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精灵祭⑥

[日]川端康成2018年10月0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⑥日文中“精灵”指亡灵,“精灵祭”指盂兰盆节。​

这是一段一休和尚因缘物语中出现的故事。话说有一天,一休和尚看见一头牛掉进了河里。因为先前说河掉进牛肚子里了,所以现在又说牛掉进河里,有人责难问道:什么叫作河掉进牛肚子里?一休和尚回答说:我怎么知道呢,不过,前人大概是说牛吞了河水,所以可以说是河掉进牛肚子里。真有意思啊。这就是告诉人们,要理解因果报应是逃不脱的,昔日虚空把人吞没,作为其报应,人又把虚空吞没,也是这个道理。人把这种虚空吞没,又把虚空呼出,这被呼出来的虚空,又把人呼了出来,同样的事反复循环。现在这样谈论或观察事物,不知什么时候会进入虚空而消失,然后又从虚空中出来或观看或听闻。谁能知道哪个是真的呢。

因此,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即这样谈论物就是色,谈完之后就是虚空,即空,刚觉得空又说物,就像一件精巧细致的手工艺品。归根到底,人不可能永远属于人,也不可能永远属于虚空。如此看来,无谓之物就是此身。不妨稍微考虑一下,究竟虚空是真,还是此身是真。与其先作死后的讨论,莫如想想今夜成眠时此身在何处。说不定会在何处消失的这个形骸,还有寻找它的心都整个儿被虚空统统吞没,或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权兵卫八兵卫也不知道在哪儿消失了。

这样实在也是无可奈何啊。尽管如此,也还会被问到为什么会做梦。那是因为还没有真正全部被吞没,虚空里有不便,暂时不能尽其用的缘故。但是,毫无疑问,还是进入了虚空。其证据是,你觉得那个梦是事实,你感到流汗、悲伤或喜悦。当尽其用后,就全然是虚空了。你说不曾记得,但不论你如何固执己见,也是没办法的啊。但是,眼睛却是明亮地注视着,你会觉得仿佛挽回了自己的躯体。如果不包含这种思索,并寄托于此种虚空的力量,那就无法活下去。正是从眼睛到鼻子再到口的来回反复,才这样看、嗅、听和动作。这种自由自在是谁在做呢,这是谁在操作手推车呢?天车绕天一周,整个世界都在动,这是个巨大的天车。连这也不知,如何才能自由,甚至厚着脸皮说:我就是躯体,我就是物,我就是家,撒谎不知羞耻地那样说。要唤醒这种睡迷糊的人,让他们睁开眼。一休和尚说,在七月的精灵祭上,他提到:

“用山城的瓜和茄子,照自然模样供神佛,加茂川的水亦如是。”

这是个多么巨大的精灵祭啊!今年长成的瓜是精灵,茄子也是精灵,加茂川的水是精灵,柿和梨也是精灵,死者是精灵,生者也是精灵,祭祀人也是精灵。这些精灵聚拢起来,无牵无挂,但难得相逢,只是把一体的精灵祭法则称为一心法界的说法。因为法界则是一心,一心则是法界。草木国土皆成佛祭也。天地万物死者活者无不是精灵,这些精灵聚集一堂。虚空与此身境界相隔离,故而不见无心境界的活动。王阳明曰:

目无体以万物之色为体

耳无体以万物之声为体

鼻无体以万物之臭为体

口无体以万物之味为体

心无体以万物之感应是非为体

(根据《松翁道话》)

怎么样,明白了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