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西灵”号游轮的正前方,地平线不再是完整的圆弧形状。月球上呈锯齿状高高低低、连绵起伏的山峦在天边露出了轮廓。在“西灵”号的乘客们眼中,它们慢慢地爬上天空,仿佛有一座巨大无比的平台正将它们缓缓地托了起来。

威尔金斯小姐说:“前面那几座大山是天堑山脉的一部分,因为它被渴海包围着,所以便有个这个名字。它比月球上大多数山脉都要陡峭,一般情况下是很难接近的。”

她没有继续讲下去。月球上绝大多数山脉都不适于观赏,这一点确实是非常令人失望。站在地球上拍摄月亮的照片,那些巨大的环形山似乎非常壮丽,等到离近了,你会发现那仅仅是些层层叠叠的丘陵,日出日落时投下的阴影强化了它们的高低起伏,使之显得更加参差错落。月球上任何一座环形山的陡峭程度甚至比不上旧金山的大街小巷,只要你是个稍稍有点毅力的自行车手,翻越这些环形山绝不会遇到多大障碍。不过,月球旅游事业管理局发放的宣传品可不会让你知道这么多。那些照片的角度和取景都是精挑细选的,所以照下来的都是壮丽的峡谷与陡峭的绝壁。

威尔金斯小姐又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彻底探索过天堑山脉。去年,我们带领一队地质学家,从那边的海角处登陆,但他们只是沿着纵深地带前进了几公里。所以说,这条山脉上很可能有些值得一看的东西,只可惜我们还不知道。”

苏珊真是好样的,帕特心中暗道。她是个一流的导游,知道哪里该详细讲解,哪里该吊人胃口;她的嗓音柔美圆润,不会像大多数导游那样拿腔捏调;知识也非常全面,可以说是有问必答,几乎没有问题可以难倒她;总而言之,是个非常能干的女孩。尽管她经常会出现在他的春梦中,但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对她有些发怵。

群山越来越近,乘客们睁大眼睛,看得聚精会神。在这充满神秘气息的月球上,这里更是谜一般的地方。群山就像从海中升起的岛屿,围绕它们的奇异海洋守护着这片秘境。对下一代探险者来说,天堑山脉仍将是他们必须面对的挑战。虽然这片群山已近在眼前,但月球上仍有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并不那么危险,在那些地方被揭秘以前,还轮不到这片危险的秘境,所以,这里仍然被称之为“天堑”。

“西灵”号驶进了群山的阴影。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低垂在天边的地球就已被完全遮蔽。地球明亮的光辉依然照耀着山顶,但“西灵”号所在的山脚已是完全黑暗的世界。

“我将关闭船舱内的照明灯,大家可以更好地欣赏眼前的景色。”威尔金斯小姐说道。

船舱内暗红色的灯光熄灭了,每位游客们都有这么一种感觉——似乎自己孤零零一人处于月球的夜色之下。游轮的前方愈加黑暗,就连从群山之巅洒下的地球光辉也消失了。几分钟后,夜空中只剩下繁星点点——冰冷的星光点缀在无限的黑暗之中,令人不寒而栗。

在月球的星空中,很难分辨出原本熟悉的星座。你会发现,有些星星在地球上是完全看不到的,它们会迷惑你的眼睛,让你眼花缭乱,甚至迷失在璀璨的星云和星团组成的迷宫之中。在灿烂的星图上,只有一颗标志性的星星是不会弄错的——那就是光华耀眼的金星。金星比其他所有的天体都要明亮,它预示着黎明的到来。

过了好几分钟,游客们才发现奇观异景并不仅限于天上。飞驰的“西灵”号在身后犁出了一条长长的、散发着磷光的尾迹,仿佛魔法师伸出一根手指,在月球黑暗的表面上划出了一条光明之路。“西灵”号如一颗拖曳着尾巴的彗星,看起来与行驶在地球热带洋面上的轮船毫无二致。

然而,渴海中并没有生命存在,照亮这片死亡之海的,不是微生物产生的点点荧光。在“西灵”号飞速前进的过程中,数不清的尘埃带上了静电,它们彼此碰撞,迸发出火花。尽管心知肚明,但眼前的美景依然令人惊叹——夜幕中,电火花熠熠生辉、忽明忽暗,仿佛是银河的倒影,映衬在月球的表面上。

帕特打开探照灯,在耀眼的灯光下,那道发光的尾迹消失了。游轮有惊无险地从一块近在咫尺的巨石边滑过。从这里开始,群山似乎是从周围的尘海中陡然升起,直刺头顶的天空,不知高有几许。探照灯射出的椭圆形光斑快速闪过之后,周围又归于无限的黑暗,群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管是喜马拉雅山脉、落基山脉,还是阿尔卑斯山脉,与天堑山脉一比,全都变成了小不点儿。地球上的大山深谷刚刚形成,便会受到风霜雨雪的洗礼,几百万年之后,它们就变得面目全非了。但在月球上,既没有风,也没有雨,除了昼夜之间强烈的温差,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侵蚀这些岩石。在剧烈的温度变化下,岩层慢慢地剥落,经过不断的沙化、粉尘化,最终才形成如今这种细密的尘埃。天堑山脉本身几乎和月球一样古老。

帕特深深为自己高超的驾驶技术而感到自豪,他不慌不忙地准备好下一步的操作流程。接下来的驾驶方式似乎会很危险,实际上却十分安全。“西灵”号穿越这里已经有上百次了,电子导航系统比任何一个驾驶员都更熟悉这段航道。突然,他关闭了探照灯——乘客们会在一瞬间眼前一黑,接着,便会感觉到黑黢黢的群山已从两侧静悄悄地压了过来。

在漆黑的夜色中,“西灵”号开进了一条窄窄的峡谷。峡谷中航道曲折,“西灵”号左拐右弯,以免撞到黑暗中的障碍物。其实,有些障碍物不是看不见,而是压根儿就不存在。在较为安全的白天,帕特在慢速行驶状态下预先设定好了航线,这时,便给游客们带来了极大的感官刺激。身后黑暗的船舱中,不时传来一阵阵惊呼赞叹声,这些声音表明,他的设计非常完美。

在“西灵”号上方极高之处,有一道布满星光的狭窄缝隙,那是游客们唯一可见的外部世界。随着游轮每一次突然改变方向,这条缝隙左盘右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弯来绕去、前曲后折。帕特私下里把这一段称为“夜航”,虽然持续的时间大概只有五分钟,并不算长,但在乘客们看来,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当他再次打开探照灯,让游轮在一片光明的渴海中航行时,游客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既是紧张情绪得到放松后的释怀,也是对刚才那段奇观的恋恋不舍。这段奇妙的旅程,将成为他们难以忘怀的记忆。

目可视物后,游客们发现,他们正在一条陡峭险峻的峡谷中航行,峭壁缓缓向两边分开。再往前行,峡谷豁然洞开,如同一座开阔的椭圆形竞技场,足有近三公里宽。这里本是一座死火山的腹地,形成于十几亿年前,那时候月球还很年轻。从那以后,火山就再也没有喷发过。

按照月球上的标准,这个火山口实在是太小了,但却很独特。无处不在的尘埃在火山口里逐渐堆积,年复一年,渐渐形成了如今的峡谷。现在,来自地球的游客可以坐在舒适的“西灵”号上,游览这个曾经满是地狱之火的大熔炉。其实,早在地球上的生命出现以前,这里的地狱之火便早已熄灭,至今没有复燃。但有些力量并未消失,它们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

“西灵”号沿着“椭圆竞技场”的峭壁慢慢巡游。这时,有些乘客想起了在地球上游览某个山顶湖泊的经历。同样是风平浪静的湖面,船底下是同样的万丈深渊。地球上有许多火山湖——而在月球上,尽管火山口数量更多,但能称得上“湖”的,仅有这一个。

帕特从容地绕着火山湖转了两圈,探照灯照亮了四周的岩壁。这是欣赏火山湖是最佳方式——若是白天来此游览,太阳当空,骄阳如火,光线耀眼,神秘性大打折扣,奇景就会逊色许多。而现在,这里是一片奇幻的王国,就像是从埃德加·爱伦·坡那神奇的大脑中分离出的世界。游客们时不时会瞥见古怪的影子在光线照射不到的角落边缘晃动。当然,这纯粹是幻觉。在这片土地上,除了太阳和地球的光线投下的影子,没有一样东西是会晃动的。在这片不知生命为何物的世界里,是不可能有鬼魂出现的。

到返航的时候了,游轮将沿着峡谷往回开,驶向渴海。帕特将“西灵”号的圆弧形船首转向,对着山间那一道狭窄的缝隙开去,这时,悬崖绝壁又在游轮两侧的舷窗外升了起来。在回航的途中,他打开观察灯和探照灯,以便游客们看清楚游轮的航向,这一次不会再走“夜航”那道华丽的航线了。

在遥远的前方,“西灵”号的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出现了一点星星似的亮光,朦朦胧胧地笼罩在山体的岩石和峭壁上。这是形如下弦月的地球发出的最后一道亮光,但即便是这样的地球,也比地球上的满月亮很多。游轮驶出群山的阴影后,地球再一次成为天空的情人。“西灵”号上的二十二名男女乘客全都翘首仰望着这个月牙形状的青色地球,她的美丽让他们震惊,她的光彩令他们惊叹。从远处看,地球上原本熟悉的田野、湖泊与森林反射出如此壮丽的天体之光,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也许这是一个真理——人们总是会对周围的世界司空见惯,只有置身其外时,才能真正欣赏到她的美丽。

与此同时,在地球上,一定也有许多双眼睛在仰望着渐渐变圆的月亮——在如今,观察月亮的眼睛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要多,因为月球对人类的意义正越来越重要。此时此刻,说不定还有人正通过强大的望远镜观察着“西灵”号发出的微弱亮光,看着亮点在月球表面移动。只是,当这个小亮点闪烁几下并熄灭时,他们绝不会在意。

 

一百万年来,天堑山脉下滚烫的岩浆如同脓疮一般越演越烈。人类在不断发展壮大,月球内部也并未死去,甚至还在持续产生气体,此时,它们正沿着地层缝隙用力地挤上来,在距离月表几百米深的地下洞穴中积聚力量。在距离并不遥远的地球,冰川时代都已成为过去,在这段时期里,月球上的地下洞穴也在不停地扩大、融合,它们终于将力量汇聚到一起了。现在,月球的脓疮就要爆发了。

哈里斯船长让自动导航系统接管了游轮,然后与前排座位的乘客聊着天。正在这时“,西灵”号发生了第一次颤动。哈里斯第一时间做出的直觉判断,是螺旋桨叶片击中了渴海中的障碍物。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毫不夸张地说,使他的世界全面崩溃。

“西灵”号正在慢慢地下沉。在月球上,任何一种物体从高处落下都是这样慢慢悠悠的。在“西灵”号的正前方,渴海那平整的海面开始凹陷,形成了一个方圆可达好几英亩的圆坑,就像一个肚脐眼。渴海活了,它被某种力量从亿万年的沉睡中唤醒,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下陷的中心地带变成了一个漏斗,仿佛渴海中出现了一个奇大无比的旋涡。地球之光无情地照亮了这噩梦般的变故,海平面持续下降,直到火山口的四壁完全被阴影笼罩“,西灵”号仿佛飞速驶进了一片月牙形的黑暗之中。

游轮上的情况也同样糟糕。等到帕特回到控制台前想要控制住“西灵”号时,游轮正沿着那片几乎垂直的斜坡飞速下滑。其自身的动量,加上船底加速流动的尘埃,将这艘游轮送进了万丈深渊。帕特已无能为力,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地保持平衡,同时他也希望,在被掩埋之前,最好能利用游轮的速度,加速冲上另一面的斜坡。

就算乘客们大喊大叫,帕特也绝不会听到。眼前的下滑过程令人心惊肉跳、头晕目眩,他必须全神贯注,拼命控制住游轮,才使之不至倾覆。他先是给一个螺旋桨增加动力,然后另外一个,他想把“西灵”号的航向拉直,然而,就在这紧张的关键时刻,一段奇怪、烦躁的记忆爬上他的心头。不知怎么,不知在哪儿,他似乎见过眼前的这番景象……

这段记忆实在是太荒谬了,但却挥之不去。直到他跌至万丈深渊的底部,看着连绵不断的尘埃从被星光照亮的火山口边缘倾泻而下,神秘的时间面纱才被撩起,他的记忆才变得清晰起来。

他又变回了一个小男孩。那是某年的夏天,具体是哪一年,他记不得了。当时,正在被夏日骄阳晒得发烫的沙地上玩耍的他发现一个小坑。这个小坑非常圆,又非常光滑,坑底潜伏着什么东西——除了张开的大颚,全身都埋在沙中。他感觉这里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便好奇地观察。终于,一只蚂蚁因为只顾埋头干活不看路,结果一个筋斗栽进了坑里,沿着斜坡一直滚到坑底。

正常情况下,这只蚂蚁逃离小坑应该并不困难——但当第一颗沙粒滚下坑底时,等候在洞底的怪物便现身了。它挥起前腿,朝挣扎的蚂蚁扬起一阵沙子,将蚂蚁完全掩埋,变成了自己的口中餐。

“西灵”号还在下滑。在渴海中,不可能有在尘埃中挖坑的蚁狮,但是帕特有一种直觉,他现在就像那只童年时看到的掉进坑中的蚂蚁,孤立无援,命中注定要倒霉。他现在就像那只濒临绝境与死亡的蚂蚁一样,挣扎着要爬上去,爬回到火山口边缘的安全地带,但流动的尘埃却不断地把他推回深渊,在那里,等待他的只有死亡。不同的是,蚂蚁死得倒是痛快,而他和乘客们的死亡,却会是一种漫长的折磨。

发动机开足全力,使得“西灵”号往前移动了一段距离,但还远远不够。尘埃滑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更糟糕的是,游轮已经陷入尘埃之中。尘埃已经漫到了游轮舷窗的下沿了;已经漫上舷窗玻璃了;已经将舷窗玻璃完全浸没了。帕特不得不将发动机关闭,以免发生爆炸。就在他关闭发动机的一瞬间,发出清丽光辉的新月状地球被潮水般的尘埃完全遮蔽。在一片黑暗、沉闷和静默中,他们不断地下沉,仿佛要沉到月球中心里去。

 

共一条评论

  1. 柠檬水说道:

    有点吓人,要凑够字字字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