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一章 空蝉 6.恐惧岁月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久木不知道凛子一个人去拜访过衣川。

“她很顽强,大概是看你辞职了,想找份工作吧!”衣川停了一下,又说出意想不到的话:“当时她还问我你太太在哪里上班?”

久木以前跟凛子讲过太太在陶器厂当顾问,但没多说。

“她问了两次,我只告诉她在银座的美装堂,不要紧吧?”

“没什么……”

寄走离婚申请书后太太也没说什么,也不觉得有过什么特别的麻烦,为什么凛子要问这个呢?久木正觉得奇怪,衣川上身轻靠过来:

“跟你说这种话也很奇怪,不过她看起来更漂亮了。”

谈到的事关系到凛子,久木又不能明确表示有同感,只顾盯着吧台的白木头看。

“她变了,或许是你使她变了,以前她都拘谨得一副男女授受不亲的样子,现在却风韵迷人,十足的女人味儿……”

开始喝冷酒的衣川有点醉意,眼神飘渺:

“或许你每天看着没有感受,但她胸口那么白嫩,这样说可能要挨你骂,不过真的感觉那肌肤好像有吸引力似的。”

凛子究竟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去找的他?平常她多半穿素色洋装,也可能因为是夏天,穿着领口比较大的衣服去的吧。

“接待处的女孩都说,她是妖艳甚于漂亮,那种妖艳的感觉,女人看了都打哆嗦。”衣川这样夸人还是头一次,久木觉得好像在说自己似的低头不语。

“她也比以前瘦了,脖子细细的,不过这样反而更性感……”

凛子这阵子确实因为天热而没有食欲。

🐕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 om

“她那样子就是所谓的红颜薄命吧。”

“薄命?”

“她走时低着头,看那背影有些脆弱无依的感觉,让人有点牵挂……”

衣川一口喝干冷酒,有点自暴自弃的口气:

“唉,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

在小餐馆吃喝一顿后,又转到酒吧继续喝,衣川谈着自己的工作,久木只有洗耳恭听的份。男人失去工作,就连话题也少了,在那种落寞的感觉中走出酒吧,分手时衣川特别叮咛:

“小心,保重啊……”

他的语气和刚刚不同,让久木感受特别亲切。久木轻轻点头,衣川主动伸手握别。轻轻和他握手道别,久木这才发现自己是头一次和衣川握手,感觉诡异。

那握手究竟代表什么意思,衣川极其自然地伸出手来,“保重啊”也说得特别亲切,留在久木心中久久难以忘却。

在回家的车上,久木一直想着这事,但不得其解。回到涩谷房间,已经十一点了。

他先进浴室泡过凛子为他准备的热水澡,换上睡袍,躺在沙发上。电视里正播着新闻,他降低音量,喝了一口啤酒后,对站在厨房的凛子背影低声说:

“我刚才和衣川在一起。”

凛子猛然回头看他一眼,立刻又没事人一般继续泡茶。

“他说你变得非常漂亮。”

“他就会这么说。”

“你去求他找工作?”

“以前求过他,一直没有回信儿,反正去试试,不行也无所谓。”

凛子端着自己喝的咖啡,并坐在沙发上。

“跟他说我辞职了,他说我糊涂。”

“那也太过分了。”

“他嘴巴是坏,但我明白他的意思。”

久木说着,眼睛还盯着电视。

“你问他银座的店?”

突然一问,凛子似有心理准备,干脆地回答说:

“我去见过你太太了。”

“有什么事吗?”

“没有,只是一直想见见她……”

去看心爱男人的太太,那是怎样的一种心理?作为第三者她当然会好奇,但直接去见还是够大胆的。久木也对凛子的先生感兴趣,但却没有主动去看他的勇气。

“我只是远远地看一眼而已。”

太太现在正在银座的陶器店帮忙,看到她并不难。

“很好的一个人。”

听凛子这么说,久木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我好像明白你为什么喜欢她,她到现在还是很苗条,做事也利落……”

太太外出工作后是变得年轻了些,但毕竟是五十多岁的女人,和凛子几乎差了一轮,说年轻也很有限。

“连那么好的人也会离婚!当然,弄成这样都是我不好,可是看到她以后,我莫名其妙地害怕起来……”

“害怕什么?”

“岁月啊!经过十年二十年,人的心情都会改变。你结婚的时候也应该是很爱太太,想和她建立一个幸福家庭的,现在却变了。”

为什么这时候还要说这些呢?久木不解,凛子望着窗帘遮住的窗户的方向。

“早晚有一天你也会对我腻了。”

“绝对不会。”

“会,就算你对我不腻,或许我也会对你腻了……”

久木感觉好像突然匕首刺喉一般。

的确,男人的心会变,女人的心情也会变,此刻,两人打从心底相恋、互相发誓说永远不变的爱,未必不会因为岁月的侵蚀而破灭。

“你当初见到你太太时也是这样爱她吧!”

“不……”

虽然比不上他现在对凛子的感觉,但也确实曾在上帝面前誓言相爱。

“我也一样,那时候哪想得到会变成这样。”

凛子好像也想起了决定结婚时的情形。

久木什么也没说,挽住她的手臂,凛子摸着久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说:

“我看,你总有一天也会对我腻了。”

“没那回事,我这么爱你,怎么会腻呢?”

“即使你不腻,我也老了,一天一天地变成老太婆。”

凛子虽然说久木的太太很好,但是在她身上或许仍感觉到老态。

“说!你永远不变,绝对不变。”

久木想起凛子在轻井泽时也要他说过同样的话,凛子突然扑进久木怀里。

“抱我,抱得紧紧的。”

她整个人扑过来,久木坐不稳,歪倒在沙发上,凛子把头顶在他胸前。

“我好怕,好怕!”

他紧紧抱着呓语般低声呼喊着的凛子,又听见她在自己怀中低语:

“我们一定是现在最幸福,现在就在最高点,今后不论在一起多久都只有往下走……”

“没那回事……”

嘴上虽然予以否认,但久木心里也涌起此刻或许真是两人处于幸福顶峰的想法。

“我能相信的只有现在。”

凛子看过久木的太太后,知道爱是捉摸不定善变的东西,从而产生出他们的爱此时正处巅峰,随时会崩溃而逝的危机感。是纠缠在一起的各种不安情绪搅动了情欲吧,还是本就蠢动在两人之间的情欲受到这种刺激而燃烧了起来?回过神来时两人早已紧紧相拥在床上。

“永远爱我,绝对不变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