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叫卖声

[日]川端康成2018年10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A

如您所看到的,它比小幅的宽,比大幅的窄……就是说,这是用供出口用的锦纱质地做的。您可能已经知道,去年秋天横滨海关失火的时候,第一号仓库里进的货物是赛璐珞玩具,第二号仓库里进的是洋纸,第三号仓库里进的是今天带到这里来的腰带料子。在仓库里不是腰带,是纯白的出口的锦纱。它为什么会成为腰带呈现在你们面前呢?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有多幸福。起火的原因是愚蠢的过往行人在赛璐珞仓库里吸烟,赛璐珞怕火比油怕火更厉害,所以立即燃起了熊熊的烈火,一直烧到第二号仓库的纸,幸亏第三号仓库得救了。只有水才能战胜火。但是一淋上水,白质地的料子就会出现无数的斑点,这是当然的。可是不管怎么说,它是出口产品,必须办理麻烦的特别检查手续。这关系到日本的名誉问题。有斑点的产品,哪怕一尺也不能出口。因此货主只好哭着将它拍卖。诸位大概也知道了,货主是横滨有名的丝绸批发商加山贝太郎。这位先生召集了东京、横滨两地的三十三名同业者进行拍卖。

在当时的拍卖场上,将白料子买下来的,是那个日本桥区长谷川町三十二号的胜田佐一郎先生……却说这位胜田先生虽然用做梦般的便宜价钱买了下来,可是转念又想,它是仓库受损坏最严重的锦纱,如何把它处理掉是个问题。首先他召集主要店员来商量。全体成员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像样的好办法来。总之,但凡有斑点的地方依次迅速地剪下来扔掉。并且决定把剩下的部分,用各种办法推销出去。比如不到一尺的就染成可爱的红色和绿色,做木偶服装;稍长的就做包袱皮或小方绸巾……一丈一尺以上的,就完全按其尺寸剪齐,做男人或小孩用的腰带。然而,就像刚才所说的那样,质地是供出口用的特优产品。难得的质地一概都染了,也怪糟蹋东西的。印染数京都最地道。因此就送往京都三条的池上加工店,而且是手扎染的。就像这个,您一看就明白,它不是那种用机械扎染的浅扎染法。怎么样,这种深扎染法看起来很舒心吧……如果做男腰带,可以说是最好不过的上乘扎染法了。

产品制成后进入销售阶段,胜田感到有点棘手。产品是无懈可击的。不过在现今这种不景气的时世,不是畅销锦纱男腰带的时候。即使批发,也没有商人拿现金去进货。如果委托经销,当然到处都会有人接受,总之当今的世态就是这样,所以三天能不能卖出一件,或一周能不能卖上一件都难说。这还算好的啦,本来胜田的钱也不多余,这些产品不是用闲着没用的钱买来的。只是想赚一笔钱,博博命运,才投机买了进来。他是借高利贷的钱买的。在这种情况下,搞委托经销这样不慌不忙的买卖,连利息钱都不够付呢。于是,他才找到我们店。这里全都写着呢。他来到马道町二条松田处理品部,诚恳地进行商谈。说是请设法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腰带推销出去换成钱。我觉得这是一桩买卖,没什么可说的。不过,对方倒是挺可怜的。我说产品一旦成为处理品,就只能卖出不到行情三分之一的价钱。胜田也很沮丧啊。他说待他回去再考虑考虑,这也是难怪的呀。可是,第二天他又上门来说,即使只卖到三分之一的价钱,为了解救燃眉之急,也顾不了其他了,反正攥着产品就净花费用,所以拜托你一定把它推销出去。我们打前些日子起就出差到这里来推销,产品是上乘的,价钱又格外便宜,再怎么不景气,好东西客人还是喜欢的,托众客人的福,推销的产品已经所剩无几。从明日起要在这里推销木屐。所以哪怕是白送,今天一天也要把这些产品推销完了。

不过,产品的价格嘛,如您所知,提到金、银或丝绸,掂掂分量就知道价值,这是了解门道的捷径。这条腰带是货真价实的,它的重量超过一百八十克。就算是一百八十七点五克吧,光论其质地的价钱,也值六元九角七分。嘿!就算七元吧,再加上加工费两元七角,还加上运费。但是,胜田是许多东西一起加工的,这费用也给了特别的折扣。不论在哪儿做,这些东西都要花两元七角多呢,他只要一元七角左右就做成了。唉,基本上就是原价。不过,这里要加上批发商的佣金、小商贩的回扣。如果到店里去买的话,这种产品低于十二元无论如何是买不到手的。这种货这里也有,这种飘逸的人造丝腰带也要八九元钱呢。现在我来做个试验给大家看看,是纯粹的丝绸,请大家确认后再买。这太便宜了,为什么这样便宜呢,我如果不做很长的说明,忽然谈价钱,也许诸位反而会产生怀疑呢。说到四元,便宜得简直就像白给一样。直到刚才,都是四元卖出去的。花四元买了的客人在场的话,请多多包涵。

今天这回是最后一次,嗨,干脆就卖三元五角吧。来,请吧,请拿起来看看再买。说实在的,即使有人要买下这里的全部产品,让我们打折扣减价,价格也不会比这更低了。

B

我们是日本学生工读实行会的成员,又是从事大日本松叶食奖励会工作的。现在我代表前面的讲演者只谈十分钟的话,不急着走的人,重视身体健康的人,请听我来说。

提起鼓励松叶食,以往形形色色的协会都乱提倡吃松叶、吃松叶,我们与他们大不相同,我们是真正采用了有价值的松叶精华。本会顾问南方熊楠先生,大概诸位无人不知吧。不胜惶恐,他是位给王室讲植物学的先生,无疑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人物。前些日子,王室去九州的时候,首先请来南方先生,亲切地握住他的手说:南方先生,听说你是世界级的学者。此前也不时要授予博士称号、男爵称号的,他都表示谢绝了。对于像先生这样过着神仙般的生活的人来说,博士称号、男爵称号实际上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对先生来说,除了学问以外没有财富,也没有权势。这样伟大的先生多年隐居在纪州的深山里进行研究,结果发表出来的就是鼓励这种松叶食。松叶中含有大量人体所需的维生素ABC。但是,迄今的松叶食鼓励者净乱叫乱喊要吃松叶,却懒得去研究它的食用方法,而松叶的精华部分,只有它的根部变白的部分。

首先,一次要摄取一百一十二克以上,否则就没有营养价值。说到一百一十二克松叶,大约可以装满这顶帽子吧。如果大口大口地吃,第一,带有草腥味儿,催人呕吐;第二,相当花时间。难道就没有办法既不丧失精华部分,又能最有效果地精制,让人容易服用吗?所以,长期以来有许多人进行了苦心研究,现在争议中的星制药公司社长星一先生,是个赚了很多钱又亏了许多钱的名人。这位星先生从美国进口了五万几千美元的冷冻机,可以冷却到零下三十几度,起到如同火烤般的作用,然后制成粉末,他把这种方法应用到松叶制作上,获得了成功,也就是这种被称为松之绿的食品。

在这里,希望大家不要误解,松之绿绝对不是成药。所谓成药就是获得内务省的许可,而且被配制成不起疗效的药物。不是把病治好,只是把病暂时压下去而已。可是这个松之绿,它是食品,而且具有治病的效果。

例如早晨吃一剂,不吃午餐也不觉得饿。这么说,它好像是具有魔法的药了,其实不是肚子不饿,而是下腹有力,精力旺盛,所以从事繁忙事务的人,常常疏忽地忘记吃中饭的时间,身体也不觉得疲劳。包括原满铁总裁山本条太郎阁下在内的朝野名士三万余人,超越政党派别,都成了本会的顾问,他们称赞松之绿的伟大力量。从前叫作百病,今天有一千八百多种病……其中松之绿不能治好的只有两种。一种是嗜睡性脑脊髓膜炎,一种是麻风病。除了这两种以外,不论任何重症,只要连续服用一周,就会立即见效。

幸运的是,这里有开了封的,我送给诸位每人一袋,事实比空谈更重要,请各位当场尝一尝。有头痛、眩晕的,吃了它不到一分钟,头脑就会变得清晰起来,简直就像脱下戴着的帽子一样,觉得很舒服。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 co M|

好,我这就分给大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