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53.电力衰减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比预定时间仅仅耽延了三十分钟,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凭直觉,摩根认为密封舱至少停留了一个小时。现在,离空间轨道塔已经不到两百公里,上面大概已经在准备热烈迎接他了

……

蜘蛛车经过五百公里标高时,运行仍然正常,地面发来了一份祝贺词。“顺便提一下,”金斯利补充说,“鲁哈纳禁猎区的渔猎执法官报告说一架飞机坠毁。我们再三解释,让他消除了疑虑。假如能找到那个坑的话,我们或许会送给你一份纪念品。”摩根对此并不热心,他宁可再也不要见到那个该死的蓄电池。假如他们能找到那个细丝收放器倒还——可惜那是一项毫无希望的事……

离目标还有五十五公里时,第一次出现了反常的迹象。到这个时候,攀登速度应该达到每小时两百公里以上,可实际上却只有一百九十八公里。虽然二者相差甚微,对他的到达时间影响也不大,但是摩根放心不下。

距离轨道塔只有三十公里时,他悟出了问题的原因,并且知道这一回他完全束手无策了。蓄电池本来应该有充足的电力,可输出电压开始衰减了。或许这是那几次剧烈的震动和重新启动造成的后果,精密构件甚至可能遭到了机械损伤。不管原因何在,反正电流正在缓慢降低,密封舱的速度也随之下降。摩根向地面报告了显示器的读数,地面人员惊恐万状。

“我想你说得对。”金斯利哀叹道,他差点儿没哭出来,“建议你把时速降到一百公里。我们尽可能地算出蓄电池的能量,不过也只能凭经验做猜测。”

还有二十五公里,即便按照现在降低了的速度行驶,也只要十五分钟!倘若摩根懂得如何祷告的话,他一定会向神祈祷的。

“根据电流下降的速度判断,我们估计你还可以行驶十到二十分钟。恐怕刚刚可以蹭到塔基室。”

“我还要减速吗?”

“暂时不必。我们正在优化蜘蛛车的放电率,这个速度看来大概能行。”

“得啦,那就请你们把灯光打开。假如我命中注定到不了空间轨道塔,我也得好好地看它一眼。”摩根的心情真是有点儿难以形容。

“肯特”号或其他轨道站是无法帮助他的,因为他要看的是头顶上塔的底面。能够照亮塔底面的只有斯里坎达的探照灯,它垂直指向天顶。

过了一阵子,从塔普罗巴尼心脏地区射来的眩目光束透入了密封舱。几米开外,另外三条导带离得很近,他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摸到它们——但见导带如同亮光闪闪的丝线,朝着塔的方向聚合在一起。他沿着渐行渐小的三条导带看去——塔基室就在那儿……

剩下二十公里!过十二分钟他就应该到达那儿,像离群索居的圣诞老人背着礼物,从小小的正方形塔基室底面爬进去——它正在空中闪闪发光呢!尽管他下定决心休息一下,服从科拉的指示,但事实上他做不到。他无意中绷紧了肌肉,仿佛这样一来就可以帮助蜘蛛车走完最后这一小段路程似的。

鲲 = 弩 = 小 = 说~w w w =k u n n u = c om

到十公里处,驱动电机的声音显然改变了,摩根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于是立刻做出反应。他不等地面的意见,便把速度降到每小时五十公里。照这个速度运行,他又得走十二分钟。在绝望中,他心里揣测情况是不是类似阿喀琉斯和龟赛跑[1],倘若每次距离减半的时候速度也减半,他能不能在有限时间内到达轨道塔呢?倘若在过去,他可以不假思索就得出答案,但眼下他太累了,算不出来。

[1]为证明运动的不可能性而采用的论证,称为阿喀琉斯悖论。如果在阿喀琉斯和龟的一次赛跑中,让龟从稍前处出发,那么阿喀琉斯永远追不上龟,因为在他为到达龟的出发点所用掉的那段时间里,龟已经又前进到了另一个地方;在阿喀琉斯为抵达那个地方而用掉的时间里,龟再次前进到另一个更远的地方。以此类推。

到五公里处,他看到了塔的建筑细节——狭窄的栈道和护栏,后者是为了迎合公众舆论而虚设的安全网。他瞪大眼睛使劲瞧,还是看不清锁气室。他正煞费苦心以这种慢吞吞的速度向它爬去。

可是,随后这一切全都失去了意义。到距离目标两公里处,蜘蛛车的电机完全停转了。摩根来不及刹车,密封舱甚至倒退了几米。

令摩根惊讶的是,这一回金斯利却没有过分垂头丧气。

“你还可以继续前进。”他说,“让蓄电池休息十分钟。它还有足够的电能,可以走完最后两公里。”

这是摩根平生经历过的最漫长的十分钟。他本来可以满足玛克辛·杜瓦尔越来越绝望的恳求,让这十分钟过得快一些,但他感到心灰意冷,实在不想说话。他对此抱歉万分,希望玛克辛能理解并原谅他。

他倒是同飞行员张交谈了几句,张报告说塔基室里的避难者活得好好的,见到他近在咫尺都欢欣鼓舞。他们轮流通过锁气室外门的小舷窗偷偷观看他,不相信他跨不过他们之间这一段微不足道的空间。

为讨个吉利,摩根让蓄电池多休息了一分钟。令他欣慰的是,重启的电机强劲有力,输出了大功率。但蜘蛛车行驶到离塔半公里的地方时,又一次抛了锚。

“再来一次吧。”金斯里精神抖擞地说,可这一回摩根却感到老朋友的话语中带有一丝勉强的成分,“请您原谅所有这些耽搁……”

“再等十分钟吗?”摩根无可奈何地问。

“恐怕需要十分钟吧。这一回请采用启动三十秒、中间歇一分钟的办法。这样,你可以把蓄电池里最后一丁点儿能量都掏出来用尽。”

摩根想,还得把我自己的最后一丁点儿能量也掏出来用尽吧。奇怪的是,科拉默不作声好久了。当然啦,这一回他没有实际耗费体力——这只是他的心理感觉罢了。

由于他一心扑在蜘蛛车上,完全顾不上照料自己,刚才一小时里他忘了服用零残余葡萄糖基强身药片和小型塑料泡包装的果汁。按规定剂量服用了这两种东西之后,他觉得自己精神多了。现在他又产生了一种幻想——用什么办法把自身多余的热量输送给正走向死亡的蓄电池呢?

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成败在此一举。目标近在咫尺,失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命运不可能这样捉弄人,要知道,只剩下几百米路程了……

可是,曾经有多少飞机,在安全飞越大洋以后,偏偏在跑道旁边撞毁?多少机器或者赛跑选手,到了最后几毫米路程时竟会发生故障或肌肉痉挛?命运难测,厄运像好运一样随时随地可能降临到人们头上。摩根没有权利指望得到命运的特殊照顾。

密封舱艰难地、间歇地、抽搐着往上爬行,犹如垂死的动物在寻找最后的憩息所。当蓄电池的能量最终耗尽时,塔的基部似乎占据了半个天空。

但是,头顶上还有二十米距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