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七章 标记时间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卡迈克尔·克拉克爵士遇害后,AB C谜案突然引起了全方位的关注。

报纸上全是关于这个案子的新闻。据报道,警方发现了各种各样的“线索”。声称凶手即将落网。登出了各种与谋杀案关系甚微的人和地点。只要愿意接受采访的人都被采访到了。还向议会就本案提了问题。

安德沃尔谋杀案现在也与另外两个案子相提并论了。

苏格兰场相信,最全面的曝光能造成抓获凶手的最佳机会。全体大不列颠人俨然变成了一支业余侦探大军。

《每日闪耀》报灵感大发,用了如下的标题:

他可能就在你的城镇!

当然,波洛先生身处炮火中心。那些寄给他的匿名信被复制发表。人们对他展开大规模的攻击,骂他不能阻止犯罪,也有人为他辩护,理由是他马上就会说出凶手的名字。

记者对他纠缠不休,要求采访他。

波洛先生今日所言

后面总会跟着半个栏目的蠢话。

波洛先生就目前的形势阐述重要见解。

波洛先生成功在即。

黑斯廷斯上尉,波洛先生的挚友向我刊特派代表透露……

“波洛,”我总会大喊,“请你相信我,我从来没说过那种话。”

我的朋友则会亲切地回答:

“我知道,黑斯廷斯——我知道。说和写之间隔着一道惊人的鸿沟,他们总是篡改被采访者的原意。”

“我不想让你以为我说过……”

“别担心。这一切都无关紧要。这些愚蠢的行为甚至可能会对我们有帮助。”

“怎么帮助?”

“是这样的,”波洛语气严肃地说,“如果那个疯子看到今天《每日趣事》上那些被认为是我说的话,他就再也不会把我这个对手放在眼里了!”

鲲·弩^小·说

也许我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案件调查没有任何实质进展。实际上,苏格兰场和各郡县的地方警察局都在不知疲倦地追踪最细小的线索。

旅馆、出租屋和寄宿公寓的管理者们,所有本案能辐射到的广阔范围内的人均受到细致的盘查。

人们的想象力丰富极了,比如有人说他“见过一个长相古怪的人眼睛骨碌碌乱转”,有人说“注意到一个凶巴巴的男人鬼鬼祟祟地溜走”。数百个故事经过严格的筛选。任何一条信息,哪怕是最含混不清的也没有被忽视。火车、公交车、有轨电车、铁路搬运工、售票员、书报摊、文具店老板——警方坚持不懈地对他们展开一轮轮的盘问和验证。

至少有二十个人被扣留,不得不交代案发当晚的行踪,直到警方满意为止。

最终结果并非一片空白。某些也许有价值的陈述被牢记并记录下来,但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也都无济于事。

如果说克罗姆和他的同事们不知疲倦,那么在我看来,波洛就是异常懒散。我们会时不时地争吵。

“你想让我做什么,我的朋友?常规查问方面警察比我做得好。你总是——总是让我像狗一样跑来跑去。”

“相反,你坐在家里,就像是……就像是——”

“一个明智的人!黑斯廷斯,我的能力在于我的大脑,而不是我的双脚!你以为我无所事事,其实我一直在沉思。”

“沉思?”我叫道,“这是沉思的时候吗?”

“是的,绝对是。”

“沉思又能有什么收获呢?你已经把这三个案子的情况牢记在心了。”

“我思考的不是案情——而是凶手的心理。”

“疯子的心理。”

“对。所以无法立刻下结论。当我知道凶手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我就能找出他是谁了。这段时间我了解的情况越来越多。安德沃尔谋杀案发生后,我们对凶手有哪些了解?几乎一无所知。贝克斯希尔凶案发生后呢?了解的情况多了一点儿。彻斯顿凶案后呢?更多了。我看到了并非是你想看到的一张脸的轮廓和外形,而是一种心理轮廓。一种朝着某些确定的方向移动和运转的心理活动。下一场凶案发生后——”

“波洛!”

我的朋友平心静气地看着我。

“是的,黑斯廷斯,还会有一起谋杀案,这几乎确定无疑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机会。迄今为止,这个陌生人运气很好。这一次,运气也许会背叛他。反正,下一次案发后,我们能了解到更多的情况。他的罪行会让真相暴露。无论你如何尝试并改变方法,你的品位、你的习惯、你的思维模式、你的灵魂都会通过行动体现出来。有的迹象令人迷惑——有时,就像有两种智力在工作——但很快轮廓就会自动清晰起来,我会知道的。”

“会是谁呢?”

“不,黑斯廷斯,我不会知道他的姓名和地址!我会知道他是哪一类人……”

“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钓鱼。”

我一脸疑惑,他继续说:

“你明白,黑斯廷斯,一个经验丰富的钓鱼者很清楚用什么样的假蝇喂什么样的鱼。我要给他对的鱼饵。”

“然后呢?”

“然后呢?然后呢?你和那个傲慢的、没完没了地说:‘哦,是吗?’的克罗姆一样糟糕。好吧,然后他会吞饵上钩,我们就转轮收线……”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都有人在死。”

“三个人。每个星期,怎么讲——大约有一百二十个人死于交通事故。”

“完全不是一码事。”

“对死者而言可能没多少差别。但对其他人来说,亲戚、朋友什么的,是的,确实不是一码事,但这个案子里至少有一件事令我欣喜。”

“务必让我们听听有什么事能令你如此欣喜。”

“挖苦我也没有用。令我欣喜的是,无辜者不会因为内疚而悲痛。”

“这不是更糟糕吗?”

“不,不,绝对不是!没有什么比生活在一个怀疑的氛围里更糟糕的了——一双双眼睛注视着你,心中的爱变成了恐惧——没有什么比怀疑亲近的人更糟糕了。这种怀疑是有毒的——是一种瘴气。不,没有对无辜者生命的毒害,我们不会将此归咎于ABC。”

“你很快就会给那个家伙找借口了!”我愤愤地说。

“为什么不呢?他可能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正当合理的。最后我们可能会同情他的观点。”

“真的吗,波洛!”

“哎呀!我吓着你了。先是我的惰性——然后是我的观点。”

我摇摇头,没有作答。

过了一两分钟后,波洛说:“不过,我有一个可以让你高兴的计划——因为这个计划是积极的,不是消极的。而且,需要大量的谈话,几乎不用思考。”

我不太喜欢他的口气。

“什么计划?”我谨慎地问。

“把受害人的朋友、亲戚和仆人们知道的所有情况都榨出来。”

“这么说,你怀疑他们有所隐瞒?”

“他们并非故意要隐瞒什么。但是你知道,说出一切往往意味着选择。如果我对你说,把你昨天做过的事跟我复述一遍,你可能会回答:‘我九点钟起床,九点半吃早餐,我吃的是鸡蛋和培根,喝了咖啡,又去了俱乐部,等等。’你的回答里不会包括:‘我把指甲弄断了,不得不剪掉它。打电话定购剃须水。我不小心把咖啡洒在桌布上了。我把帽子刷了,并把它戴上。’没有人会说出一切。因此,必须作出选择。面对谋杀案时,人们会选择自认为重要的东西。但他们的想法往往是错误的!”

“怎么才能获得正确的东西呢?”

“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仅仅通过谈话就行。通过聊天!通过谈论某个事件,某个人,或某一天,反复地讨论,额外的细节肯定会浮出水面。”

“什么样的细节?”

“当然是我以前不知道或者不想去发现的细节。但过了这么长时间,普通的事物也会重新呈现出价值。三起谋杀案中没有一个事实或一句话与案件有关,这一点违背所有的数学规律。琐碎的事件和琐碎的话语中肯定存在一条线索!我承认,这就好比大海里捞针——但大海里确实有针,我对此深信不疑!”

我觉得这个想法太模糊不清、云山雾罩了。

“你还不明白?你还不如一个女仆机智。”

他扔给我一封信,笔迹工工整整,是用一种倾斜的公立小学学生的字体写的。

亲爱的先生,

希望你能原谅我冒昧给你写信。自从可怜的姨妈遇害后,又发生了两起可怕的类似的谋杀案,这之后我想了很多。看来,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我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个姑娘的照片,我是说,那个姑娘是那个在贝克斯希尔被杀的姑娘的姐姐。我斗胆给她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要来伦敦谋职,问她我能否为她或者她母亲做事,因为正如我说过的那样,两个脑袋总要强过一个脑袋,我不要太多的工资,我只是想查出那个恶魔是谁,如果我们能把自己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也许会对调查有利,没准儿还能查出真相。

那个姑娘很友好,给我回了信,她告诉我她在办公室工作,住在旅社里。不过,她建议我写信给你,她还说,她也一直在思考类似的问题。她说,我们遇到了同样的困难,应该团结一致。所以,我就写信给你了,告诉你我要来伦敦,这是我的地址。

希望我没有打扰你。

玛丽·德劳尔

敬上

“玛丽·德劳尔,”波洛说,“是个非常聪明的姑娘。”

他拿起另一封信。

“读读这封吧。”

这封短信是富兰克林·克拉克写来的,他说他要到伦敦来,如果没什么不方便的话,他会在第二天拜访波洛。

“不要绝望,我的朋友,”波洛说,“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