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部 攀登 57.最后的黎明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摩根回到塔基室以后只待了五分钟——眼下可不是客套寒暄的时候,他也不想白白消耗他千辛万苦带来的宝贵氧气。他同所有的人握了手便爬进蜘蛛车。

摘下面罩,呼吸起来真痛快——更痛快的是,他意识到自己的使命已经圆满完成,再过不到三个小时他就要平平安安回到地球上了。老实说,为了从地球爬到塔基室,他大费周折,真是太不愿意重新听命于重力的摆布了——可现在毕竟还得靠重力带他回家。他打开对接锁扣,开始下行的时候,出现了几秒钟的失重。

当速度指示器的读数达到每小时三百公里时,自动制动器系统开始生效,重力恢复了。强行耗尽的蓄电池眼下应该在重新充电,可它大概已经到了报废的程度。

报废的蓄电池有一个难兄难弟——摩根不禁联想到自己劳累过度的身体。然而他禀性倔强高傲,不愿意向待命的医生求教。他跟自己开了一个小小的赌局,只有科拉再一次讲话,他才会向她求医。

他在夜空中风驰电掣般降落,科拉却默不作声。摩根感到浑身轻松愉快,他让蜘蛛车自动运行,自己欣赏着天空美景。乘坐太空飞船难得看见如此广袤无际的景色,人间有几人能有这样的际遇?极光已经完全消失,探照灯也熄灭了,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与群星争辉斗艳。

是的,再也没有什么了——除了人类创造的星星。几乎位于头顶正上方的是“阿育王”号空间站炫目的灯标,它天长日久地停留在印度斯坦上空,距离轨道塔综合体仅仅几百公里远。东边半空中是“孔夫子”号空间站,它的下面是“卡米哈米哈”号空间站,而西方高天上闪耀着“肯特”号和“英霍特普”号两个空间站。这些仅仅是赤道上空最明亮的灯标,实际上还有其他数十个人造星星,全都比天狼星亮得多。倘若古代某位天文学家看见这条围绕天空的项链,他会多么惊愕啊!而当他观察了个把小时,发现这些星星全都静止不动,既不上升也不下落,而他熟悉的星星仍然沿着永恒的路线飘移时,他又会多么迷惑不解呢!

摩根凝望着横跨天空的钻石项链,在他昏昏欲睡的脑子里,这串项链被慢慢转化成某种更为引人入胜的奇迹。用不着花费多大的想象力,那些人造星星就变成了一座宏伟大桥上的路灯……他越想越离奇。当古代斯堪的纳维亚传说中的英雄们从阳世走向阴间的时候,他们进入瓦尔哈拉殿堂所走的那一座桥叫什么名字来着?他想不起来了,然而那是一个金灿灿的梦。在人类出现之前的漫长岁月里,有没有别的生灵妄图在他们世界的天空中架桥呢?他想到环绕土星的灿烂辉煌的光环,想起了天王星和海王星幽灵般的拱形光影……尽管他深知这些世界从来没有生命涉足,但是一想到那些世界上残存着半途而废的桥梁支离破碎的遗迹,仍令他感到兴味盎然。

他很想睡觉,但事与愿违,他的想象力抓住这个念头不放,犹如一条狗刚刚发现一块新鲜的骨头,怎么也不肯放弃。其实,这种想法并不荒诞,甚至不是他刚刚才有的。许多同步轨道空间站的规模已经扩展到方圆几公里,或用缆绳沿着轨道联结起来,跨度相当可观。把同步轨道空间站联结起来,从而形成环绕地球的闭合环,这个工程比塔的建设简单得多,所需的材料也少得多。

不,不是一个环,而是一个轮。这座塔只是整个轮的第一根辐条而已。还会有其他辐条(四根?六根?十根?)间隔一定距离沿赤道一字排开。一旦把它们牢牢联结在轨道上,纠缠着单座塔的稳定性问题就迎刃而解了。需要的话,非洲乃至南美洲、吉尔伯特群岛、印度尼西亚都可以提供建造地球终端站的场所,因为总有一天,材料改进了,知识水平提高了,塔便可以建造得更加牢固,最强的飓风也动不了它一根毫毛,塔就再也没有必要建在高山上了。

假如再等一百年的话,摩根或许不必惊动马哈法师,用不着将和尚们从斯里坎达山上赶走……

正当他想入非非的时候,一勾细细弯弯的残月已不知不觉升起在东方的地平线上,与黎明的第一道熹微曙光同放光辉。月面灯光在月球的整个盘面上闪亮,摩根看得到陆地的许多细节。他瞪着眼睛,希望能瞥见旧时代没有人见过的最妩媚动人的景色——蛾眉月怀抱中的星星[1]。可惜今晚看不清人类第二家园的任何一座城市。

[1]这里指月球阴暗面上的亮光,即人类城市之光。

只剩下两百公里,不到一小时的行程,没必要熬着不睡觉。蜘蛛车装备着自动进站程序,它用不着打扰摩根的酣梦就可以完成降落……

可摩根还是从沉睡中惊醒了过来。让他辞别梦乡的是疼痛,紧接着则是——科拉的呼唤。

“靠着别动,”她心平气和地说,“我已经发无线电求救了。救护车已经开出。”

小题大做,太滑稽可笑了。但摩根命令自己别笑,她只是要做到万无一失罢了。他一点儿也不慌张,虽然胸骨里面疼得厉害,但还不至于疼得叫人抬着走。他竭力把思想集中在疼痛的部位上,这一招果然减轻了症状。很久以前他就发现,对付疼痛的最好方法就是抱着客观的态度研究它。

沃伦在呼叫他,但他的话既遥远又没有什么意义。他听得出朋友的话音里充满焦虑,所以他希望自己能说点什么让对方放宽心,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处理这个问题,没有力气处理任何问题了。现在他连话语都听不见了,一种微弱而持续不断的隆隆声湮没了一切。他知道,这种声音只存在于他的脑子或耳朵的神经回路里,但听起来却十分真实,他可以感到自己站在大瀑布的水帘下……隆隆声渐渐变得低沉、轻柔、悦耳。他突然听出了那是什么声音。

在这静寂的太空边缘,他再次倾听到自第一次到亚卡加拉山就铭记在心的喷泉之声,这是多么心旷神怡啊!

重力正在把他拉回家,正是这同一只无形的手,千百年来塑造了天堂喷泉的起落轨迹。但他已经创造出另一个奇迹,只要人们还没有丧失智慧和保存它的愿望,重力就再也不能任意摆布它了。

他的腿多么冰凉啊!蜘蛛车的生命保障系统怎么啦?但是黎明即将到来,到那时气温就会回暖的。

星辰开始隐没了,它们没有权利那么快藏匿起来。这真是一桩咄咄怪事。天就要亮了啊,可他周围的一切都在发黑。喷泉正在落向地球,它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现在响起了另一个声音,但是,万尼瓦尔·摩根并没有听到它。那是科拉,她发出阵阵短促而刺耳的信号,向来临的黎明呼叫:

请救援!凡是听见我呼叫的人

请赶紧到这里来!

🐴 鲲 kun弩nu小 xiao说 shuo = w w w * ku n Nu * co m

我是科拉急诊警报器!

请救援!凡是听见我呼叫的人

请赶紧到这里来!

她一直在呼叫着,太阳升起来了,第一缕阳光洒落在一度神圣不可侵犯的斯里坎达山顶上。下面远处,斯里坎达的阴影突然倒映在云层上方,尽管人类已经改造了这座山,但它的正圆锥形状仍然完美如初。

眼下,已经没有香客前来观赏浮印在这片苏醒的大地上的永恒图腾了。然而,在未来的几个世纪里,当千千万万人沿着轨道塔舒适而安全地奔向星空时,他们一定会看到它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