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二十二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电视新闻中,真正吸人眼球的事件都是无人预知的,甚至会出乎摄像师和新闻评论员的意料。在刚刚过去的半个小时里,渴海工作平台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平台上突然发生了“井喷”。

太难以置信了,就像渴海中涌起了一股喷泉。朱尔斯用摄像机拍到了雾气冲上星空的奇景(按照导播的要求,他打开了拍摄星星的功能)。这团雾气越升越高,膨胀得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淡,就像某种奇怪的植物——或者说,就像整整两代地球人为之色变的那朵蘑菇云。

几秒钟后,雾气渐渐消散,但这短暂的瞬间却让电视屏幕前的无数观众目瞪口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干燥的渴海上会有水汽喷出?雾气消散之后,现场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对工作平台上的人们来说,水雾喷涌的整个过程都是悄无声息的。他们只在连接最后一个接头时,才能感觉到管道的震动。就算帕特没有堵住漏洞,他们早晚也能接通管道,因为气流的力量并不是特别强。只是,他们的“早晚”也许真的会太晚了,可能船舱里已经……

“呼叫‘西灵’号!呼叫‘西灵’号!”劳伦斯大喊,“能听到吗?”

没有回答。游轮上的通讯装置无人操作。在话筒中,他甚至听不到船舱里的背景声。

“连接完毕,长官。”科尔曼说,“要不要打开氧气生成装置?”

如果哈里斯把那该死的钻头又拧回去了,就算接通氧气也于事无补,劳伦斯心想。希望他只是随便找个东西封住了管道口,那样还可以把它吹掉……

“好的。”他说“,接通氧气——把压力开到最大。”

又是砰的一声,那本破破烂烂的《橘子与苹果》掉到地板上,管道口喷出一股气流。这股气流的温度比舱内气温要低得多,水蒸气像幽灵一般打着旋儿,形成的轮廓清晰可见。

氧气喷涌了好几分钟,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过了一会儿,帕特·哈里斯才慢慢地动了一下,他想站起身,却被汹涌的气流吹倒在地。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可真是一场“狂风骤雨”啊。

他倒在那里,任凭冰冷的风吹过面庞,他享受着宜人的清凉,同时大口吞咽着新鲜的氧气。几秒钟后,他完全清醒过来——尽管还是头痛欲裂——但刚刚半个小时里发生的一切,他都能记起来了。

一想到自己拧掉了钻头,差点放光舱内的空气,他简直又要晕了过去。但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他还活着——如果运气好,还能一直活下去。

他抱起仍然昏迷不醒的麦肯齐,就像抱着一个软绵绵的布娃娃,把他放到氧气管道下。舱里压力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风力”也减弱了许多,再过几分钟,就只剩下一阵徐徐的微风了。

这位科学家几乎马上就醒了过来,困惑地四下张望。

“我这是在哪儿?”他问,“哦,他们钻透船舱了。感谢上帝,我又能喘过气来了。灯怎么了?”

“别担心,我很快就能修好。我们必须尽快把他们抱到这根管子下面,让他们充分吸氧。你会人工呼吸吗?”

“没学过。”

“很简单。你等一下,我去找急救箱。”

帕特找来人工呼吸器,在最近的人身上做着示范——这人是欧文·舒斯特。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把他的舌头拨开,把管子插进咽喉,捏这个小球——记得要慢。保持正常的呼吸节奏。学会了吧?”

“懂了。一次要多长时间呢?”

“五六次深呼吸就够了,反正也不是让他们醒过来——只要把他们肺里的废气排掉就行。你来帮前舱的乘客,我帮后舱的。”

“但我们只有一台呼吸器……”

帕特笑了,只是开心的成分不太多。

“我不用。”他一边回答,一边走向下一位“病人”。

“哦。”麦肯齐说,“我竟然忘了。”

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帕特直奔苏珊而去,将空气吹进她的唇间,这种口对口的方式很古老——但却相当有效。不过,公平地讲,他没有在她身边多做停留——她的呼吸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他正要给第三个人做人工呼吸,通讯器里突然传出声嘶力竭的喊声。

“喂,‘西灵’号——有人吗?”

帕特愣了一下,这才上前一把抓住话筒。

“我是哈里斯——我们没事了,我们正在给乘客做人工呼吸,所以不多讲了——过一会儿我再呼叫你们。我会一直开着通讯器,告诉我,刚刚发生了什么。”

“感谢上帝,你们终于没事了——我们差点就放弃了。刚才你把钻头拧掉时,简直要把我们吓死了。”

帕特一边为昏迷的拉德利先生做人工呼吸,一边听着总工程师讲话,真希望以后不要再提这档子事了,但他知道,他这辈子无论如何都忘不掉了。当然,这可能也是好事,在那阵混乱中,污浊的空气大部分都被抽出了船舱。如果是正常抽气,时间会长得多。这么大的一艘游轮,单靠一根直径只有四厘米的管道,至少要两三分钟才能把空气排光。

“听我说。”劳伦斯继续说道,“因为船舱里太热,所以现在输送的是低温氧。如果船舱里太冷,或是太干燥,请通知我们。

“在五到十分钟内,我们会接通第二根管道,这样就能搭建起完整的空气循环系统。第二根管道将接在后船舱,我们先把工作平台移动几米,然后马上开工。

“我们正在移动。稍后再联系。”

帕特和博士一直没有休息,为每一位同伴清空肺里的污秽空气。做完之后,他们都很疲倦,但由衷地感到高兴,只有经历了重大劫难并渡过难关的人才能体会到这种喜悦。他们躺在地板上,等着第二个钻头钻过船舱。

十分钟后,他们听到了外层船体上的撞击声,就在气密舱稍前一点的位置。劳伦斯呼叫时,帕特回复说这次不会碰到任何障碍物。“不用担心。”他加了一句,“没有你们的指令,打死我也不碰钻头了。”

船舱里已经很冷了,他和麦肯齐穿上了外衣,还为其他乘客盖上了毛毯。但帕特没有通知上面,只要还没到危险的程度,船舱里越冷越好。之前他们差点被煮熟,现在享受一下冷空气也不错。更重要的是,由于舱内温度急剧降低,估计游轮的空气净化系统又能正常工作了。

第二根管道钻透舱顶后,他们就会更安全了。工作平台可以为他们供应氧气,他们自己也有几个小时——甚至是一天——的氧气储备量。虽然可能还会在尘埃中被埋上一阵子,但危机已经过去了。

除非,月球为他们送上另外的惊喜。

 

“斯潘塞先生,”安森船长说,“好像你已经弄到想要的新闻了。”

和两公里外工作平台上的人们一样,在一个小时的紧张忙碌后,斯潘塞也感觉筋疲力尽。通过监视器的中距镜头,他看得清清楚楚,那些人正在休息——尽管穿着宇航服,他们还是在尽可能地放松。

其中有五个人,看起来是要睡上一觉,他们的方法聪明得令人惊讶。他们躺在平台的边缘,半个身子淹没在尘埃中,就像漂在水面上的气球。斯潘塞没想到,宇航服居然在尘埃中也能漂浮起来。这五个救援人员不但找到了舒适的睡床,还给同伴们腾出了更多工作空间。

平台上还有三个人,他们慢慢地走着,检查并调节各种设备——长方形的空气净化装置,还有上面的液氧球罐,后者得到了格外仔细的看护。在最大光学变焦和数码变焦镜头下,摄像机就像在十米距离内看着这套设备——甚至能看清仪表上的读数。即使是在中焦镜头里,也能看到两根管道从设备中伸出,通往海面以下的“西灵”号。

这幅悠闲平静的景象与一小时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下一批设备运到以前,平台上无事可做。两艘滑尘艇回罗里斯空港了,目前的主要工作都集中在那里。为了救出“西灵”号上的乘客,技术人员正在组装并测试另一套设备,但要完成,至少还要一天。只要不发生意外,阳光照耀下的渴海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平静,摄像机将不会捕捉到新的画面了。

在1.5光秒外的地球上,节目部主任发话了。他的声音正回荡在“奥利佳”号的控制室里。

“莫里斯、朱尔斯,干得漂亮。继续盯紧,不要错过任何新情况。不过,我们暂时不会现场直播了,到6点新闻再继续。”

“收视率怎么样?”

“再创新高!我们又有了一个新主意——现在,各路专家,包括整天想着要发明新纸夹的民间发明家都想跳出来发表见解了。我们找来一批人上6:15的节目,应该会有不少乐子。”

“谁知道呢——没准真有人会有不错的想法。”

“也许吧,但我感觉不太靠谱。看到其他人的遭遇之后,聪明人不大可能会上我们的节目。”

“怎么了?你们之前做了什么?”

“我们还请了你的朋友劳森博士。那群家伙被他整惨了,简直是体无完肤。”

“他不是我朋友。”斯潘塞反驳道,“我只见过他两次。第一次说了不到十句话,第二次他当着我的面睡着了。”

“呃,好在他之后收敛了不少,信不信由你吧。你会在——嗯,四十五分钟后见到他。”

“我可以等。不过事先声明,我只对劳伦斯的救援行动感兴趣。他有没有发表声明?现在没那么紧张了,你应该能联系上他。”

“他还是很忙,什么都不想说。我们觉得工程部还没有做最终决定,他们还在罗里斯空港作测试,月球各地的仪器设备还在往那里运。只要有了新消息,我们会通知你。”

如此重大的新闻报道,却无法掌控全局,在斯潘塞看来,这简直是荒谬绝伦。就像他现在这样,即使身处事件中心,又有什么用?他是最先关注这起事件的,但如今却不是由他说了算。他和朱尔斯提供了最重要的现场画面,但只有通过地球方面和克拉维斯太空城的新闻中心,他才能对整体形势有初步的了解。他真想留下朱尔斯,自己赶紧回到总部去。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他敢这么干,他一定会后悔的。这不单是他职业生涯中最重大的独家新闻,而且他怀疑,这恐怕是他最后一次深入现场了。他的成功,将会让他无可争议地坐进办公室——更理想一些的话,他将在克拉维斯新闻中心的屏幕墙后独享一间能看风景的豪华办公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