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3章 · 2

[日]黑柳彻子2019年04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是说,要把这首歌唱完才能动手吃饭。原来的曲子和校长填的词十分合拍,以至这所学校的毕业生长到相当大以后还一直坚持这支曲子就是吃饭前必唱的歌呢!也许校长是因为自己牙齿脱落了才创作这首歌的,也许真正的目的并不在歌词本身,而是为了让学生们记住他平时总对大家说过的话,即开饭要多花点时间,一边高高兴兴地谈论各种话题,一边从从容容地把饭吃完。不过,还是把话说回来吧,大家高声唱完这首歌以后,说了声“谢谢啦”,就动手吃起了“海里的东西和山里的东西”。豆豆当然也和大家采取了一致的行动。

礼堂里霎时便安静下来了。吃过午饭后,豆豆和大伙儿在校园里你追我赶地玩了一会儿,当同学们回到电车教室时,女老师向大家问道:

“同学们,今天大家都学习的很好,下午想做什么呀?”

还没等豆豆想出“做什么才好……”,同学们已经抢先七嘴八舌地嚷开了:

“散步去!”

“好,那么就出发吧!”

老师说着站起身来,大家也忙把电车门拉开,穿上鞋跑了出去。豆豆虽然经常和爸爸或那只小狗洛克一起去散步,但却不知道在学校里也能出去散步,因此感到很惊讶。不过,豆豆是最喜欢散步的,所以也就急忙穿好了鞋子。

后来豆豆才明白,老师在早晨第一节课时,就把当天所有课程的习题都写在黑板上了,等到大家鼓足劲在上午把习题全部做完,到下午一般就都是出去散步了。在这一点上,无论一年级的学生还是六年级的学生全都一样。

一出校门,九名一年级同学便把女老师围在中间,沿着一条小河走去。小河两岸栽种着一排排高大的樱树,直到前几天还开满了樱花。此外便是一望无际的菜花田。如今,河已被填平,前不久还几乎都是庄稼地的自由冈也挤满了公寓和店铺。

“咱们这是到九品佛寺去散步呀!”

那个身穿印有小兔子连衣裙的女孩子说。她的名字叫朔子。接下来朔子又告诉豆豆说:“前些日子我们在九品佛池塘旁边看到蛇啦!”

“听说有颗流星落到九品佛寺那口古井里去啦!”

大家自由自在地边走边天南海北地聊天。天空碧蓝碧蓝的,到处都有数不清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大约走了十分钟左右,女老师停住了脚步。她用手指着黄色的菜花说:

“这是菜花。它为什么要开花,大家知道吗?”

接着女老师给大家讲了雄蕊和雌蕊的问题。学生们都蹲在路边仔细地观察那些菜花。老师说:这些蝴蝶正在帮助它们开花。确实,那些蝴蝶真好象在帮忙似的,显得十分繁忙。

停了一会儿老师又往前走去,大家也停止观察站起身来。不知谁说了一句:

“雄蕊和雌蕊不一样吧?”

豆豆想:“不会不一样吧!”但她自己也闹不明白。不过,有一点和大家是相同的,就是知道了“雄蕊和雌蕊都很重要”。

又朝前走了十多分钟,眼前出现了一片茂密的小树林,这就是九品佛寺院。

🐆 鲲l弩x小x说s = w w w * ku n Nu * co m

进入寺院后,大家立即吵吵嚷嚷地朝自己想看的地方跑去。朔子问豆豆:

“去看看流星掉进去的那口井吧?”

“好。”

豆豆说着就跟着朔子后边跑过去了。

虽说叫水井,其实是用石头砌成的,有她俩齐胸口那么高,上面盖了个木盖。

她俩把井盖搬开,朝井底望去,里面一片漆黑,仔细一瞧,只有类似混凝土块或石头块之类的东西,根本看不到豆豆想象的那种闪闪发光的星星。

豆豆把头探到井里往下看了好长时间,最后抬起头朝朔子问道:

“你看到星星了吗?”

朔子摇了摇头,说:

“根本没有。”

豆豆想:“为什么不发光呢?”于是便说:

“也许星星这会儿正在睡觉吧?”

朔子的两只大眼睛睁得更大了,口里说:

“星星也要睡觉吗?”

豆豆自己也不太有把握,便连忙说:

“我想,星星可能是白天睡觉,晚上起来发光吧!”

接下来,大家都玩了个痛快。有的看着哼哈二将的大肚皮笑个不停;有的尽管有点胆怯,还是探进头去瞧瞧那昏暗的佛堂里的佛像;还有的孩子把自己的脚踩到石头上残存的“天狗”大脚印里,比量比量大小;有的孩子围绕在水池周围向正在划小船的人们问安;也有的孩子借着坟墓四周那乌黑光滑的油石板在玩踢石头跳方格的游戏。特别是第一次来散步的豆豆,简直兴奋极了,每看到一样新鲜东西都要一次又一次喊出声来。

春日的阳光已经开始西斜。老师对大家说:

“我们回去吧!”

大家又挨在一起顺着菜花和樱树之间的小路朝学校走去。

这种散步,对于孩子们来说,表面上好象是自由游戏的时间,实际上却学到了宝贵的理科、历史和生物学的知识。而这一切又正是在不知不觉中学到的。豆豆已经完全和大家交上了朋友,觉得好象和大家老早就在一起了似的。因此,在回去的路上她朝大家大声地说:

“明天还散步吧!”

大家又蹦又跳地说:

“好,就这么办!”

蝴蝶还一直在忙个不停,到处都能听到鸟儿的歌声。豆豆的心简直高兴到了极点。

豆豆在一切都真正令人感到新奇的巴学园送走了一天又一天。

豆豆仍旧每天早晨都迫不及待地希望早点到学校去。而且每天一从学校回来就对洛克和爸爸妈妈说个不停,什么“今天在学校里干了件什么事多么有趣”啦,什么“又大吃了一惊”啦,等等,听完这些妈妈总是说她:

“有话等一会儿再说,先吃点点心吧,怎么样?”

象这种情况,几乎天天如此,不管豆豆对学校熟悉到了什么程度,回到家来她好象总有说不完的话。

妈妈倒是从心眼里感到高兴,她想:

“不管怎么说,孩子有这么多话要讲,总还是难得的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