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40.路线的终端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难怪他们称它为“横贯西伯利亚大铁路”。即便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下行,从中途站到塔基部也要花费五十个小时。

总有一天,这段旅程只需要五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不过那是两年以后的事,到那时轨道通了电,磁场便会被激活。眼下沿塔面上下跑动的检验维修车是用老式轮箍驱动的,轮箍紧扣着导槽的内侧。蓄电池电力有限——即使电力允许,这样的系统以每小时五百公里以上的速度运行也是不安全的。

遗憾的是谁也没有想到过这一点———也许是大家的工作太忙了吧!塞苏伊教授和三个学生一直忙着观察、检测仪器、确保转入轨道塔以后可以立即投入工作。密封舱全部工作人员,包括司机、工程助理和一个服务员也忙得不可开交。这不是日常运行。“塔基室”在中途站以下两万五千公里,眼下距离地球只有六百公里,自从建成以后还没有人去过。直到现在还没必要光顾那个地方,因为那里的几台监视器从来没有报告过异常情况。塔基室是一个十五米见方的增压舱,它是分设在塔的全长各段的数十个应急避难所之一。

塞苏伊教授是在施加了他本人全部的影响力之后才借到这个独一无二的场所[1]——它眼下正以每日两公里的速度穿过电离层,朝着与地球的会合点向下爬去。教授极力争辩说,他必须赶在太阳黑子极大期的高峰到来之前把设备安装好。

[1]指“塔基室”,其建造速度是每天两公里。因为太空梯是从同步轨道向地球修建,所以才有下文的说法。

太阳活动已经达到了空前的水准,这使得塞苏伊的助手很难集中精力在安装仪器上,外面壮丽的极光影像对他们有难以抵御的吸引力。连续几个小时,南北两个半球都充满缓慢移动着的淡绿色光帘和流光,美不胜收,又令人望而生畏——相比之下,在南北两极出现的只是幽灵般蒙眬的空中焰火而已。极光难得远离自己的“法定活动范围”,在世世代代的时间里,它只有一次侵入到赤道上空。

塞苏伊把学生赶回去工作,告诫他们说,以后长途跋涉爬回中途站的过程中有大量时间可以观光。可事实上,教授本人也被灿烂辉煌的天空迷住了,在观察窗前站了好几分钟。

有人把这次旅行叫作“地球之行”——就距离而言,这种说法的真实性可以说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八。随着密封舱以可怜的五百公里时速沿着塔表面向下慢吞吞爬行,你可以感觉到下面的地球越来越近,因为重力正在慢慢增加。从中途站令人愉快的、小于月球的重力增加到近乎地球表面的标准重力。对于任何有经验的太空旅行者来说,这种变化确实是一桩咄咄怪事:进入大气层之前就感觉到引力,似乎不合常规。

除了对伙食有些牢骚——操劳过度的服务员忍气吞声——这次旅行平安无事。距离塔基室一百公里的时候,制动器轻轻刹车,速度减半。到了五十公里处,速度再一次减半——正如一个学生所说:“在轨道的终点处出了轨,岂不尴尬?”

司机(他坚持要别人叫他飞行员)回嘴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密封舱沿着导槽降落,导槽距离塔的末端还有几米就终止了,另外还有一个精心设计的缓冲系统,以防万一四套独立的制动器全都失灵——大家一致认为,那个学生的玩笑除了荒唐透顶之外,调子也非常不吉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