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43.故障保险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距离终点站五公里的时候,飞行员鲁珀特·张又一次减速。现在乘客们才第一次发现,塔面不仅仅是一个平淡无奇又模糊不清的影子。塔面朝着上下两个方向一直通向无穷远,他们旅行其上的复式槽也一直延伸到无穷的尽头——或者说,至少延伸二万五千公里,按照人类的尺度来衡量,反正都一样。

但是向下看,终端已经进入了视域。削平的塔基在塔普罗巴尼翠绿色背景的衬托下清晰可见,再过一年稍多一点儿的时间,太空塔就要建到那里,并同它结成一体。

显示板上,红色警报信号又一次一齐闪亮。张懊恼地皱起眉头,观察了一番,随手按下复位按钮。信号只闪了一下,随后全部熄灭。这种情况最早发生在上方两百公里处,那时他曾匆匆请示过中途控制站,对各个系统进行了迅速的检查,结果没有发现任何故障。本来嘛,假如什么警报都信以为真的话,运输车早就没法运转了。

显然是警报线路本身的毛病,塞苏伊教授的解释令人心悦诚服,大伙儿都放宽了心。大概车子已不再处于规定的纯真空使用环境下,一遇到电离骚动,便会触发警报系统敏感的探测器。

“早该有人想到这一点了。”张抱怨说。总共剩下不到一小时行程,他并不怎么担忧。他说他将不断地对所有关键参数进行手控检查,中途站对此表示同意,反正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他最关注的恐怕是蓄电池的状况了。离得最近的充电站在上头两千公里处,假如出了事又不能爬回那上面,他们就要倒霉了。但在这一点上,张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在制动过程中,运输车的驱动电机一直起着发电机的作用,百分之九十重力能已经回馈给了蓄电池组。

现在蓄电池充满了电,多余的几百千瓦过剩电能已经通过车后部的大型散热片排放到了太空中。张的同事们常常逗他,说那些散热片使他这辆独特的运输车看起来活像旧时的空投炸弹。这个时候,散热片应该是非常灼热的,发出暗红色的亮光。

不言而喻,假如张知道散热片一点儿也不烫手的话,他恐怕就要陷入恐慌了。因为能量永恒不灭,它必须转移到某个地方——不幸的是,它经常转错地方。

当“火灾-电池室”信号第三次闪亮的时候,张毫不迟疑把它复位了。真正发生火灾的话,火焰会自动触发灭火器。其实,他最担心的事件之一反而是灭火器可能在不必要的时候自动喷射。眼下,显示板上出现了几处异常现象,尤其是在电池充电线路上。

一旦旅行结束,张打算爬进电机房,用古老的目视方法好好检查一遍。

鲲·弩^小·说

事故发生在离终点总共只有一公里的地方。异样的味道首先引起了他的警觉,但当他看到控制板上冒出一缕轻烟的时候,心里仍在怀疑。他脑子里还能冷静思考的部分说:多么幸运的巧合,等到旅途尽头才着火!

此后他才想起最后制动阶段所产生的巨大能量,并且毫不费力地猜出了事件的前因后果。显然,保护线路失灵了,蓄电池一直在过量充电。

故障保险装置一个接一个地出了毛病,无计可施。在电离层风暴的配合下,完全反常的事件发生了。

张按下电池室灭火器的按钮,至少这一措施奏效了,因为他能听见舱壁另一边氮气喷射时发出的沉闷呼啸声。十秒钟以后,张打开阀门,打算把废气扫入太空中去——同时把大部分热量一起带走。阀门也正常地起了作用。张如释重负地听着大气从太空车中逸出的尖啸声,他希望这也是自己最后一次听到。

运输车终于缓缓地驶入终点站,他再也不敢依靠自动制动程序——他受过充分训练,能识别所有视觉信号,所以能在距离进站接合器大约一厘米的位置把车停住。两个锁气室匆匆对接起来,补给品和设备从联接管[1]里推了过去……

[1]运输车进站以后,它的锁气室与终点站的锁气室对接,二者之间是一条很短的联接管,直径大于人的一般身高,是人往返于运输车和终点站之间的通道。

……塞苏伊教授等人也被推了过去。他试图返回运输车取他的宝贝仪器,结果飞行员、助理工程师和服务员把他顶住了。

在机舱间的舱壁快要坍塌之前几秒钟,锁气室的门“砰”的一声严严实实地关上了。

此后这些得救的人什么也干不了,只能在那个寒冷彻骨、十五米见方的舱室里干等着(里面的生活设施还不如设备良好的牢房),寄希望于火会自己烧尽熄灭。乘客们不明真相反倒是一种幸运,这对保持他们的精神镇静大有好处——

只有张和他的轮机员牵挂着一项致命的计时:充满电的蓄电池相当于一枚延时起爆的炸弹,眼下这枚炸弹的定时器正在轨道塔外面嘀嗒嘀嗒地走着呢。

他们匆匆躲进室内以后十分钟,炸弹爆炸了。开始传来的是沉闷的爆炸声,爆炸只引起塔身轻微的振动,接着是金属撕裂的声音。虽然破碎声不太猛烈,但还是使听到的人心里冷了半截:唯一的交通工具毁了,他们被撂在距离安全场所两万五千公里的地方。

接着传来了第二次爆炸声,持续时间较长,随即是一片寂静。人们猜测车子已经从塔面上掉落了下去。他们惊魂未定地意识到,虽然刚才奇迹般逃离了死亡,但想要得救还是太困难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