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三部 洪钟 27.“阿育王”号空间站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三万六千公里的高处向下俯瞰,塔普罗巴尼显然是十分渺小的。就算把整个国家作为靶子都嫌太小,可摩根要命中的却是网球场大小的一块地方。当然,摩根也可以选择东非的乞力马扎罗山或者肯尼亚作为目标,并且利用空间轨道站“肯特”号来进行表演。尽管“肯特”号的位置是静止轨道上最不稳定的几个点之一,因此很难在中非上空保持平衡,但对于历时不过几天的试验来说,这种情况不会产生多大影响。有一阵子他很想瞄准钦博拉索峰[1],美国人甚至主动提出不惜耗费巨资把“哥伦布”号空间站搬到这座山的经度上。可是到头来,摩根还是选中了斯里坎达山。

[1]厄瓜多尔钦博拉索省的休眠火山,位于安第斯山脉西科迪勒拉山上,海拔6,267米,为该国最高峰。它有许多火山口,山顶多冰川。

对于摩根来说,幸运的是,在这计算机辅助决策的时代,即便世界法庭极费周折的裁决也可以在几星期之内做出。不消说,寺院提出了抗议。但摩根争辩说:这是一次短暂的科学实验,是在寺院用地的疆界之外进行的,且不会产生噪声、污染或者其他干扰,不构成侵权行为。与之相对,假如试验受到阻挠的话,他将前功尽弃,无法核实自己的计算,那项对火星共和国至关重要的工程将受到严重挫折。

在这些论据面前,摩根感到如果换位思考,自己是完全可以被说服的。果然,赞成和反对票数是五比二。摩根提及好打官司的火星人,这是一着妙棋,法庭早已被另外三个涉及火星的复杂案件搞得头昏脑涨了……

摩根当然懂得,他的行动并非只是逻辑推理的产物。他并没有在失败面前气馁,而是重新提出了挑战。他仿佛是在向全世界和固执的僧侣们宣布——我一定会卷土重来。然而,在心灵更深处,他会摒弃这种心胸狭窄的刺激,这样一种小学生似的举动与他的身份不相称。他真正的目的是借此建立自信心,加强对最终成功的信念。

“阿育王”号空间站实际上控制着印度支那地区所有的通讯、气象、环境监测和太空交通运输业务。一旦这个空间站停止工作,十亿人的生命将受到灾难性的威胁,倘若它的工作不能很快得到恢复,十亿人就要面临死亡。无怪乎“阿育王”号空间站备有“巴巴”号和“萨拉巴伊”号两颗完全独立的辅助卫星,相距一百公里。即便某种想象不到的灾难把它们全部摧毁了,西方的“肯特”号和“英霍特普”号空间站,或者东方的“孔夫子”号空间站也能接替它们,起到应急作用。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或者说要作“狡兔三窟”的安排——人类已经从严酷的实验中懂得了这个道理。

这里没有来自地球的游客、度假者和中转旅客,他们只在地球以外数千公里的范围内做生意和观光,把地球高空同步轨道留给科学家和工程师。这些人都是破天荒头一次带着极其独特的设备到“阿育王”号空间站来完成那异乎寻常的使命的。

此刻,启动“蛛丝行动”的钥匙就在“阿育王”号空间站的一个中型对接室里飘浮着,等待发射前的最后检查。这玩意儿平淡无奇,从外观上一点儿也看不出它凝聚了科学家多年的心血,耗费了数以百万的投资!

暗灰色的圆锥体有四米高,底部直径两米,看上去好像是一整块金属似的,只有利用放大镜,才能看出构成它表面的是一圈圈绕得结结实实的超级纤维。如果不算内芯和把几百层细丝隔开的一层层塑料衬垫,那么,这个圆锥体就纯粹是由四万公里长的细线绕成的。

为了建造这个不起眼的灰色圆锥体,人们重新启用了两项已被淘汰的技术手段——三百年前,敷设在海底的电报电缆开始得到应用;人类付出过一笔很大的学费才掌握把数千公里电缆盘卷起来的技术,得以以规定速度均匀地把电缆从一块大陆敷设到另一块大陆,不受风暴和各种海洋险情的破坏。此后,过了一个世纪,第一批原始的制导武器问世,其中一些用纤细金属丝控制,飞向目标时把细丝拖曳出去,时速达数百公里。如今,摩根的“导弹”飞向目标的速度将比军事博物馆里的古董快五十倍,距离要远上千倍。他还有一些有利条件:除了最后几百公里以外,他的“导弹”将在绝对真空里飞行,并且目标不可能采取规避动作。

指挥“蛛丝行动”的女主管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声。

“我们还有一点儿小小的困难,摩根博士。我们对放线信心十足——如您所见,所有试验和计算机模拟都令人满意。但……怎么把线重新收回来呢?”

摩根的眼睛眯缝了起来,对于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有好好想过。跟放线相比,把细丝收卷回来似乎是小事一桩。只要有一架普通的电动卷扬机就够了,当然,还需要作一些专门的改装,以便收卷这种纤细材料。然而,太空中的任何事情,都是不能凭着“想当然”就能去处理的。他的这种直觉——陆地工程师的直觉——很可能诱使他走上危险的道路。

“是这样的,”女主管首先打破沉默,“试验结束时,我们会把地球上的线端放开,于是‘阿育王’号空间站开始收线。问题在于收起的是一条四万公里长的细线,因此,即使付出很大的努力,在数小时里肯定也会不见动静。要经过半天时间,拉力才会传到线的另一端,太空梯系统作为一个整体才会开始运动。它需要经受住张力的作用……这可是非同寻常的事!”

“我的同事们大致计算了一下,”这位女工程师续道,“当最终把这条线拉动的时候,细丝将以每小时一千公里的速度冲向空间站。这可是好几吨的质量呢!”

“可以理解,”摩根谦虚地说,“他们要咱们怎么办呢?”

“编制一个较慢的回收程序,附有受控动量预算。假如出现最糟糕的情况,我们将被迫在空间站外完成作业。”

“这会延误作业吗?”

“不会,应急方案已经制定好了。我们已经制定了一个应变计划,必要的时候只需五分钟就能把整个东西抛到锁气室[2]外面。”这位姑娘胸有成竹地答道。

[2]在太空中和月球上,人们生活在含有一个大气压的增压舱里。飞船、航天飞机、空间站、月面汽车里面都设有增压舱。人若打开增压舱外出,空气立刻逃逸殆尽,人体立刻爆炸。因此,增压舱旁边都有一个锁气室,每个锁气室都有内外两个密封的门。要走出增压舱,得先穿上太空服,然后打开锁气室的内门。进入锁气室以后关闭内门,将锁气室里的空气抽入增压舱,然后打开外门。这时,人就可以进行太空行走或在月面上活动了。

“那以后你们能把它再收回来吗?”摩根不放心地问。

“不成问题。”女主管回答得很爽快。

“但愿你说的没错。那根细小的钓鱼线价值千金,我还想再用它呢。”摩根关切地嘱咐了一句。

可是用在哪里呢?摩根一边思忖着,一边凝望着渐盈的新月形地球。或许先完成火星工程才是上策,即便这意味着几年的流亡生活。一旦帕沃尼斯山的太空梯运转起来,地球势必有样学样,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障碍就都不攻自破了……

到那时,地球和空间站之间的天堑将变为通途,古斯塔夫·埃菲尔三百年前赢得的名望将变得黯然失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