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49.坎坷的旅程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沃伦·金斯利的声音恢复了平静,可他那喑哑的声音里却禁不住流露出内心的悲观失望。

“我们正在尽力劝说那个技工不要自杀。”他说,“很难责怪他,有人匆忙交代他一件紧急活儿,他一时分心了,竟然忘了拿掉外接蓄电池的保险带。”

也就是说,又一次发生了人为的失误。连接引爆线路的时候,外接蓄电池是用两条金属带固定好位置的,结果只有一条被解开拿掉……这样的事屡屡发生,因为单调的工作使人感到厌倦……有时候,这些现象只是让人觉得不痛快而已,但有的时候,却会造成灾难性的事故,负有责任的人只好愧疚终生。不管怎么说,互相指责无济于事,现在最最重要的是考虑下一步怎么办。

摩根把外视镜调到最大的向下倾斜度,仍无法看清造成故障的原因。极光已经消逝,密封舱下部漆黑一片,没有照明的光源。当然,至少这个问题可以马上解决。如果季风监控台能往塔基室里投下几千瓦红外线的话,可以轻易地分享一些可见的光子。

“我们可以用自己的探照灯嘛。”摩根提出上述请求时,金斯利说。

“不行——探照灯会直接射入我的眼睛,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需要的是从后面和上面射来的光——看看有没有谁正好在合适的方位上。”

“我马上查查看!”金斯利答道,由于多少能为摆脱目前的困境干点事了,他的情绪稍稍轻松了一些。摩根觉得,金斯利似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可一查计时器,他诧异地发现总共才过去了三分钟。

“季风监控台可以照办,但是他们必须重新调谐并且散焦——我想他们生怕把你烤焦了。‘肯特’号空间站可以马上发送红外线,他们有拟白色激光,而且位置正合适。要不要我告诉他们开始行动?”

摩根核实一下他的方位——想想看,“肯特”号空间站应该在西边高天上——这能行。

“我准备好了!”摩根回答着,闭上了眼睛。

顷刻间,密封舱被照得亮光闪闪。摩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只见光束从西方高空中直射过来,虽然射程近乎四万公里,但仍然亮得令人眩目。它看来是纯白光,但他知道,这实际上是光谱中红、绿、蓝三种颜色精确调和而成的。

摩根动手调节外视镜,几秒钟以后终于看清那条肇事的带子就在脚下半米的地方。他看到其一端被一颗蝶形大螺帽固定在蜘蛛车的底部。他只要把螺帽松开,蓄电池便会脱落下去……

摩根默默坐着,思考了好几分钟。金斯利又打来电话,这位副手的话音第一次流露出一线希望。

“我们一直在做计算,万……有个办法,不知你觉得怎么样。”

摩根听他说完,轻轻吹了一声口哨,“你对安全系数有把握吗?”

“当然。”金斯利答道,听他那口气,好像有点儿受委屈似的。摩根不怪对方,但他自己不是那种爱冒无谓风险的人。

“行啊——那我试试看。但是第一次只试一秒钟。”

“一秒钟不够。不过,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你可以通过这个把情况搞清楚。”

摩根慢慢地松开把蜘蛛车一动不动地固定在导带上的摩擦制动器。因为失重,顷刻间他好像从座位上飘了起来。他数着,“一、二!”又把制动器合上。

蜘蛛车抽搐了一下,刹那间摩根又被死死地压回到座位里。制动装置发出一阵不祥的吱吱声,密封舱发生了轻微的扭转性振动,这种振动转瞬即逝,密封舱又静止不动了。

“颠簸得简直像在坎坷不平的路上跑车一样,”摩根定了定神说,“不过我总算还活着,那个该死的蓄电池也是如此。”

“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你得使劲儿试一试。至少两秒钟,不能再短了。”金斯利胸有成竹地说。

摩根知道,现在要同金斯利争辩是很困难的,因为有电子计算机在做对方的后盾。但他还是觉得有必要做一些心算才能放心。两秒钟自由下落,比如说用半秒钟踩下制动器,蜘蛛车的质量酌情再多算一吨……问题是:哪一个会先掉下去呢——是扣住蓄电池的保险带,还是把他悬在四百公里高空的导带?在正常条件下,钢的强度是比不上超级纤维的,可如果他制动得过猛,或者因为胡乱刹车使得制动器被卡住的话,那么钢带和超级纤维都可能断裂。这么一来,他和蓄电池将会几乎同时落到地球上。

“两秒钟。”他告诉金斯利,“这就开始了。”

这一回震动太猛,简直无法忍受,而振动的衰减时间也比上一次长得多了。摩根满以为自己感到了、甚至是听到了保险带断裂的声音,可当他往镜子里一瞥,却不由得“哎呀”了一声——蓄电池还在老地方待着呢!

金斯利似乎不太着急,“可能要试三四次。”他说。

摩根很想顶他一句:“您不想上我这儿来试试吗?”但终于还是忍住了。顶嘴的话,沃伦倒没什么,不知情的人听了未必知趣。

但第三次滑落以后,连金斯利也不那么乐观了。摩根自以为下降了几千米,其实只有一百来米。这一招显然不灵。

“请代我向这个保险带的制造者致敬!”摩根挖苦说,“你还有什么建议?要不要来一次三秒钟的降落,然后再踩制动器?”

他仿佛看见沃伦正大摇其头,“那太冒险了。我担心的倒不是导带,而是制动装置。它的设计不适于干这种事。”

“算了,”摩根回答,“我还不打算认输。我他妈的决不会被鼻子底下五十厘米处一只不起眼的螺母搞得走投无路。现在,我要到舱外去把它拧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