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51.舱口廊上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山顶既寒冷又混乱,人却越聚越多。天空中那颗明亮的小星星好像具有催眠般的魔力,眼下全世界的注意力都如同“肯特”号的激光束一样把焦点集中在它上面。来访的人到了山顶多半会向北面的导带走去,怯生生地抚摸它,好像在说:我知道这么做未免自作多情,但却使我觉得自己同摩根心连着心。然后他们聚到自动咖啡机旁边,听着扬声器播送的报道。从塔里的避难者那边没有传来新消息,他们在睡觉,或者想睡觉,以便节省氧气。摩根还没有超过规定的时限,所以他们还不知道蜘蛛车抛锚了。但不出一个小时,他们肯定会打电话给中途站,打听出了什么事。

玛克辛·杜瓦尔来到斯里坎达山的时间恰恰晚了十分钟,没有见到摩根。在过去,这样失之交臂的话,她会火冒三丈,现在她只是耸耸肩膀,安慰自己等这位工程师一回来,她将第一个逮住他。金斯利不允许她与摩根通话,连这样的禁令她也欣然服从了。是的,她渐渐变得老成持重了……最近五分钟,传到地球上的只有这样两句话:“已经接通。我正在检查。”这些话是摩根说的,他正在同中途站的一位专家一起对太空服进行彻底的检查。眼下检查结束了,人人都在紧张地等待着下一步决定性的行动。

“我在开阀排气。”摩根说,他已经关闭了头盔的面罩,话音有点儿瓮声瓮气,“舱内压力为零。呼吸正常。”停顿三十秒之后,“正在打开前门——打开了。正在解开安全带。”

围观的人群不由自主激动起来,他们议论纷纷,嗡嗡声不绝于耳,仿佛人人都在上面的密封舱里,面对着突然展现在眼前的茫茫空间。

“搭扣已经迅速脱钩。我在伸腿。密封舱内部高度不大……太空服很舒适,相当柔韧——我要到舱口廊上去了——别担心!——我把安全带捆扎在左胳膊上了……

“哟。难办,身子弯成这样。我看到那个蝶形螺母了,在舱口廊护栅下面。我在琢磨怎么够着它……

“现在我跪着——不太方便——我摸到了!看看能不能拧得动……”

山上的人们僵着身子,静静听着——然后不约而同吐了一口气。

“没问题!很好拧。转两圈了——快了——还有一点点——我感到它脱出了——下面留神!”

人群爆发出阵阵掌声和欢呼声,有些人用手护着脑袋,蜷缩着身子装出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有那么一两个人,看起来真的受惊不小,他们不了解,掉下来的螺母要过五分钟才会着地,而且会落在东面十公里处。

只有金斯利没有与民同乐,“不要高兴得太早。”他对玛克辛说“,还没有脱离险境呢。”

时间一秒一秒慢吞吞地熬过去……一分钟……两分钟……“没有用。”摩根终于说,话音中充满怒气和失望,“蓄电池的保险带拖不动。电池太重,把带子死死压在螺纹里。刚才颠了那么几下,肯定把它同螺栓卡在一起了。”

“回来吧,越快越好!”金斯利说,“已经有一个新的蓄电池快要送来了,一小时以内我们可以安装好重新跑一趟。这样算来,大概六小时以后照样可以赶到塔上。当然啦,假如不再发生任何事故的话。”

摩根想,确实如此,可在没对这番经过粗暴使用的制动装置进行彻底检修之前,他不愿意再开蜘蛛车上来跑一趟。他也不相信自己还能再跑第二趟,刚才几小时的工作已经令他感到十分吃力。由于疲乏,他的身心变得迟钝——而营救行动却需要身体灵活、头脑敏锐,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他坐回到座位上,但密封舱仍然开着,与太空相通,安全带也没有解下来。关上舱门,系好安全带,就等于承认失败,摩根从不轻易认输。

“肯特”号空间站发射的激光几乎紧贴着他头顶直射过来,无情的光束穿透了一切。他竭力把思想集中在蓄电池保险带的问题上,就像那束激光聚焦在他身上。

他需要的只是一件金属切割工具——弓锯或大剪刀,能切掉挡住蓄电池的保险带就行。可蜘蛛车里根本没有工具箱,就算有,里面也未必配有他需要的工具。

然而蜘蛛车的内设蓄电池里贮存着数兆瓦小时的电能,他能不能想个办法利用它呢?他突发奇想,想用电弧烧断保险带,可即便能找到合适的大功率导体——当然找不到——从控制室也爬不到主电源那儿。

沃伦和聚集在他周围的技术专家都无计可施。无论在实际操作还是智谋上,他都只能依靠自己了。

摩根正要伸手去关密封舱的门,突然心生一计。闹了半天,该用的工具早就唾手可得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