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7章 · 2

[日]黑柳彻子2019年04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豆豆仰起脸看着爸爸妈妈。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爸爸妈妈竟拉起豆豆的手要往前走了。

“爸爸妈妈不是说要买什么东西送给我吗?我就要这个!”

妈妈悄声说道:“这小鸡仔很快就得死,怪可怜的。不要买了吧!”

“为什么?”豆豆差一点要哭出来了。

为了不让卖小鸡的人听到,爸爸把豆豆拉到一边解释说:“那些小鸡仔现在看起来很可爱,但不好养活,马上就会死掉的,豆豆助要是哭起来了,爸爸妈妈可就没办法啦!”

然而,豆豆已经看中了这些小鸡,根本听不进这些解释。

“我绝不让它死。我来养活它们,请给我买几只好吗?”

尽管如此,爸爸妈妈还是坚持不买,硬把豆豆从小鸡箱子前拉开了。豆豆被爸爸妈妈拉着,两眼仍在看那些小鸡。小鸡们叫得更欢了,好象都希望豆豆把他们带走似的。豆豆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除了小鸡,别的什么也不要。她向爸爸妈妈鞠了个躬,说:“求求你们,给我买几只小鸡吧!好吗?”

但爸爸妈妈还是坚持不买:“将来你会哭的,我看还是不要买了吧!”

豆豆真的咧嘴哭起来了。而且一边抹眼泪一边朝向家的方向走去。当来到一个比较暗的地方时,又抽抽搭搭地说:“求求你们!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到死也不再叫你们买什么了。就把那小鸡仔给我买几只吧!”

最后爸爸妈妈也终于让步了。

正象俗话说的“破涕为笑”一样,豆豆小脸上充满了喜悦,她手捧的小盒里放进了两只小鸡。

第二天,妈妈请木工师傅给特制了一个带木板条的笼子,并在里面装上灯泡给小鸡取暖。豆豆这一整天都是在瞧着那两只小鸡中度过的。黄茸茸的小鸡真是可爱极了。然而突然出事了,先是在第四天头上,一只小鸡不会动了,第五天另一只也不动弹了。不管怎么用手抚弄,怎么喊,全都不会再叽叽地叫了。而且一等再等也不睁眼睛了。还是爸爸妈妈说的对呀!豆豆独自一人边哭边在院子里挖了个坑,把两只小鸡埋葬了。然后又把一枝小花作为供品插在土堆上面。没有小鸡的笼子显得空荡荡的,看上去更大了。当看到掉在笼子里的黄色小羽毛时,想起庙会那天小鸡望着自己叽叽叫的情景,豆豆不禁咬住嘴唇流出了眼泪。

一生最大的愿望竟这么快就无影无踪了……。这是豆豆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的“离别”的滋味。校长常常对巴学园学生的家长们说:“请让孩子们穿最不好的衣服到学校来吧!”

校长提出这项要求的意思是,对于孩子们来说,老是担心“弄脏衣服要受到母亲责备”,或“衣服破了不好意思和大家玩”等等,那就太不值得了,因此才要求家长让孩子们穿最不好的衣服到学校里来的,而这种衣服无论弄破还是滚成泥猴全都没关系。在巴学园附近的小学里,有穿制服的孩子,也有穿水兵服或学生服加制服短裤的,但巴学园的孩子们却都是穿着极为普通的衣服来上学的。并且因为已经得到了老师的许可,完全不必在意衣服会怎么样,可以尽情地玩耍。当时那个年代还不象现在这样,还没有细斜纹之类结实的布料,每个孩子的裤子上都缝有补丁,就连女孩子的裙子也都是尽可能用结实的布料做成的。

豆豆最喜欢的游戏是钻别人家的篱笆或围荒地的铁丝网,所以不必担心衣服的事正合她的心意。那个时候的所谓围墙,大都是在立柱上挂满了被孩子们称为铁丝网的那种带刺的铁丝。其中有些铁丝网缠得特别结实,最低的一根甚至贴到了地面上。这种铁丝网怎么钻过去呢?孩子们把头拱到最下面,把铁丝网撩上去,掏个洞,然后再钻过去,这种做法就和小狗钻铁丝网时一模一样。每逢这种时候,尽管豆豆小心又小心,身上的衣服还是每次都要被带刺的铁丝网挂破。有一次,豆豆穿了一件相当旧、已经不再时髦的类似薄毛料的布连衣裙,这次不象平时那样只把裙子挂了个口子,而是从后背到屁股那儿被哧哧啦啦地划破了七、八个大长口子,怎么看都好象背上背了把掸子似的。这件连衣裙虽然已经很旧了,但妈妈还是很喜欢的,豆豆清楚的知道这一点,因此,她便绞尽脑汁地想开了。也就是说,若是说“钻铁丝网把衣服挂破的”,那就对妈妈太过意不去了,因此她才开动脑筋,想找个什么借口,说明是“万不得已才挂破的”。一进家门,豆豆就把绞尽脑汁编排出来的理由对妈妈说了:“刚才呀,我正在路上走着,有几个别处的孩子一齐向我背上扔小刀,结果就把衣服划成这个样子了。”

豆豆口上说着,心里却在想:“妈妈要是仔细盘问起来可就糟啦!”然而庆幸的是,妈妈只说了一句:“噢,是这么回事。那可太危险了!”

豆豆放心地松了一口气,心想:“啊,这下可瞒过去了!”继而又想:“这么一来,总算让妈妈知道了,我是没办法才把妈妈喜欢的这件衣服弄破的。”

然而,妈妈是不会相信“被小刀划破了”之类的理由的。当时就知道她是在撒谎,因为从身后往背上扔刀子,只把衣服划破却没伤着身体,这在一般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的,更何况,豆豆连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不过,妈妈也在琢磨。不管怎么说,豆豆还是找了个借口,这和以往是不一样的,说明她肯定已经把衣服问题放在心上了。妈妈不禁在心里称赞了一句:“真是个好孩子呀!”可是,妈妈还是想趁这机会把以前就放在心上的疑团问个明白,于是对豆豆说:“妈妈知道衣服是会被小刀或其它东西划破的,可为什么连裤衩也天天撕破呢?”

豆豆身上穿的白色裤衩是用棉布做的,还缀有花边和松紧带。而后屁股那一片每天都要挂破,对此妈妈有点想不通。

妈妈想:“若是由于玩滑梯或摔了个屁股蹲之类的原因,裤衩上划出个小口子或沾满了泥巴,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怎么会撕得一条一条的呢?”

听完妈妈问的那句话,豆豆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说:“可是啊,妈妈,我往里钻的时候,开头保证是裙子给挂住了,而出来时又是屁股先往外退,还要在铁丝网墙根底下一个劲儿地表示‘对不起,我进来了’‘好,再见’,这么一来,裤衩什么的马上就被划破了!”

🍇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妈妈虽然听不懂豆豆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感到很好笑,就问她:“这么说,你觉得这样很好玩,是吗?”

听妈妈这样一问,豆豆脸上显得很意外,两眼望着妈妈说:“妈妈也去试试吧?保证有趣!而且呀,我还知道妈妈也会把裤衩挂破哩!”

那么,豆豆觉得惊险又好玩的这种游戏,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说起来是这样的:豆豆一看见大片空地上围着的铁丝网,就从一头开始,先把铁丝网撩起来,掏个洞,然后钻进去,这就是开始的“对不起,我进来了”;接下来,就是在离刚才钻过的不远的地方,从里面把铁丝网撩起来,再掏个洞,这时要说一声:“好,再见了”,然后才能由屁股开始退着钻出来。而这次,也就是从屁股往外钻的时候,豆豆事先把裙子卷起来了,所以裤衩才挂到铁丝网上的。这个情景,妈妈也是费了好大劲才弄明白的。豆豆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掏洞钻过来钻过去,尽管裙子和裤衩都被挂破了,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先说:“对不起,我进来了”,然后再告别:“好,再见了”。这道理很清楚,假如从上往下看去,豆豆是从铁丝网下扭曲着身体一会儿钻进去一会儿又钻出来,因此才把裤衩也挂成一条一条的。

豆豆浑身上下都是泥,不用说头发,连手、脚、耳朵眼里都沾上了泥巴。妈妈看着豆豆这副模样暗自思忖:“若是大人来这么一通的话,只会感到浑身疲乏,毫无乐趣,然而对于孩子们来说,这么玩却实实在在是件快活的事,真叫人羡慕呀!……”随后妈妈又想到,校长先生关于“给孩子们穿不怕弄脏的衣服”的建议,作为成年人的考虑来说,实在是太理解孩子们的心情了。想到这里,妈妈仍和往常一样,对校长更加钦佩了。

今天早晨,大家正在校园里又跑又跳的时候,校长对同学们说:“又有一位新伙伴来啦!高桥同学。他是一年级电车里的小朋友。怎么样,欢迎吗?”

豆豆和同学们都朝高桥同学望去。高桥同学脱掉帽子向大家鞠了个躬,小声地说:“你们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