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二十四

[英]亚瑟·克拉克2020年04月2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微风拂遍“西灵”号,吹走的不仅是污秽的空气。回想刚刚陷入尘埃的那几天,汉斯廷准将如梦初醒,在最初的惊骇过后,船上常常会变得混乱,甚至有人歇斯底里,但这都是正常现象。大家努力振作精神,营造虚假的快乐和幼稚的幽默,朝这个方向中走得太远,也在所难免。

如今,一切都过去了。原因很简单,救援人员近在咫尺,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这只是原因之一。大家都很镇静,是因为他们刚与死神擦肩而过。没有什么事能与这种经历相提并论,在这群人中,自私与胆怯已经荡然无存。

没有人会比汉斯廷更了解这一点了。他有过不止一次这种经历。在遥远的太阳系深处,他们的飞船经常会面临同样的困境。尽管他不是哲学家,但在太空中,他会花大量时间用于思考。有时他想,人类乐此不疲地向危险发起挑战,或许真正的原因,正是为了印证友谊和团结的力量,这才是隐藏在人类潜意识中的东西。

想到总要会与这些人说再见,他就感觉非常难过——没错,即便对方是莫莉小姐。她现在脾气很好,既听话又体贴。之所以会想到离别,是因为他很有信心,虽然没人敢拍着胸脯说一定会没事了,不过当前的形势确实是在掌握之中。总工程师劳伦斯会用什么方法救出他们,没有人知道,但那只是方法的问题,毕竟他们有很多选择。现在,他们的问题只是不大舒服,危险已经远去。

是的,只是不大舒服,连艰苦都算不上。包装好的食物沿着氧气管道送了下来。在这以前,尽管船上还不至于挨饿,但食谱确实很单调,饮用水也是实行配给制。上面还送来了好几百升水,灌满了行将见底的水箱。

汉斯廷准将考虑问题一向很周到,奇怪的是,他却从没问过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之前我们的水都去哪儿了?”尽管迫在眉睫的问题有很多,但船上额外增加的这些重量理应引起他的注意。可惜他没有,最后发现时,已经太迟了。

帕特·哈里斯和劳伦斯同样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这也是他们的失误。救援方案本来很完美,但百密常有一疏。而这一疏,就足以毁灭一切。

月球正面的工程处仍在加班加点,但已不像先前那么急迫了。他们正在建造实验用的“西灵”号模型,再将模型沉入空港附近的渴海中,检验各种进入游轮的方案。新的建议依然层出不穷——有些很有见地,有些则不然——但现在谁都不去考虑它们了。主体方案已经确定,除非遇到预想不到的意外,否则,不会再有修改了。

在简易房到位后的二十四小时里,所有特殊设备均已制造完毕并运到现场。这真是一项纪录,劳伦斯为创造它的人们感到自豪,并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去打破它了。工程处很少会得到如此高的评价——就拿空气来说吧,人们总觉得在月球上呼吸是理所应当的,却忘了若没有工程处,月球上根本就不可能有空气。

劳伦斯已经准备好正式开展救援行动了,他现在很想找人说说话——对此,莫里斯·斯潘塞求之不得,他已经等这一刻很久了。

摄像机和被采访人居然相距五公里,斯潘塞还是第一次主持这样的电视访谈。距离这么远,画面肯定会有些模糊,“奥利佳”号船舱的轻微震动也会影响图像。所以,他要求飞船上每个人都不要走动,不必要的仪器也要全部关闭。

总工程师身穿宇航服,站在平台边缘,紧靠在一架小型起重机上。起重机的吊臂上挂着一根两头敞开的粗大水泥管——这是救援管道的第一截,正准备沉降到尘埃里。

“经过慎重考虑后,”劳伦斯对远处的摄像机说——但他最主要的听众还是下方十五米深处的乘客们,“我们选择了一个最佳方案。这根水泥管是‘井筒’的一部分。”——但他的发音听起来就像“晴空”——“凭借自身的重量,井筒可以轻易沉下去。它锋利的下沿可以穿透尘埃,就像刀子切开奶油。

“我们会将数节井筒连接到游轮上,一旦接触,筒底会与船体紧密结合——压力会确保结合处严丝合缝——然后我们会排空井筒里的尘埃,再安装一台小型升降机,直通‘西灵’号。

“到这里,救援任务就完成了一半,但只有一半。我们还要把升降机与充气简易房连接起来,这样,在我们打通船顶的时候,空气才不会泄漏。我认为——当然也希望——在工作中不会出现麻烦。”

他停顿片刻,犹豫着是否应该谈及其他技术细节,但这些细节会让整个行动显得更加复杂,于是他决定略去。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还有些人甚至连热闹都看不下去,反而会认为他是在夸夸其谈。目前,一切进展还算顺利,所以尽管受到了广泛关注(根据旅游事业管理局的报告,约有五亿人正在收看),他也并不担心。要是进展不顺利的话……

他抬起手臂,发信号给起重机操作员。

“开始沉降!”

四米长的水泥管慢慢没入尘埃,直至完全消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铁环突出在海面上。沉降过程很平稳,劳伦斯希望剩下的几节也会同样顺利。

一位技术人员拿着水平仪,小心翼翼地靠近井筒,检查它是否垂直。过了一会儿,他竖起大拇指,劳伦斯也用同样的手势表示回应。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他们都属于宇航人员,仅仅依靠手势便能交流很多技术性问题。这也是宇航员的一项基本技能,因为有时候,无线电会失灵,还有些时候,根本没必要去占用有限的无线电资源。

“准备第二节!”劳伦斯喊道。

接下来就比较麻烦了。第一根水泥管必须保持静止,第二根与它对接时还不能有一点点倾斜。如果有两台起重机一起工作就再好不过了。但工作平台上只有一段悬在海面上方几厘米高的工字梁,只能承受一台起重机作业时的重量。

看在上帝的分上,千万不要出错!劳伦斯连大气都不敢出。第二根水泥管从滑尘橇上被吊起,三名技术人员手动将其调整为竖直状态。这项工作充分体现了重量与质量的差异。和在地球上相比,这根水泥管的重量要轻得多,但它产生的动量却是相同的,如果它砸下来,还是会将人压成肉饼。月球上还有一大特色——就是重物的缓慢摆动。在月球的重力下,钟摆运行一次所需的时间是地球上的2.5倍。这一点让人很难适应,除非你一出生就在月球上。

第二根水泥管和第一根成功对接,它们紧紧连在一起。劳伦斯再次发出沉降的指令。

尘埃阻力在不断增加,但井筒还是可以依靠自重继续平稳地下沉。

“下沉八米。”劳伦斯说,“距离已经过半。准备第三根水泥管。”

只要第三根成功,便只剩下最后一根——为了以防万一,劳伦斯多带了一根水泥管。他可不敢低估渴海吞噬设备的能力。还好到目前为止,他们只是掉落了几颗螺丝和螺帽,要是水泥管从钓钩上滑落,一眨眼它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尽管不会沉得特别快,尤其是它横着下沉的时候,但就算只有几米深,再想捞上来也是困难重重。他们可没有时间去打捞设备。

第三根水泥管开始沉降,后半截移动得极慢。井筒缓慢下沉,再过几分钟,只要运气够好,它就能碰到“西灵”号的船顶了。

“下沉十二米。”劳伦斯说,“现在离‘西灵’号只有三米远了。你们很快就能听到接触声了。”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他们确实听到了,这美妙的声音让人安心。十几分钟前,汉斯廷就发现通气管道在震动,那是因为井筒碰到了它。利用这一点,可以判断井筒何时停止,何时又继续下沉。

又有一下撞击声传来,这一次震动使舱顶漏下了一些尘埃。两根通气管道收上去一截,舱顶之下还留下大约二十厘米长。速干胶泥似乎也有些开裂——这种能够快速凝固的胶泥是所有飞船必备的抢修用品,通气管道插进船舱后,它被用来填补接口处的缝隙。这阵细微的尘埃雨没能引起船上乘客的注意。不过,汉斯廷心想,他最好还是去提醒一下船长,也许船长也没有注意到。

“奇怪了。”帕特看着变短的通气管道说,“这种胶泥应该很牢靠的,就算管道震动也不该有影响啊。”

他爬到椅背上近距离查看管道,之后半晌无言。他跳了下来,表情既困惑又吃惊,还有些焦虑。

“有问题吗?”汉斯廷低声问。他对帕特已经非常了解了,看到脸色就能大概猜出他的心思。

“管道是被拔上去的。”他说,“上面也太不小心了——至少拔上去一厘米。之前是我涂的胶泥,不会错的。”他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惊慌,“天哪!”他喃喃低语,“不会是我们的问题吧,不会是我们正在下沉吧……”

“那也没什么吧?”准将镇静地说,“你应该想到的,由于我们本身的重量,继续下陷也是可能的——但我们不一定会有危险。根据这根管道判断,在二十四小时里我们仅仅下沉了一厘米。如果有必要,让他们把井筒接长一点儿就行了。”

帕特有些难为情地笑了一下。

“当然——应该是这样。我本该想到的。可能我们一直都在缓慢下沉,只是之前没有发觉到。我还是向劳伦斯先生汇报一下吧——或许他应该稍稍修改一下方案。”

帕特走向前舱,但他再也没能和劳伦斯联系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