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48.别墅之夜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近来,拉贾辛哈大使在夜里稍稍睡一会儿便可满足,似乎仁慈的造化有心让他最充分地利用好余生的时间。自从塔普罗巴尼的天空被世界上最伟大的奇迹装饰得如此辉煌灿烂之后,谁还能老躺在床上消磨时间呢?

他多么希望保罗·萨拉特到这里来伴他共赏这奇景啊!

他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深切地怀念这位老朋友,没有一个人能像保罗那样令他恼怒却又使他兴奋——他和其他任何人的联系都没有这么紧密。拉贾辛哈从没想过保罗会先他而去,也没想到他自己能活着看到十亿吨重的轨道塔像顶天立地的钟乳石一般矗立在塔普罗巴尼和三万六千公里上空的轨道基地之间。保罗死心塌地反对这项工程,称它为达摩克利斯之剑,而且不断预言它终将栽倒在地球上。然而连保罗也承认,轨道塔已经带来了某些益处。

世界其他地方或许有史以来第一次真正了解到塔普罗巴尼的存在,并且开始探索它的古代文明。亚卡加拉山森然逼压的威势和尔虞我诈的传说吸引了人们特别的关注,因此,保罗珍爱的几个项目得到了财政支持。人们着迷于亚卡加拉山的天国创造者谜一般的个性,为之创作了不可胜数的书籍和电视剧,魔岩脚下的声光表演更是始终场场爆满。保罗临终之前曾挖苦说,人们在卡利达萨身上做足了生意,越来越难分清什么是事实什么是虚构……

午夜以后不久,极光活动显然已经过了高潮,拉贾辛哈被抬进了卧室。他向家里的佣人们道了晚安以后,照例捧起一杯香甜热酒放松身心,同时打开电视观看晚间新闻摘要。他唯一感兴趣的新闻是摩根的进展如何。这个时候,他应该快要到达塔基了吧。

新闻编辑用突出的画面报道最新发展,一行不断闪烁的文字宣布:

摩根在距离目标200公里处受困

拉贾辛哈用指尖按动按键,看了这条新闻的详细内容。令他欣慰的是,摩根实际上不是受困,只是无法走完全程。如果愿意的话,他随时可以返回地球——不过,一旦他返回地球,塞苏伊教授和他的同事肯定完蛋。

在他头顶正上方正在演出一场无声的戏剧,但图像节目中竟然没有新的内容——眼下屏幕上正在重播几年前玛克辛·杜瓦尔乘坐最早的蜘蛛车上天的录像。

“看这些旧闻还不如我自己看现场实况。”拉贾辛哈嘟囔着,打开了他心爱的望远镜。

他卧床不起的最初几个月里曾经无法使用望远镜,直到有一次摩根到他府上做了短暂拜访,分析了情况,并很快提出了补救措施。

一个星期以后,令拉贾辛哈又惊又喜的是,一小群技术员来到亚卡加拉别墅,把望远镜改装了一番,以供他遥控操作。现在他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观察繁星灿烂的天空和魔岩影影绰绰的峭壁。他对摩根的友好姿态深为感激。工程师的性格中流露出这样的一个侧面,是他原先没有想到的。

在漆黑的夜里,他不知道自己能看见什么,但他完全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观看,因为他长期以来一直观察着轨道塔慢慢向下延伸。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当太阳光照射角度合适的时候,他甚至可以瞥见四条导带直上云霄,在绝高的天顶重合在一起,仿佛是用极细的线条描绘在空中的四重唱……

他调好望远镜控制器上的方位,把望远镜转过去对准斯里坎达上空。他开始慢慢向上搜索,寻找密封舱的踪影,心里想着马哈法师对这种最新发展不知做何感想。自圣山僧侣全体迁往拉萨后,拉贾辛哈还没有同那位现已年过九十的高僧通过话,但他好像听说,布达拉宫没有为长老提供合适的住所。宏伟的布达拉宫日渐颓败,尚有待中国政府拨款维修。根据拉贾辛哈收到的最新信息,马哈法师眼下正同梵蒂冈协商,他们同样处于长期财政困难之中,但至少还能支撑门面。

万物皆为过眼云烟,谁又能看出轮回的模式呢?或许数学天才帕拉卡尔马-戈德堡能够看出。拉贾辛哈上一次见到他时,他因为对气象学做出的重大贡献正在领取一项科学大奖。假如在其他场合见面的话,拉贾辛哈怎么也认不出他来,对方的头发剃得精光,穿着刚刚流行的新拿破仑式时装。眼下的他似乎改变信仰了……望远镜向上倾斜,对准轨道塔,床尾大型监视屏幕上的星星徐徐滑落下来。

虽然看不到密封舱的踪影,可拉贾辛哈肯定它眼下一定在望远镜的视场里。

他正要拨回定期新闻频道,靠近画面的下边突然闪现出一点明星,如同一颗正在爆发的新星。拉贾辛哈一时纳闷是不是密封舱爆炸了,然而星光持续而稳定。他把镜头对准那个影像,推近到最大倍数。

很久以前,他看过一部两个世纪以前早期空战的电视纪录片,他突然想起了那些表现夜袭伦敦的画面。一架轰炸机被一束锥形探照灯光盯住,犹如一粒炽热发光的尘埃悬浮在空中。现在他看着同样的景象——只不过这一次,所有的地面力量动员起来,并非是为了歼灭夜间的入侵者,而恰恰是为了帮助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