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九章 在苏格兰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又开会了。

与会者有助理警察局局长、克罗姆警督、波洛,还有我。

正在发言的是助理警察局局长。

“波洛先生,你那个调查长筒袜销售情况的建议很好。”

波洛摊开双手。

“调查结果显示,此人不是正规的代理商,而是直接上门推销。”

“现在一切都清楚了,警督?”

“我想是的,长官。”克罗姆警督看着一份卷宗,“我能概括一下目前的进展吗?”

“可以,请吧。”

“我已经和彻斯顿、佩恩顿和托基那边核对过了。拿到了一份他的顾客名单。我得说,他做得相当周密。他住在皮特,那是托雷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案发当晚十点半,他回到旅馆。可能乘坐九点五十七分的火车从彻斯顿出发,十点二十分到达托雷。火车上和车站里没有一个人符合对他的描述,不过,那个星期五正好举行达特茅斯赛舟会,从京斯威尔返回的火车上坐满了人。

“贝克斯希尔的情况也大致相同。他用自己的名字入住环球旅社。他去过十来个地方推销袜子,其中包括巴纳德太太家和姜黄猫咖啡馆。他在傍晚时分离开旅馆。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半左右回到伦敦。至于安德沃尔,也是同样的过程。住在菲瑟斯旅馆,曾向阿谢尔太太的邻居福勒太太和那条街上的六七个人推销过袜子。我从阿谢尔太太的外甥女——她名叫德劳尔——那儿拿到的袜子和卡斯特卖的袜子完全一样。”

“目前为止不错。”助理警察局局长说。

“根据得到的消息,”警督说,“我去了哈廷格先生给的那个地址,结果发现卡斯特先生在大约半个小时前离开了。我听说,他接了一个电话。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打电话,他的房东这么告诉我。”

“有同伙?”助理警察局局长提醒道。

“应该不是。”波洛说,“很奇怪——除非——”

他不说了,我们都好奇地看着他。

警督摇了摇头,接着说:

“我彻底检查了他的住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我找到了一沓和那些信纸类似的便笺纸,还有大量袜子——在存放袜子的柜子后部——以及形状和大小相同的包装盒,结果我们发现里面装的不是袜子——而是八本新的ABC列车时刻表!”

“铁证如山。”助理警察局局长说。

“我还发现了别的东西,”警督说,由于得意,他的声音突然有了点儿人情味,“今天上午才发现的,还没来得及汇报。我们没在他的房间里找到刀——”

“把刀带回家是低能儿的行为。”波洛评论道。

“毕竟他不是一个理性的人。”警督评论道,“不管怎么说,我想到他有可能把刀子带回家,然后又意识到,万一藏不好会很危险——正如波洛先生所说的——他便去寻找别的地方。他会把刀藏在什么地方呢?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大厅的衣帽架——没有人会动衣帽架。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衣帽架从墙边挪开——它就在那里!”

“是那把刀吗?”

“是那把刀。毫无疑问。上面还留着干了的血迹。”

鲲·弩*小·说 ww w · k u n n u · Om

“干得好,克罗姆。”助理警察局局长赞许地说,“再有一样东西就行了。”

“什么?”

“那个凶手。”

“我们会抓住他的,长官。别担心。”

警督满怀信心。

“你怎么想,波洛先生?”

波洛从沉思中惊醒。

“请再说一遍。”

“我们说要抓住那个人只是时间问题。你同意吗?”

“哦,这个——是的。毫无疑问。”

他的语气是那么心不在焉,以至于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他。

“有什么事困扰着你吗,波洛先生?”

“有一件事令我非常困扰。就是为什么。他的动机何在?”

“亲爱的朋友,那人是个疯子。”助理警察局局长不耐烦地说。

“我明白波洛先生的意思。”克罗姆很有风度地为他解围,“他说得很对。这个人肯定有强迫症。我想,我们可以从一种强烈的自卑情结中找到问题的根源。他也可能有被迫害妄想症,如果是这样,他可能会把它同波洛先生联系在一起。他可能误认为波洛先生是我们雇来追捕他的侦探。”

助理警察局局长的鼻子哼了一声,说:“这就是时下流行的行话。在我那个年代,如果一个人疯了,他就是疯了,我们才不会为了表达委婉而找什么科学术语。我想,一个十足的现代派医生会建议把ABC这种人送进疗养院,然后连着四十五天告诉他,他是怎样的一个好人,再把他当成一个负责任的社会成员放出去。”

波洛笑而不答。

会议就此散了。

“那么,”助理警察局局长说,“正如你所说,克罗姆,逮捕他只是时间问题。”

“如果他不是相貌平平,我们早就抓住他了。实际上,我们让太多无辜的百姓担惊受怕了。”

“不知道他这时候在哪里。”助理警察局局长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