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卷 金色丝线 第四章 庆贺逃生 · 2

[英]查尔斯·狄更斯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哎呀,先生!”劳瑞先生完全被他这种冷漠无情的态度激怒了。“办理业务是件好事,而且是件体面事。而且,先生,如果业务叫你一定要隐忍、沉默、克制,达奈先生身为宽怀大度的年轻先生,是知道如何体谅这种情况的。达奈先生,晚安,上帝保佑你,先生!我想你今天大难不死,将来必有后福。——轿子过来呀!”

也可能是对他自己,也可能是对这个律师有点生气,劳瑞先生匆匆上了轿子,被抬往台鲁森银行去了。卡屯,散发着葡萄酒的酒气,显得并不十分清醒,这时大笑起来,转身对达奈说: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让你和我碰到一块儿来了。这对你一定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夜晚吧,独自和跟你一模一样的人一起站在这些路石上面?”

“我似乎还没重新回到人世上来呢。”夏尔·达奈答道。

“我对这一点儿也不奇怪。离现在还不太久的时候,你已经在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道路上走得相当远了。你说话有气无力的。”

“我现在才感到我的确没有气力了。”

“那真见鬼了,你为什么不吃东西呢?我吃了。那些笨蛋在考虑你应该属于哪个世界——是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我自己吃了。让我带你到最近的一个小铺子里好好吃一顿去。”

他拉过他的胳臂挽住自己的胳臂,带他走下拉吉特山来到弗利特街,就这样走了一段带天篷的路,进了一家酒菜馆。在酒菜馆里,他们给让进一间小屋,夏尔·达奈在这儿用了一顿很好的便饭,又喝了些好酒,很快就恢复了气力。这期间,卡屯坐在他这张桌子的对面,眼前另放着一瓶葡萄酒,对达奈满是一种半似傲慢的态度。

“你已经觉得自己又属于这个世界了吗,达奈先生?”

“我的时间和地域概念都混乱得一塌糊涂;不过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可以弄清这个了。”

“这就应该大大知足喽!”

他酸溜溜地这样说,并且又把酒杯斟满,那是一只大杯。

“至于我,我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忘掉我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除了像这样的好酒之外对我没有一点好处,我对它也没有好处。所以在这一点上咱们不是很相像的。说实在的,我渐渐觉得,咱们俩,你和我,在任何方面都不是很相像的。”

夏尔·达奈让这一整天强烈的情绪波动搅得迷迷糊糊,又觉得他在这儿跟这个举止粗豪、相貌相同的人一起,仿佛是在梦中,所以不知作何答复;最后也就干脆不去回答了。

“现在你的饭已经吃完了,”卡屯过了一会儿说,“你怎么不祝愿健康呢?达奈先生,你怎么不祝酒呢?”

“祝谁健康?给谁祝酒?”

“得啦,那就在你嘴边儿上,那应该是,必定是,我敢起誓那就在嘴边儿上。”

“那就祝马奈特小姐!”

“那就祝马奈特小姐!”

卡屯干杯的时候直盯着他朋友的脸看着,把酒杯从自己的肩膀头上往后甩到墙上,摔得粉碎(3),然后打铃,要来了另外一只。

💄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3) 当时英国有此习惯:与朋友共饮中,每人可以提议为自己心目中爱慕的女性祝酒,干杯后,以摔碎酒杯为快。

“黑天扶上一辆马车的可是一位漂亮小姐呀,达奈先生!”他一边说,一边把他那只新高脚杯斟满。

回答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和简短的一声“是的”。

“那番怜惜和那番流泪可是来自一位漂亮小姐的呀!你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做这样一种怜悯和同情的对象,受到性命攸关的审判也值得,是不是,达奈先生?”

达奈还是一句话也没回答。

“我把你的口信传给她,她听了高兴极了。并不是她表现出来了她很高兴,不过我想她是那样的。”

这样一说倒是及时提醒达奈想起,这位令人不快的朋友出于自愿帮助他渡过了这一天的难关。他把话题转到了这个方面,并感谢了他的帮助。

“我既不想让人感谢什么,也不应该让人感谢什么,”这就是他漫不经心的答话。“第一,这算不得什么;第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达奈先生,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欣然愿闻,这也是对你的帮助的一点小小报答。”

“你觉得我特别喜欢你吗?”

“真的,卡屯先生,”这一位不知所措地答道,“我还从来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呢。”

“那么你现在问问自己这个问题。”

“照你的所作所为看,你仿佛喜欢,可是我觉得你并不喜欢。”

“我也觉得我并不喜欢,”卡屯说。“我开始觉得你的理解力很好了。”

“虽然这样说,”达奈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打铃,“我希望这丝毫不妨碍我叫人算账,也不妨碍咱们双方都不伤和气地分手。”

卡屯答道,“一辈子也不会!”达奈打铃。“全部账你都付吗?”卡屯说。他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又说,“那么酒保,给我再拿一品脱跟这一样的酒来,十点的时候来叫醒我。”

夏尔·达奈一边付着账,一边站起身来,并祝他晚安。卡屯没有回祝,带着一种有些威吓或是挑衅的神情也站起身来,并且说,“最后再问一句,达奈先生,你认为我醉了吗?”

“我想你一直在喝,卡屯先生。”

“你想?你明明知道我一直在喝。”

“既然我必须这样说,那就说我知道吧。”

“那么你也同样知道是为什么。我是个不得志的苦力,先生。我不关心世上任何人。世上也没有任何人关心我。”

“太令人抱憾了。你本来是可以更好地施展你的聪明才智的。”

“也许是这样,达奈先生;也许不是。不过,别拿你那副清醒的脸子自鸣得意了,你并不知道它可能会落到哪步田地呢。晚安!”

剩下他独自一人的时候,这个怪人拿起一支蜡烛,走到挂在墙上的一面镜子前面,反复端详自己。

“你特别喜欢那个人吗?”他对着自己的形象咕噜着说,“你为什么要特别喜欢一个跟你相像的人呢?你身上并没什么可喜欢的,这你知道。啊,你这个混蛋!你让自己起了什么样的变化呀!一个人向你表明,你已经沦落到了怎样的地步,以及你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就跟他亲近,这可真算得上一个正当理由!要是跟他换个地位,那你就也会像他一样受到那样一对蓝眼睛的青睐,也会像他那样受到那副激动的脸儿的同情?再接下去说呀,用简单明了的话说出来呀!你恨这个家伙。”

他从他那杯中之物寻求安慰,几分钟之内就把它喝得一干二净,随即枕着胳臂睡着了,头发披散在桌子上,那蜡泪流下来,像一条长长的裹尸布似的,落在他的身上。
“哎呀,先生!”劳瑞先生完全被他这种冷漠无情的态度激怒了。“办理业务是件好事,而且是件体面事。而且,先生,如果业务叫你一定要隐忍、沉默、克制,达奈先生身为宽怀大度的年轻先生,是知道如何体谅这种情况的。达奈先生,晚安,上帝保佑你,先生!我想你今天大难不死,将来必有后福。——轿子过来呀!”

也可能是对他自己,也可能是对这个律师有点生气,劳瑞先生匆匆上了轿子,被抬往台鲁森银行去了。卡屯,散发着葡萄酒的酒气,显得并不十分清醒,这时大笑起来,转身对达奈说: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机会,让你和我碰到一块儿来了。这对你一定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夜晚吧,独自和跟你一模一样的人一起站在这些路石上面?”

“我似乎还没重新回到人世上来呢。”夏尔·达奈答道。

“我对这一点儿也不奇怪。离现在还不太久的时候,你已经在通向另一个世界的道路上走得相当远了。你说话有气无力的。”

“我现在才感到我的确没有气力了。”

“那真见鬼了,你为什么不吃东西呢?我吃了。那些笨蛋在考虑你应该属于哪个世界——是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世界的时候,我自己吃了。让我带你到最近的一个小铺子里好好吃一顿去。”

他拉过他的胳臂挽住自己的胳臂,带他走下拉吉特山来到弗利特街,就这样走了一段带天篷的路,进了一家酒菜馆。在酒菜馆里,他们给让进一间小屋,夏尔·达奈在这儿用了一顿很好的便饭,又喝了些好酒,很快就恢复了气力。这期间,卡屯坐在他这张桌子的对面,眼前另放着一瓶葡萄酒,对达奈满是一种半似傲慢的态度。

“你已经觉得自己又属于这个世界了吗,达奈先生?”

“我的时间和地域概念都混乱得一塌糊涂;不过我现在已经好多了,可以弄清这个了。”

“这就应该大大知足喽!”

他酸溜溜地这样说,并且又把酒杯斟满,那是一只大杯。

“至于我,我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忘掉我属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除了像这样的好酒之外对我没有一点好处,我对它也没有好处。所以在这一点上咱们不是很相像的。说实在的,我渐渐觉得,咱们俩,你和我,在任何方面都不是很相像的。”

夏尔·达奈让这一整天强烈的情绪波动搅得迷迷糊糊,又觉得他在这儿跟这个举止粗豪、相貌相同的人一起,仿佛是在梦中,所以不知作何答复;最后也就干脆不去回答了。

“现在你的饭已经吃完了,”卡屯过了一会儿说,“你怎么不祝愿健康呢?达奈先生,你怎么不祝酒呢?”

“祝谁健康?给谁祝酒?”

“得啦,那就在你嘴边儿上,那应该是,必定是,我敢起誓那就在嘴边儿上。”

“那就祝马奈特小姐!”

“那就祝马奈特小姐!”

卡屯干杯的时候直盯着他朋友的脸看着,把酒杯从自己的肩膀头上往后甩到墙上,摔得粉碎(3),然后打铃,要来了另外一只。

“黑天扶上一辆马车的可是一位漂亮小姐呀,达奈先生!”他一边说,一边把他那只新高脚杯斟满。

回答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和简短的一声“是的”。

“那番怜惜和那番流泪可是来自一位漂亮小姐的呀!你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做这样一种怜悯和同情的对象,受到性命攸关的审判也值得,是不是,达奈先生?”

达奈还是一句话也没回答。

“我把你的口信传给她,她听了高兴极了。并不是她表现出来了她很高兴,不过我想她是那样的。”

这样一说倒是及时提醒达奈想起,这位令人不快的朋友出于自愿帮助他渡过了这一天的难关。他把话题转到了这个方面,并感谢了他的帮助。

“我既不想让人感谢什么,也不应该让人感谢什么,”这就是他漫不经心的答话。“第一,这算不得什么;第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达奈先生,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欣然愿闻,这也是对你的帮助的一点小小报答。”

“你觉得我特别喜欢你吗?”

“真的,卡屯先生,”这一位不知所措地答道,“我还从来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呢。”

“那么你现在问问自己这个问题。”

“照你的所作所为看,你仿佛喜欢,可是我觉得你并不喜欢。”

“我也觉得我并不喜欢,”卡屯说。“我开始觉得你的理解力很好了。”

“虽然这样说,”达奈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打铃,“我希望这丝毫不妨碍我叫人算账,也不妨碍咱们双方都不伤和气地分手。”

卡屯答道,“一辈子也不会!”达奈打铃。“全部账你都付吗?”卡屯说。他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又说,“那么酒保,给我再拿一品脱跟这一样的酒来,十点的时候来叫醒我。”

夏尔·达奈一边付着账,一边站起身来,并祝他晚安。卡屯没有回祝,带着一种有些威吓或是挑衅的神情也站起身来,并且说,“最后再问一句,达奈先生,你认为我醉了吗?”

“我想你一直在喝,卡屯先生。”

“你想?你明明知道我一直在喝。”

“既然我必须这样说,那就说我知道吧。”

“那么你也同样知道是为什么。我是个不得志的苦力,先生。我不关心世上任何人。世上也没有任何人关心我。”

“太令人抱憾了。你本来是可以更好地施展你的聪明才智的。”

“也许是这样,达奈先生;也许不是。不过,别拿你那副清醒的脸子自鸣得意了,你并不知道它可能会落到哪步田地呢。晚安!”

剩下他独自一人的时候,这个怪人拿起一支蜡烛,走到挂在墙上的一面镜子前面,反复端详自己。

“你特别喜欢那个人吗?”他对着自己的形象咕噜着说,“你为什么要特别喜欢一个跟你相像的人呢?你身上并没什么可喜欢的,这你知道。啊,你这个混蛋!你让自己起了什么样的变化呀!一个人向你表明,你已经沦落到了怎样的地步,以及你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你就跟他亲近,这可真算得上一个正当理由!要是跟他换个地位,那你就也会像他一样受到那样一对蓝眼睛的青睐,也会像他那样受到那副激动的脸儿的同情?再接下去说呀,用简单明了的话说出来呀!你恨这个家伙。”

他从他那杯中之物寻求安慰,几分钟之内就把它喝得一干二净,随即枕着胳臂睡着了,头发披散在桌子上,那蜡泪流下来,像一条长长的裹尸布似的,落在他的身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