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洪钟 26.卫舍迦节前夜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二十七个世纪过去了,卫舍迦节仍然是塔普罗巴尼人的日历上最神圣的日子。传说中,佛陀诞生、成道和逝世都在五月的满月之日。如今,在多数人眼中,卫舍迦节是像圣诞节那样一年一度的重要节日,是一个默念和静修的日子。

多年来,季风监控台确保了在卫舍迦节当日及其前后两天不降雨。拉贾辛哈会在满月前两天赶到王城拉纳普拉朝圣,每年的活动都会使他精神为之一振。他回避在卫舍迦节这一天进城。在这个日子,拉纳普拉人山人海,一些外来人肯定会认出他,破坏他内心的静寂。

只有眼力最敏锐的人才能注意到,悬挂在古代舍利塔钟形圆顶上面的金黄色大满月并非一个正圆。今晚的月光特别明亮,在无云的天空中只能看见几颗最耀眼的卫星和恒星。没有一丝风。

据说,卡利达萨离开拉纳普拉时在这条路上停留过两次。第一次是在他童年钟爱的伙伴哈奴曼的墓前驻足,第二次是在佛陀的神龛前膜拜。拉贾辛哈常常琢磨,这个暴君在这样一个地方能得到什么慰藉呢?这里是观看那座用坚硬磐石雕成的巨大佛像的最佳地点。佛像躺卧着,比例恰到好处,你只有一直向它走去,才能领略到它究竟有多大。站在远处,谁也意识不到光是佛陀安歇的枕头就比人还高。

拉贾辛哈走遍天下,但从没见过什么地方像这里一样充满祥和气氛。有时候他觉得,他可以永远坐在这里,在皓月之下抛开人生一切忧虑烦恼。他从没有过分探究神龛的法力,但它的几种力量是显而易见的——创立佛教的智者,在度过漫长而高尚的一生之后,最终闭目长眠。他的卧姿焕发出安详的神采,佛袍上拖曳的线条极其柔和,使人感到格外平安和静谧。岩石上的线条汇成波纹图案,其自然韵律宛如大海波浪,对人类具有非凡的感染力。

在这样一种无始无终的时刻,同佛陀和近乎正圆的满月单独相聚,拉贾辛哈觉得自己终于感悟到涅槃的真谛。愤怒、欲望、贪婪等情感已不再拥有任何力量,这些情感简直是难以想象的,甚至连人自身的存在感也行将消逝,就像朝阳照耀下的薄雾一样。

不消说,这种境界不可能持久。过了一阵子,他又意识到昆虫飞翔的嗡嗡声,远处狗的吠叫,他坐着的石头的冰冷和坚硬。静寂不是一种可以长期保持的心态。拉贾辛哈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动身向停在寺院场地百米以外的轿车走去。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他正要进入车里,突然注意到一小块白色的东西挂在西边树林上面,轮廓非常清晰,仿佛是用颜料画在天上似的。那是拉贾辛哈见过的最奇特的云,呈完全对称的椭圆形,边缘轮廓分明,宛如一个立方体。他疑心是不是有人驾着飞艇驶过塔普罗巴尼上空,但他既看不见尾翼,也听不到发动机的声音。

刹那间,他突发奇想。星河之洲的岛民们终于来临了……不消说,这种幻想是荒唐可笑的。即便他们有本事跑得比自己发射的无线电信号更快,也不可能横穿整个太阳系降落到地球的天空而不触发现有的所有雷达。倘若真有其事,几小时以前消息就该传开了。

令拉贾辛哈颇为惊讶的是,他隐隐约约有一种失望之感。这时,那个幻影移近,他看出它无疑是一片云,因为它的四周边缘变得有点儿破裂。它速度惊人,仿佛有一股由它独享的大风驱动着它,而地面上没有一丝风吹草动的迹象。

看来季风监控台的科学家们又在工作了,试验着他们对风的控制能力。拉贾辛哈纳闷的是,下一步他们会想出什么点子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