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招魂节一景 · 2

[日]川端康成2018年10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过,阿留姐不管有没有受伊作的骗,结果还不是一样吗?可恨的又不是伊作一个人……”阿光目送阿留远去。她双脚做好踏镫的准备,将上半身微向前躬,再稍稍后退保持平衡,然后用脚后跟策马飞快地跑了……你看,到现在阿留走路的姿势不是也没摆脱当年的模样吗?她伸开短腿,摇摇晃晃地迈步,那样子不就是当年骑在马背上的姿势吗?她屁股往后坠,如果没有那件短夹外衣遮掩,她的背影也实在不堪入目啊。

阿光差点掉眼泪了。

“……我从前也像方才那个孩子一样,骑在阿留姐的肩上,战战兢兢地抱住阿留姐的头,站到她肩上,叉开双腿。阿留姐不也成了男人的玩物了?就说你吧,到那时你不是也只好认命吗……”

阿光同阿留邂逅时,马背上的另外两个人佯装素不相识的样子,从从容容地继续在帐篷前来回转悠。

阿光骑着马儿,插进了两匹马之间。

此时阿光像一个被人欺负的孩子,欺负她的人倒不是阿留。尽管这孩子得到母亲的保护,把欺负她的人赶走,并安慰了她,可回想起来,被人欺负的根源在于自己淘气,就对自己发誓:“以后老实点吧。”她这颗童稚般纯洁的心在起伏翻腾。不知怎的,竟羞愧得无地自容,连那弯曲的膝盖也伸展不直了。阿光如同世间的寻常女人一样,在无鞍的马背上正襟危坐。

这个马戏团最红的明星,特意给自己起了一个时髦的艺名,叫作樱子。她骑着马儿,挺起胸脯,脚尖打着拍子,唱着小调从阿光面前走过。

“连樱子也是那样的啊。尽管她很倔强,要么打男人的脸,要么又咬人家又顿足捶胸,最后还不是落得同样的下场。我们一开始就不是伊作的对手……”阿光嘟嘟哝哝地说了许多话,她本想说些自我安慰的话,反而按捺不住自己害羞的心,像第一次在观众面前出现的小姑娘,为自己穿上崭新的、腰间和袖口缝上皱折的花花绿绿饰物的马服而感到羞愧一样。

她猛然趴下上半身,抱住马脖子,将脸埋在那边人们瞧不见的鬃毛里,果然嗅到一股马臭味。

有股臭味……她由此想起阿留的劝诫“别变成有马臭味的人”,就觉得阿留的出现有几分可笑。她做个怪相抬眼一看,不知怎的,前面威风凛凛的樱子,反倒很值得信赖了。

“阿樱姐!”

樱子威严地回过头来。

“阿樱姐,你认识她吗?”

“她早先在这儿的吧?”

“嗯。”

“那副模样,好像屁股快要着地了。”

“长期骑马,就会变成那副样子吧。”

“真讨厌,她可能得过中风病或是风湿病吧。”

“啊?”

“真像乞丐的模样啊。”

“可是,一想到咱们将来也会变成那样子,就有点寒心啊!”

“那就看你自己是什么性格啦。”

樱子胸前佩戴着带链的银牌奖章,紧紧抿住两片红艳艳的嘴唇,现出了两个酒窝。这张抿着嘴、下颊宽大的脸,漾出了傲慢的神色。她来到帐篷左端,然后将马头掉转过来。

魔术帐篷前的那块幕布拉了起来,似乎有心让人从外面窥视里面的情景。

舞台上,一个身穿粉红色外套和青色内衣的女子,从啤酒瓶里无休无止地把万国旗拽出来,最后一面是大太阳旗,吧嗒吧嗒地摇晃着。这位女子每拽一面旗,就要一二一二地数数。每次数数,就忽左忽右一遍遍地扬起她那长长的下巴颏。阿光连这个也都看见了。

阿光扬起下巴颏,使劲往前伸出去。她在马鬃后面试着扬了两三次,顿时心情也变得快活了。

阿光把脸从马右侧移到左侧后面,跟着樱子掉转了马头。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阿光很是可怜,身心每天都受到折磨。越受折磨,她的梦就越甜美。然而,她已经不相信梦与现实之间有什么浮桥。相反,她能做的,就是跨上天马,随心所欲地从太空遨游到梦的世界……

阿光的心情变得快活了。但她依然对着梦中的自己回答说:“不过,阿樱姐不像我,谁也不会说她像只狐狸精。阿樱姐还说,我跟她不仅长相不一样,性格也不同。”

“瞧你这个人,都说些什么呀。”阿光喃喃自语,她忽然像哭过后又高兴的孩子,想淘淘气开开心。正巧她的马走过帐篷前,到了距帐篷入口处很近的地方,和一匹屁股向着过往行人嚼食干草的无鞍马擦身而过。就在这时,她双膝用力,立即跳到那匹马的背上。

“哎呀,这个孩子!”

旁边的马戏班老板娘吃了一惊。

“老板娘,阿留姐来过啦。”

“知道了,你干吗学这种怪样……”

阿光实在不好意思,她做了一个离奇的杂技动作,还是无法掩饰尴尬的样子。

阿光的梦猛然消失了。

此后又走了一个来回。门唰地开了。樱子在敞开的入口处勒住缰绳,跑进了帐篷里。

阿光也轻声吹着口哨,策马前进。

帐篷中央铺成圆形的地板上,表演杂技的孩子们像一群耗子似的四散开了。

“嘘、嘘……”

伊作英姿飒爽地在正中出现,他高声吹起口哨来。

不光是马儿,就连阿光听到那种声音,也都振作起精神来。

伊作用长皮鞭猛烈地抽打地面,赶着马儿。皮鞭赶着樱子的马儿。

绕场两三周后,这回为了表演杂技,阿光再次屈起双腿,在马背上正襟危坐。

两个汉子将一块两三尺长的红布四个角拉得平平整整,铺在马道上,然后站在马道两旁。马儿经过这里时,他们让马儿从红布下钻过去,姑娘则双膝用力,腾身跃过红布,然后落在从红布底下钻出来的马背上,又继续奔驰。

樱子机敏地跃了过去。

阿光无暇他顾,被布绊住了足尖,将双手撑在马背上。失败了。

伊作给她抛去一个严厉斥责的眼色。皮鞭开始赶着阿光的马儿。

阿光拼死命地跃过第二块红布,两个汉子发觉她膝头无力,立马机灵地用力将红布往后拉。

不管愿意不愿意,阿光没有考虑的余地。像老鹰叼走小鸡似的,马儿迅猛地奔跑。

尽管如此,阿光还是不由分说地在马背上站立起来,准备做下一个杂技动作。

樱子双手拿着点燃了火的半椭圆形铁丝圈的两头,在团团转圈的马儿的背上,轻巧地表演着单人跳火绳,就像女神镶在火焰画出的椭圆画框里一样,从脚下到头顶罩上一个光圈,艳丽极了。

阿光接过来的铁线圈,火苗已经燃烧到这圆圈的末端了。与跳绳一样,她把圆圈从后面转到前面,又转到脸部,耳旁响起火焰的扑扑声,火光刺眼,难道今天的火焰要钻进心窝里来吗?她双手顿时完全失灵,失去了平衡。她只好再来一遍。脚下刚越过铁丝圈,她觉得这回只有马儿腾空而起,好像失去了自己的立足之地,眼睛也花起来了。

樱子把半椭圆的火圈弄成椭圆,自己的身影嵌在其中,连续表演了几个绝妙的技艺。

樱子画出的椭圆形,在阿光的眼里时隐时现。她感到站在同自己不合拍的马儿背上,也是十分危险的。

“嘘、嘘、嘘……”伊作打起口哨。

阿光十分冲动,恨不得趴在地上,乱打乱踢地痛哭一场。

平日不知重复表演了多少次这个灵巧而优美的杂技,如今是真的不行了,还是任性不想表演?或是前些日子身体不适,加上三天招魂节受的累,一下子爆发出来,自己大病临头了呢?阿光自己也弄不明白。

在摇晃的一刹那间,她将火焰抛到马儿的眼前,咚的一声把屁股坐在马背上。

阿光的马儿受惊,高高抬起前脚,飞快地跑开了,轻轻擦了擦樱子的马儿的腹部。

“啊,赶上樱子了,超过樱子了!”……只有这一点,阿光清晰地意识到了。这当儿,两匹马儿的腹部相触,微微晃了几下,马戏团明星樱子连同火焰的光圈一起,从马背上摔落下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