法正面回答,暧昧地敷衍:“呃……还好……”

“轰轰烈烈的,真令人羡慕哩!”铃木语带嘲弄。

铃木当时只说了这些,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特别提醒他要注意检点些,只是有意传达他也知道这事而己。由此看来,全调查室的人一定都知道了。

现在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也不会惊慌。当初搬出来住的时候就有心理准备,知道早晚都会被人发觉,现在闹开了反而落个舒坦。久木这么自己安慰,但仍忍不住在意同事们对此会怎么想。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总之,贬职又加上家庭失和表面化,他回归公司主流派的可能性已完全消失。

在公司里感到郁卒,人就容易寄情于家庭,久木在公司里也没什么不如意的,只是在外面和女人同居的事被大家发现了而已。可是当调查室同事窃窃私语时他就怀疑是不是在议论自己而不安,见到其他同事也猜疑别人是不是在说自己的闲话。

这种疑心生暗鬼的心态使他更难立足于公司,能够化解这层不安的仍然只有凛子。

回到涩谷小屋,和凛子独处时,可以不顾世间的常情伦理,尽情沉浸在两人的世界里。只要在这个世界里,不会有人批评他,也没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任由他顺心所欲地怠惰也好、一味沉浸在爱·欲情狂里也好,都不会有人妄加品评指责。更因为身旁常有相依相偎、全心接纳自己的女人,窝在房中不出也是自然的结果。
当然,久木在这个房间里恢复在外面的疲累,休养生息,但偶尔也会无法预期地感到不安。

长此耽溺在和凛子的两人生活中,是否会脱离公司同事和整个社会,到头来只剩下两个人呢?纵使可以托词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容于世,但继续这样窝居下去,恐怕只会更加拉大与社会的距离,更加知途难返。

尤其使久木对此感到不安的,是在和暌违已久的衣川见面时。照例是衣川打电话来,约他在银座老地方的小料理店里碰头。而两人自从去年秋天在凛子书道酒会上见面后,差不多半年没见了。

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联络,这期间久木全心全意都在凛子身上。因为有些尴尬,久木主动断绝了音讯,而衣川也知道缘由,故而避免接近他。

久违的衣川比以前胖了些,身板也壮实了些。说话时显得比较有气势,劈头就像盘问后辈似地问:“最近怎么样?”

“没什么,还是老样子。”

久木暧昧地回答。衣川一口喝干啤酒。

“跟她更好了吧!”

久木讨厌那窥探的眼神,别开脸去,衣川不在乎地说:

“总之那种好女人很少见,加油,别让她跑啦!”

话说得像鼓励,但语气中明显掺着揶揄和挖苦。

“不过话说回来,真没想到她竟有勇气离开家和你住到一起。”

“你听谁说的?”

“山人自知,我的情报网很灵吧!”

衣川说得挺得意,或许是从文化中心里和凛子交情不错的书法老师那边听来的。

“她还继续写书法吧!”

“时常练……”

“那么有才华的人真是可惜了,今年春天她不就没参展吗?”

确实,凛子说过她现在完全不能专心于书法,放弃了参加春季展览会。

“我以前不是就跟你说过她像要离家独立……”

久木又暧昧地点点头,想起以前凛子去拜托衣川想当文化中心专任讲师的事。

“不过既然和你在一起,那也就不用再工作了吧!”

久木听着,知道衣川无意安排凛子的工作。

“不过,埋没了那样有才华的人实在可惜。”衣川故做叹息后:“如果真是那样,可全都是你的责任。”

跟衣川见面不到三十分钟,久木已觉得闷得待不下去了。去年见面时并不会这样,这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这半年间全心耽溺在和凛子爱情里的自己,和合乎常理生活的衣川之间感觉不同了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