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22 市长米洛 · 2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跟他去吧。”米洛简洁地指示约塞连,“记住你的任务。”

“好吧,”约塞连想着他的任务,叹息一声让步了,“可是至少让我先找一间旅馆房间,事后就可以好好睡上一夜了。”

“你会跟姑娘们好好睡上一夜的。”米洛回答道,还是那种阴谋腔调,“记住你的任务。”

但是他们根本没睡成,因为约塞连和奥尔发现他们跟那两个十二岁的二十八岁妓女挤在了同一张双人床上,原来她们又油腻又肥胖,还整夜不停地弄醒他们要求换伴。约塞连很快就迷迷糊糊的了,根本没注意到挤进他怀里的肥女人一直戴着米色头巾,直到第二天上午很晚的时候,那个一肚子鬼心眼、叼着古巴雪茄的十岁皮条客畜生似的脸说变就变,他当众一把扯下那条头巾,把她那颗令人毛骨悚然的光秃秃的畸形头颅暴露在西西里明媚的阳光下。复仇的邻居把她的头剃得隐隐露出了骨头,因为她跟德国人睡过觉。那姑娘雌威大发,尖声叫喊着,摇摇摆摆地追赶那个一肚子鬼心眼的十岁皮条客,她那可怕的、荒凉的、遭到暴力侵犯的头皮围绕那张古怪的黑肉瘤似的脸,十分可笑地起伏着,像一块脱了色的污秽的东西。约塞连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赤裸裸的脑袋。那个皮条客手指高高挑着头巾旋转着,像在炫耀战利品;他引着她气急败坏地绕着广场兜圈子,总是在离她指尖几英寸远的地方逃掉,把挤在广场看热闹的人逗得开心地大笑,还指着约塞连嘲笑他。这时米洛一脸严厉地急匆匆大步走来,他责难地撮起嘴唇,对这个如此无聊、不成体统的场面深表不满。米洛坚持立即前往马耳他。

“我们困得很。”奥尔抱怨道。

“那是你们自己的错,”米洛自以为是地训斥他们俩,“如果你们待在旅馆过夜,不跟这些放荡的女人鬼混,那么今天就和我一样有精神。”

“你要我们跟她们走的,”约塞连责备地反驳道,“而且我们没有旅馆房间,只有你能弄到房间。”

“那也不是我的错,”米洛傲慢地解释道,“我怎么知道会有那么多买主到城里来收购鹰嘴豆?”

“你当然知道,”约塞连指责道,“这就是我们不去那不勒斯,却跑到西西里这儿来的原因。你可能已经把整架该死的飞机都装满了鹰嘴豆。”

“嘘——!”米洛严厉地警告道,意味深长地瞥了奥尔一眼,“记住你的任务。”

他们来到机场准备飞往马耳他时,见飞机的弹舱、后舱和尾舱以及机顶炮塔的大部分地方都塞满了成筐的鹰嘴豆。

约塞连此行的任务是转移奥尔的注意力,不让他看出米洛是在哪里买鸡蛋的,尽管奥尔也是米洛的辛迪加的成员,而且同所有其他成员一样,拥有一份股权。约塞连觉得他的任务很无聊,因为谁都知道米洛在马耳他以七分钱一只的价钱买了鸡蛋,再五分钱一只卖给他的辛迪加下属食堂。

“我就是不信任他。”米洛坐在飞机里神情严肃地说道,并朝后面的奥尔点了点头——奥尔像一条扭结的绳子,蜷缩着躺在下面那排盛满鹰嘴豆的筐子上,受尽折磨地竭力想入睡。“我宁愿等他不在场的时候买鸡蛋,免得他探听到我的生意秘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约塞连坐在他身旁副驾驶的座位上。“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在马耳他七分钱一只买了鸡蛋,又五分钱一只卖掉呢?”

“我这是为了赚钱。”

“但你怎么能赚钱呢?你每只鸡蛋赔了两分。”

“我把鸡蛋四分二厘五一只卖给马耳他那儿的人,就赚了三分二厘五,再从他们手里七分钱一只买进来。当然,我没赚这个钱,是辛迪加赚了钱,而且人人有份。”

约塞连觉得开始有点明白了。“你以四分二厘五一只卖给他们鸡蛋的那些人,再把鸡蛋七分钱一只卖回给你的时候,就净赚了二分七厘五。是这样吗?你为什么不把鸡蛋直接卖给自己,省掉中间过手的那些人?”

“因为中间过手的那些人就是我。”米洛解释说,“我把鸡蛋卖给我的时候,每只蛋赚三分二厘五;我再从我手里把鸡蛋买回来时,每只蛋又赚二分七厘五,就是每只鸡蛋能获得六分钱的利润。我把鸡蛋五分钱一只卖给食堂时,每只蛋也就亏两分钱而已,这就是我七分一只买进,五分一只卖出还能赚钱的方法。我在西西里收购鸡蛋时,每只蛋只要付给母鸡一分钱就行了。”

“在马耳他,”约塞连纠正道,“你是在马耳他买的鸡蛋,不是西西里。”

米洛得意地哈哈大笑。“我可不在马耳他买鸡蛋。”他承认道,显出一丝暗自得意的神情,约塞连也就这一次见他的样子没那么认真严肃。“我在西西里一分钱一只买来,然后秘密运到马耳他以四分二厘五一只的价格转手,这样等人们来马耳他买鸡蛋时,蛋价能上涨到七分一只。”

“人们为什么去马耳他买鸡蛋?那里蛋价这么贵。”

“因为他们总是这么干。”

“他们为什么不去西西里买鸡蛋呢?”

“因为他们从未这么干过。”

“那我就不懂了。你为什么不把鸡蛋七分钱一只卖给食堂,却只卖五分呢?”

“因为那样一来,我的食堂就不需要我了。七分钱一只的鸡蛋任何人都能七分钱一只买到。”

“那他们为什么不跳过你,直接去马耳他从你手里买四分二厘五一只的鸡蛋呢?”

“因为我不会卖给他们。”

“你为什么不卖给他们?”

“因为那样就没有多少赚头了。作为中间商,我这么做至少还能让自己赚一点。”

“这么说你确实为自己赚了钱。”约塞连断言道。

“我当然赚了。不过赚到的钱都去了辛迪加,而且人人有份。你难道不明白?我卖给卡思卡特上校的那些梅子番茄也是这么回事。”

“是买,”约塞连纠正道,“你并不卖梅子番茄给卡思卡特上校和科恩中校。你从他们手里买梅子番茄。”

“不,是卖。”米洛纠正约塞连,“我用假名在皮亚诺萨岛所有的市场上抛售梅子番茄,这样卡思卡特上校和科恩中校就可以用他们的假名以四分钱一个的价格从我手里把番茄全部买进,第二天我再替辛迪加以五分钱一个的价格买回来。他们每个番茄赚一分钱,我每个赚三分五厘钱,这样每个人都赚了钱。”

“每个人都赚了钱,除了辛迪加,”约塞连轻蔑地哼了一声,“辛迪加出五分钱一个的价格买进只花了你五厘钱一个的梅子番茄。辛迪加怎么能赢利?”

“我赢利,辛迪加就赢利,”米洛解释说,“因为每个人都有股份。而且辛迪加得到了卡思卡特上校和科恩中校的支持,这样他们就会派我出肥差,就像这一次。再过十五分钟左右我们就在巴勒莫降落,你将看到那意味着多少利润。”

“马耳他,”约塞连纠正他,“我们现在正飞往马耳他,不是巴勒莫。”

“不,我们正飞往巴勒莫。”米洛回答道,“巴勒莫有一个菊苣出口商,我得见他一分钟,谈谈运输一批发霉的蘑菇去伯尔尼的事。”

“米洛,你是怎么做的?”约塞连又惊讶又钦佩地笑着问道,“你填报去一个地方的飞行计划,之后却去了另一个地方。控制塔上的人难道没找过你麻烦?”

“他们都加入了辛迪加,”米洛说,“而且他们明白,凡事只要对辛迪加有利就对国家有利,因为就是靠了这个,大兵们才跑得欢。控制塔上的人也是有股份的,所以他们总是不得不想尽办法给辛迪加提供方便。”

“我也有股份吗?”

“人人都有股份。”

“奥尔也有股份?”

“人人都有股份。”

“饿鬼乔呢?他也有股份吗?”

“人人都有股份。”

“唉,真没想到。”约塞连思忖道,破天荒第一回对股份的概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米洛转向约塞连,眼里闪烁着一丝恶作剧的神色。“我有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可以从联邦政府骗到六千美元。我们可以各挣三千块,谁都不用担任何风险。你有兴趣吗?”

“没有。”

米洛激动万分地望着约塞连。“我就喜欢你这一点,”他喊了起来,“你很诚实!我认识的人唯有你能让我真正信赖,因此我希望你能给我更多帮助。昨天在卡塔尼亚,你跟那两个妓女走了,我真是失望。”

约塞连盯着米洛,疑惑而不敢相信他的话。“米洛,是你叫我跟她们走的。你不记得了吗?”

“那不是我的错,”米洛庄重地说,“我们一进城,我就得设法甩掉奥尔。这次在巴勒莫将大不一样。我们在巴勒莫着陆后,我要你和奥尔带姑娘们直接从机场离开。”

“什么姑娘?”

“我事先发过无线电报,和一个四岁皮条客谈好了,准备给你和奥尔找两个有一半西班牙血统的八岁处女。他将去机场等在一辆交通车里,你们下了飞机就直接上那辆车。”

“不行,”约塞连摇头说,“我只想找地方睡上一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