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部 宫殿 6.艺术家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把波斯人带来。”卡利达萨喘过气来立即说道。从湿壁画那儿爬山返回“大象宝座”没有危险,因为陡峭石壁上的阶梯两侧已经筑墙围了起来。但爬山总是很累人的,卡利达萨思忖着,靠自己的体力走完这段路,他还能坚持几年呢?他满可以叫奴隶抬着他走,但这么做有损国王的尊严。更让他无法容忍的是,抬他的人竟然可以跟他一样举目观看那一百位女神和一百位同样秀丽的女侍,那些都是他在天庭的侍从。

当然,无论白天黑夜,眼下都有卫兵站立在梯道的入口处,把守着从王宫通向卡利达萨私有天国的唯一通道。经过十年辛劳,他的梦想实现了。不管山顶上那些嫉妒的僧侣唱什么反调,反正他终于成为神了。

菲尔达兹已经在塔普罗巴尼的骄阳下生活了几年,但他的皮肤仍然像罗马人一般白皙。今天,当他在国王面前鞠躬时,他的脸色看上去比平时还要苍白。卡利达萨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继而露出难得的嘉许笑容。

“你干得很出色,波斯人。”他说,“世上还有比你更出色的艺术家吗?”

菲尔达兹内心的骄傲显然与戒心抗争了一番,然后他迟疑不决地回答:

“据我所知,没有,陛下。”

“我赏给你的报酬够丰厚吧?”

“我心满意足。”

卡利达萨想,这个回答并不属实。菲尔达兹总是没完没了地要钱,要助手,要昂贵的材料——只能从遥远的外邦买到的材料。但艺术家就是艺术家,他们不可能通晓经济,也不知道建造王宫及其周围配套设施的巨额开支已经掏空了王室的金库。

“你在这里的工作完成了,有什么愿望吗?”

“但求陛下恩准,让我返回伊斯法罕,好让我与我的同胞重逢。”

卡利达萨早就料到他会这样回答的,他为自己必须做出的决定深感遗憾。在通往波斯的漫长道路上还有许许多多统治者,他们不会让这位亚卡加拉的艺术大师从他们贪婪的掌心里溜过去。西边峭壁上的女神必须是吾家独有、世上无双、永远不受挑战。

“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国王直截了当地说。菲尔达兹一听,脸色更加苍白了,肩膀也耷拉下来。国王用不着对任何事情做出解释,然而眼下是一位自封的艺术家在与另一位艺术家谈话,“你帮助我变成了神。这个消息已经传遍诸国。假如你离开我的庇护,必有他人向你提出同样的请求。”

艺术家沉默了一阵子,耳边只有风的低吟,它一路吹拂,碰到魔岩这个意外的障碍,难免不会发出哀鸣。菲尔达兹开口时,声音很低,卡利达萨勉强才听得见,“这么说,不允许我走吗?”

“你可以走,还可以带上够你今后一辈子享用的财富。但有一个条件,你不得为其他任何君主效力。”

“我愿意做出这个承诺。”菲尔达兹迫不及待地回答,急切程度简直有失体统。

“我已经无法再相信艺术家的话了,”卡利达萨伤心地摇摇头,“尤其是他们不再受我权力管辖的时候。因此,我只好想个办法保证你的承诺能够得以履行。”

令卡利达萨惊讶的是,菲尔达兹不再显得那么彷徨失措,仿佛他已经做出重大决定,终于定下心来。

“我明白。”他说着,把身子挺得笔直。然后从容不迫地转过身,背对国王,仿佛国王主宰一切的威严已不复存在,然后睁大双目直视着太阳。

卡利达萨知道,太阳是波斯人的神,菲尔达兹的低语一定是用波斯语在做祈祷。这算不了什么,有些人还会祭拜恶神呢!可是,画家凝视着辉耀夺目的光轮的神情,仿佛那便是他命中注定最后一次看到的东西……

国王明白得太迟了。

“抓住他!”卡利达萨失声叫道。

卫士迅速冲上前去,但是太晚了。这时,菲尔达兹的眼睛必定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但他的行动准确无误。他跨出三步,跳过了堞墙。他无声无息地划出一条长长的曲线跳向他花了多年心血打造的游乐园,当亚卡加拉的建筑师跌落到他杰作的地基上时,没有一丝回声传上来。

卡利达萨悲伤了好几天。但最终,这位波斯人寄往伊斯法罕的最后一封信被拦截下来,国王读了之后转悲为怒。原来,有人提醒过菲尔达兹,说工作做完之时,他将被弄瞎。这是可恶的谎言,国王却始终查不出是谁传出了这个谣言。不少人在审问的时候,还没有证明自己的无辜便被折磨致死。

波斯人竟然会相信这么一个谎言,令卡利达萨大为伤心。其实,波斯人早就应该知道,国王也是艺术家,决不会剥夺另一位艺术家天赐的视力。

卡利达萨不是残酷无情、忘恩负义的人。他本来准备让菲尔达兹载满金子——至少也是银子——带着奴仆上路,好让他们照料他的余生。他不必再使用双手工作,便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