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27 达克特护士 · 1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安·达克特护士是个瘦高、成熟、腰板笔直的女性,长着滚圆的翘屁股和小小的乳房,瘦削的新英格兰禁欲主义者的脸庞可以说是非常可爱,也可以说是十分平凡。她的皮肤白里透红,眼睛小小的,鼻子和下巴又细又尖。她能干而敏捷,做事严谨且富有才智。她喜欢管事,总能处变不惊。她成熟而独断自恃,从不需要他人帮忙。约塞连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帮帮她。

第二天早上,她正站在约塞连的床尾弯腰整理床单,他把手偷偷伸进她双膝间狭窄的缝隙,突然飞快向上,往她裙子里尽力摸去。达克特护士尖叫一声,一跳三丈高,不过还是高得不够,只见她绕着那神圣的支点,又是扭又是拱,前摇后荡地折腾了足足十五秒钟,这才挣脱出来,狂乱地退到走道里,脸如死灰,抽搐不已。她退得太远了,一开始就在一旁观看的邓巴从床上无声无息地直扑过去,双臂从后面一下揽住了她的胸脯。达克特护士又是一声尖叫,扭动身子挣脱,远远地逃离邓巴,不料约塞连又扑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她。达克特护士又一次蹦到了走道对面,活像一只长脚的乒乓球。邓巴正严阵以待,即刻猛扑过去。她刚好及时想到了他,便闪到一旁。邓巴彻底扑了个空,从她身边蹿过病床,然后脑袋着地,只听一声破碎的闷响,撞昏了过去。

他在地上醒来时,鼻子流着血,脑袋昏乱,跟他一直在假装的那种折磨人的头部症状一模一样。病房里闹哄哄乱成一团,达克特护士流着眼泪,约塞连挨着她坐在床边,歉疚地安慰她。主管上校怒气冲冲地朝约塞连咆哮,说不能容许他的病人肆意调戏他的护士。

“你想要他怎样?”邓巴躺在地上哀怨地问,一说话太阳穴便一阵阵跳痛,不由得身子一缩。“他什么也没干。”

“我在说你!”纤瘦而高贵的上校铆足力气吼叫道,“你将为你的所作所为受到惩罚。”

“你想要他怎样?”约塞连叫喊起来,“他又没干什么,不过是头栽到地上罢了。”

“我也在说你!”上校一转身冲约塞连发起火来,“你会后悔抓了达克特护士的胸脯的。”

“我没有抓达克特护士的胸脯。”约塞连说。

“我抓了她的胸脯。”邓巴说。

“你们都疯了吗?”医生刺耳地叫喊道,他面色苍白,慌乱地一步步后退。

“是的,医生,他真的疯了,”邓巴肯定地说,“他每天夜里都梦见手里拿着一条活鱼。”

医生停下了后退的脚步,露出优雅的惊奇而厌恶的表情,病房里静了下来。“他怎么了?”他问道。

“他梦见手里拿着一条活鱼。”

“什么样的鱼?”医生严厉地询问约塞连。

“我不知道,”约塞连答道,“我不会分辨鱼类。”

“你哪只手拿的鱼?”

“没准。”约塞连答道。

“要看是哪种鱼。”邓巴帮忙地补充道。

上校转过身,怀疑地向下盯着邓巴,半眯起眼睛。“是吗?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我就在梦里。”邓巴一本正经地答道。

上校困窘地涨红了脸,他瞪着两人,一脸冰冷、不肯宽恕的憎恨。“爬起来,回你的床上去。”透过薄薄的嘴唇,他指示邓巴,“关于这个梦,我不想听到你们两人再讲一个字了。我手下安排了一个人专听这种恶心的胡话。”

上校命人把约塞连送到桑德森少校那儿去。“你究竟为什么认为,”少较细致地询问道,这位和蔼而敦实的精神病专家笑眯眯的,“费瑞杰上校讨厌你的梦呢?”

约塞连恭顺地回答说:“我想,不是梦的某种特质就是费瑞杰上校的某种特质。”

“说得非常好,”桑德森少校十分赞赏,他穿一双吱吱作响的步兵靴,乌黑的头发直挺挺地竖着。“不知为什么,”他吐露道,“费瑞杰上校总是让我想起海鸥。你知道,他不是很相信精神病学。”

“你不喜欢海鸥,是吧?”约塞连问。

“是啊,不很喜欢,”桑德森少校神经质地尖笑一声承认道,他爱抚地捋了捋他那悬垂的双下巴,好像那是一把长山羊胡。“我觉得你的梦很迷人,希望它时常重现,这样我们就可以不断讨论它。来支烟吧?”约塞连谢绝,他笑了笑。“你究竟为什么认为,”他颇有见识地问,“你怀有这么强烈的反感,连我的一支烟都不肯接受?”

“我刚掐灭一支。它还在你的烟灰缸里冒烟呢。”

🌵 鲲+弩-小+說+ ww w +k u n n u - c o m +

桑德森少校咯咯一笑。“你这个解释非常聪明,但是我想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真正的原因。”他把散开的鞋带系成一个松松的蝴蝶结,再从桌上拿过一本黄色便笺簿放在腿上,“你梦见的那条鱼。让我们谈谈吧。总是同一条鱼,是吗?”

“我不知道,”约塞连回答道,“我不大会认鱼。”

“这鱼让你想到了什么?”

“别的鱼。”

“那别的鱼又让你想到了什么?”

“别的鱼。”

桑德森少校失望地往后一靠。“你喜欢鱼吗?”

“不是特别喜欢。”

“你竟为什么认为你对鱼怀有如此病态的反感?”桑德森少校获胜地问。

“它们味道太平淡,”约塞连回答说,“骨头又多。”

桑德森理解地点点头,露出惬意而虚假的微笑。“这个解释十分有趣,但是我们很快就会找到真正的原因,我想。你喜欢那条鱼吗?就是你拿在手里的那条鱼。”

“说到底,我对它没有感觉。”

“你不喜欢那条鱼?你对它怀有敌意或者对抗的情绪吗?”

“没有,完全没有。其实我相当喜欢那条鱼。”

“那么你确实喜欢那条鱼?”

“哦,不,说到底,我对它没有感觉。”

“但你刚才还说喜欢它,现在又说对它没有感觉了。我正好抓住了你的自相矛盾。你不明白吗?”

“是,长官,我想你是抓住了我的自相矛盾。”

桑德森少校用他那粗黑的铅笔在便笺簿上得意地写下“自相矛盾”几个字。“你究竟为什么认为,”他写完后抬起头来继续问道,“你说的那两句话表达了对那条鱼自相矛盾的情绪反应?”

“我想我对它持有一种矛盾态度。”

听到“矛盾态度”几个字,桑德森少校高兴得跳起来。“你的确理解了!”他喊道,欣喜若狂地将两手扭绞在一起,“唉,你想象不出我有多么孤独,日复一日跟那些根本不懂精神病学的人谈话,想方设法给那些对我或我的工作没什么兴趣的人治病!这给了我一种非常可怕的无能感。”一丝焦虑的阴影掠过他的脸,“我似乎无法摆脱。”

“真的吗?”约塞连问,不知说什么好,“你何必为别人教育程度的差距而自责呢?”

“我知道这很傻,”桑德森少校不安地回答道,他的脸上不自觉地带着轻狂的笑,“可我总是非常容易相信别人的好主意。你瞧,我的青春期比所有同龄的男孩都来得晚一些,这就给我带来了一些——呃,各种问题。我知道我会很乐意和你讨论这些问题的。真恨不得马上就开始,我都不大情愿现在就跑题去谈你的问题了,可是恐怕我必须如此。要是费瑞杰上校知道我们把时间都花在了我的问题上,他准会发火。我现在准备给你看一些墨水迹,看看某些形状和颜色会让你联想起什么。”

“不用麻烦了,医生,什么东西都让我想起性。”

“是吗?”桑德森少校欣喜得叫喊起来,好像不敢相信他的耳朵,“现在我们真的有了进展!你做过性梦吗?”

“我的鱼梦就是一个性梦。”

“不,我的意思是真正的性梦——这种梦里,你揪住某个光屁股婊子的脖子,使劲掐她,猛揍她的脸,直到她满脸是血,然后你就扑上去强奸她,却又突然哭了起来,因为你这么深沉地爱她又恨她,不知道还能怎么样。这就是我想跟你讨论的性梦。难道你没做过那种性梦吗?”

约塞连显出一脸的精明,想了片刻。“那是一个鱼梦。”他断定。

桑德森少校退缩了一下,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是,当然了,”他呆板地让步道,态度变得急躁起来,带有自我防卫的敌意,“但是我希望你能做那样一个梦,只为了看看你如何反应。今天就谈到这里吧。同时,我问你的那些问题,还希望你能想出其中一些的答案。你知道,这些谈话对你来说不愉快,对我也是一样。”

“我会对邓巴说的。”约塞连回答道。

“邓巴?”

“一切都是他起的头。那是他的梦。”

“噢,邓巴,”桑德森少校冷笑道,他的自信心恢复了,“我敢肯定邓巴就是那个坏家伙,干了那么些下流事,却总是让你替他受过,是不是?”

“他没那么坏。”

“你到死都会护着他,对吧?”

“没那么极端。”

桑德森少校嘲讽地一笑,在他的便笺簿上写上“邓巴”两字。“你怎么瘸了?”约塞连朝门口走时,他刻薄地问道,“你腿上缠那该死的绷带干什么?你是疯了怎么的?”

“我的腿受了伤。我就是为这个才住院的。”

“啊,不,你不是,”桑德森少校心怀恶意地幸灾乐祸道,“你是因为唾液腺结石住院的。所以你还是不够聪明,对吧?你居然不知道为什么住院。”

“我是因为腿伤住院的。”约塞连坚持道。

桑德森少校讥讽地一笑,不理会他的辩解。“好吧,代我问候你的朋友邓巴。还请告诉他为我做一个那样的梦,好吗?”

可是邓巴因为经常性的头痛而感到恶心和晕眩,无心跟桑德森少校合作。饿鬼乔倒做了许多噩梦,因为他已经完成六十次飞行任务,又在等着回家了,但他到医院来,却一点也不肯跟人分享。

“就没人为桑德森少校做过什么梦吗?”约塞连问,“我不想让他失望,他已经觉得被人抛弃了。”

“听说你受了伤,我一直在做一个非常奇特的梦。”牧师坦白说,“以前,我每天夜里不是梦见我老婆就要死了,或被人谋杀,就是梦见孩子们被营养食品噎死。现在我梦见我在没顶的深水里游泳,一条鲨鱼在咬我的左腿,部位正是你缠绷带的地方。”

“这个梦太美妙了,”邓巴宣布道,“我敢打赌,桑德森少校肯定会喜欢。”

“这个梦太可怕了!”桑德森少校叫道,“里面全是痛苦、伤残和死亡。我敢肯定,你做这个梦就是想激怒我。你知道,做出这种恶心的梦,我都不敢说你该不该留在军队里了。”

约塞连觉得他看到了一线希望。“也许你是对的,长官,”他狡猾地建议道,“也许我应该停飞,回美国去。”

“你就从来没有想到过,你一味胡乱追逐女人,不过是要缓解你潜意识里对性无能的恐惧?”

“是的,长官,我想到过。”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了缓解我对性无能的恐惧。”

“你为什么不给自己另找一项有益的业余爱好呢?”桑德森少校友好而关切地问道,“比如钓鱼。你真觉得达克特护士那么有吸引力?我倒觉得她相当骨感。你知道,相当平淡、多骨。像条鱼。”

“我不大认识达克特护士。”

“那你为什么抱她的胸脯呢?就因为她有胸脯吗?”

“那是邓巴干的。”

“喂,别又来这一套,”桑德森少校尖刻而轻蔑地叫喊道,厌恶地把铅笔猛地一掷,“你还真以为假装成另一个人就能开脱罪责了?我不喜欢你,福尔蒂奥里。你知道吗?我根本不喜欢你。”

约塞连感到一股冰冷潮湿的忧虑像风一样吹透全身。“我不是福尔蒂奥里,长官,”他怯怯地说,“我是约塞连。”

“你是谁?”

“我叫约塞连,长官。我是因为一条腿受了伤而住院的。”

“你叫福尔蒂奥里,”桑德森少校好斗地反驳道,“你是因为唾液腺结石住院的。”

“噢,得了吧,少校!”约塞连火了,“我应该知道我是谁。”

“我这里有一份美军正式记录可以证明。”桑德森少校反驳道,“你最好自我约束一下,不然就来不及了。起先你是邓巴,现在你是约塞连,下一回你就要声称是华盛顿·欧文了。你知道你出了什么毛病吗?你得了人格分裂症,这就是你的毛病。”

“也许你是对的,长官。”约塞连圆滑地赞同道。

“我知道我是对的。你有严重的受迫害情结,你觉得大家都想伤害你。”

“大家确实都想伤害我。”

“瞧见了吧?你根本不尊重极度权威和旧式传统。你又危险又堕落,应该把你拉出去枪毙!”

“你这是说真的?”

“你是人民的敌人!”

“你疯了吗?”约塞连叫喊道。

“不,我没发疯。”多布斯在病房里怒吼作答,他以为这只是窃窃的耳语,“我告诉你,饿鬼乔看见他们了。昨天他飞去那不勒斯给卡思卡特上校的农场装运黑市空调机,就看见他们了。他们那里有一个很大的人员补充中心,满满住了几百个飞行员、轰炸手和机枪手,都在准备回国。他们完成了四十五次飞行任务,就这么些。几个戴紫心勋章的飞得还要少。国内来的一批批补充机组人员全都涌进了别的轰炸大队。他们要求每个人至少在海外服役一次,行政人员也不例外。你难道不读报纸吗?我们应该马上杀了他!”

“你只要再飞两次就行了,”约塞连低声说服他,“为什么要冒险?”

“飞这两次也可能被打死。”多布斯恶狠狠地回答道,嘶哑的嗓音在颤抖,“明天早上他从农场开车回来,我们第一件事就把他杀了。我这儿已经有枪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