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二章 至福 1.死的方式

渡边淳一2018年06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秋意比季节早一步来到街上。

久木此刻所在的银座街上,女性服饰店橱窗里秋意盎然的酒红色系和咖啡色系服饰增加了,路上行人也多穿着颜色符合秋景的服装。

季节确实已倾移秋天,阳光虽亮,但力道不强,下午五点过后的现在,随着微风吹起
,西天已见暮色。

在这秋天的一个黄昏里,久木走进咖啡厅,要了一杯热咖啡。

咖啡厅位于二楼,透过玻璃窗可以俯视银座街景。这会儿正是下班时间,上完一天班的上班族保守的西装群体中,年轻的粉领族缤纷的色彩点缀其间。

正凝望着黄昏中的银座街景,女侍突然从后边走出来,久木慌忙转过头去。

“让您久等了。”

穿着白色和粉红色相间制服的女侍,轻轻叩首,送上咖啡,久木不知为什么像做了坏事般垂下眼睛,等她走开后,才放心地松口大气。

久木坐在靠窗的双人座上,另外还有四人一组和二人一组两桌客人,咖啡厅内很空。才刚过五点,约在此见面的客人还少。久木之所以在意女侍以及旁边的客人,是因为他口袋里藏着重要的东西。

那是他今天下午去饭田桥某研究所弄来的,久木想到会去那里,是因为和凛子约好一起死。

要怎么样两人才能相拥而死呢?

这半个月来,久木和凛子一直思索着这个问题。

看了各种推理小说以及医学书籍的结果,发现要想两人一起死只有这个方法。

直到两天前他们才得出这个结论。

决定和凛子一起做死亡之旅,久木感觉好像又跨越了一堵墙似的。

死虽然可怕,但那或许是一个新的旅程的起点,如果这世上所有生物总有一天都必须踏上这个旅程的话,他希望和最爱的人以最美的形式启程。

凛子说两人紧紧相拥而死就不可怕,而且是在性·爱高·潮、快乐绝顶的那个瞬间。虽然彼此都没有死亡的体验,但在全身舒畅、彼此肌肤紧密接合时断气,或许真的不那么可怕。

和凛子订下死亡之约后,久木心里对死亡的恐惧急速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对死亡渐渐热切起来的渴望。

在华丽鲜明强烈中满足而死,那是只允许存在于相爱而死的两个人之间的至福行为。

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够得偿这种幸福的愿望,他们应该是稀有到十万人甚或数百万人中才出现一对的情侣中特别挑选出来的“爱情菁英”。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过去提到殉情,一般印象是因为心爱女性而染于他人的钱财啦或是苦恼爱情不见容世啦等等被逼到穷途末路的结果。

但现在已不是近松与西鹤生存过的那个封建传统的江户时代。那种贫富差距悬殊,为贫穷负债而悲泣,为身分地位和义理人情所束缚,无以摆脱困境只有选择一死的时代早已远去。

此刻,久木似乎明白阿部定身怀心爱男人阳具被警方逮捕时仍面带微笑时的心情,那应该和决定与有岛武郎殉情的秋子在死的前一天照常上班笑别众人而去时的心情是一样的。

人们只看到死的痕迹,认为死者疯狂悲惨,但那只是表象而已,其实当事人是在遥远的至福境地里。

不管活着的人怎么说,当事人终究皈依了爱情宗教,在幸福绝顶时启程前往死亡的安息世界。

不断地这么思考并如此告诫自己,于是对死的恐惧渐渐淡去,反而一心求死。然而一旦决定去死,又有几个困难的问题有待解决。

至少,肉体健康的两个人要主动放弃与生俱有的求生意志而断绝生命,虽然不那么违反常识伦理,但却是违反了生命伦理倒行逆施的行为,做来并不容易。
尤其凛子和久木现在所求的,又是相当自私而奢侈的死。

如果只是单纯的两个人一起死,过去还有几个例子可循。例如像有岛武郎和秋子一样一起上吊,或是相携跳崖,或是睡在充满瓦斯的房间里就行了。

只就一起死的意义而言,做起来并不难,但是凛子要的是,两人紧紧相拥死不分离的方式。

当然,有心殉情的男女都希望死不分离,但尸体被发现时几乎都已经分散开来。就算腰间绑着绳子、两手相牵一起跳崖,被人发现时也是绳索已断,尸体四分五裂的惨状。就算睡在满是瓦斯的房间里,最后还是会两体分离,搞不好还会引发火灾,造成邻居困扰,而且自己也被烧成焦黑一团。

活着的人希望自己死的方式甚至死后的形状都如己所愿,是过分亦是奢侈。

但是,凛子现在所求的死比那还要奢侈而任性。

她想在紧紧相拥、两体交合的状态下死亡,以这种状态死可能吗?

如果能够,久木也希望如此,他想达成凛子的愿望,可现实中有这种方法吗?

他考虑再三,今天决心到老朋友那里去一趟。

即使如此,没有比思索死亡方式更奇妙诡异的事了。

过去,久木对人生有过相应的思考和打算,无非都是如何活下去的积极想法。

现在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反而在思索如果去死,并且还不是为了应付接踵而来的死亡对策,而是要亲手断绝生机。

有关人生意义以及生活方式的书籍无数,但讨论自杀意义和方法的书籍等同于无。

在这种状态下,敢于成就死亡,需要数倍于积极求生的精力和集中力。

久木再次痛感死的困难,开始体会到自杀者之所以会选择上吊投海跳河等等,在旁人眼里终究不算美丽的死亡形式之无奈了。

或许选择死亡的人直到最后那一刻也不知道具体应该怎样做才好,只能优先考虑切实可行而不痛苦的死亡方式。

或许他们过去从未深入思索过死的方式,一旦要付诸实践时,头脑中想到的也只是跳崖、跳楼这些。

比较起来,上吊是手段相当细密的死法,而且不能缺少冷静赴死的意志。瓦斯自杀也需要相当功夫,而毒药又不好弄到,效果也不清楚。

久木对和凛子一起死没有任何异见,只是还无法确定死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