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赫尔克里·波洛相当肯定杰奎琳·德·贝尔福特还没有回去休息,肯定就在旅馆的某个地方。他找到了她,看到她正坐在岩石上眺望尼罗河。她两手托腮坐在那儿,听到波洛走近的脚步声却没有回头。

“是贝尔福特小姐吗?”波洛问道,“可否跟你聊一会儿?”

“当然,”她说,“你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吧?让我猜一猜,你是给多伊尔夫人办事的,如果你完成任务,她会给你一大笔钱。”

波洛在她旁边的一张长凳上坐下来。

“你的猜测部分正确,”他微笑着说,“我刚从多伊尔夫人那里过来,但没接受她的任何报酬,所以严格来说,我不是为她办事的。”

“哦!”

杰奎琳仔细地端详着他。

“那么你来这儿干什么?”她忽然问道。

赫尔克里·波洛却转而提出了问题。

“你以前见过我吗,小姐?”

她摇摇头。“没有。”

“不过我见过你。有一次在‘姑妈们’餐厅,我就坐在你邻桌,你跟西蒙·多伊尔先生在一起。”

女孩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她说:“我记得那天晚上……”

“从那以后,”波洛说,“发生了很多事。”

“就像你说的,发生了很多事。”

她的声音艰涩,隐含着一种绝望的痛苦。

“小姐,我以一个朋友的立场跟你说,忘却那些痛苦吧!”

她看起来有些惊讶。

鲲~弩~小~说~k u n n u - co m 💨

“你是什么意思?”

“忘记过去!面向未来!木已成舟,再痛苦也无法挽回了。”

“我相信这样对亲爱的琳内特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

波洛摆摆手。“我这一刻说的不是她,而是你。你受了伤害,是的,可是你现在的行为只会加深伤害。”

她摇了摇头。“你错了,有时候我挺开心的。”

“小姐,这就是最糟糕的地方。”

她飞快地抬起头。

“你可不傻,”她说,然后又缓缓地补充说,“我相信你是一番好心。”

“回家吧,小姐。你还年轻,也很有智慧,面前正是崭新的世界。”

杰奎琳慢慢地摇摇头。“你不明白,也不会明白。西蒙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爱情并不等于一切,小姐。”波洛温和地说,“我们年轻时才会那么想。”

但女孩还是摇摇头。

“你不明白,”她快速扫了他一眼,“整件事你都知道?琳内特跟你说过了吧?而且那天晚上你也在旅馆。西蒙和我爱着彼此。”

“我知道你爱他。”

她立刻听出了波洛的话外音,于是加强语气重复道:“我们爱着彼此。我也爱琳内特……我信任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这一生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从来没有失望过。当她看到西蒙,想要得到他,于是就把他抢走了。”

“于是,他就允许自己被——买走了?”

杰奎琳慢慢地摇动着一头长发。

“不,事实不是这样的,不然我就不会在这儿了……你是在暗示西蒙不值得被爱……如果他是为了钱而娶了琳内特,那倒是真不值得我爱。但他不是为了钱。事情要复杂得多。有一种东西叫做魔力,波洛先生,而金钱会助长它的气焰。你知道,琳内特有一种气场,她就像一个王国的女王,或者年轻的公主——生活极尽奢华。这就像一出舞台剧,她把整个世界都踩在脚下,英国最富有、最炙手可热的一位青年才俊热烈地追求她,想要跟她结婚,她却下嫁给了无名小辈西蒙·多伊尔……你不觉得他被冲昏了头吗?”她忽然做了个手势,“看看头上的月亮,能看得很清楚,对吗?月亮是真实的,可如果太阳出来了,你就完全看不到月亮了。我们的事就好比这样。我是月亮……太阳一出来,西蒙就看不到我了……他眼花缭乱,什么都看不到,除了太阳——琳内特。”

她顿了顿,又说:“所以你看,这就是——魔力。她让他昏了头。还有她的那种绝对的自信、习惯式的发号施令。她太自信,也能让别人相信她。也许西蒙有些软弱,但他是个很简单的人,如果不是琳内特一手把他抢进金马车里去,他仍然会爱着我,并且只爱我一个。我明白,而且我完全明白,如果不是她的追求,西蒙是不会爱上她的。”

“这是你的想法。”

“我知道,他爱过我,他会永远爱我。”

波洛说:“即使现在也爱?”

她的嘴唇动了动,本想脱口而出,可是又把话咽了回去。她看着波洛,双颊涨得通红,然后扭过脸,低下头,压低声音说:“是的,我知道,现在他恨我。没错,恨我……他最好小心一点!”

她飞快地把手伸进长凳上的一个真丝小包里,然后掏出一把小手枪。枪柄上镶嵌着珍珠,就像一把精致的玩具枪。

“不错的小东西,对吧?”她说,“看着很好玩,不像真的,可它的确是一把真枪!一颗子弹就能杀死一个男人或女人。而且我的枪法很好,”她微笑着,沉浸在回忆中,“我小的时候跟母亲回南卡罗来纳州的家乡,外祖父教我射击。他属于用枪解决问题的那一代人,尤其是在涉及荣誉的时候。我父亲年轻时也跟别人决斗过,他是一个优秀的击剑手,曾经杀过一个人,为了一个女人。所以,波洛先生,”她看着波洛说,“我是个热血的人!事情刚刚发生那会儿我就买了这把枪,打算打死他们中的一个——问题在于我无法决定是哪一个。把两个人都杀了并不能让我满意。我想过让琳内特恐惧,但是她一点儿也不害怕身体上的危险,她可以奋起反抗。然后我觉得自己可以……等待!这个想法越来越吸引我。毕竟,我什么时候行动都可以。等待和想象,让我觉得更加好玩。于是,我有了个想法:跟踪他们。无论何时,无论他们到了多远的地方,正开心之际,我就会出现!结果这奏效了!这让琳内特大为光火,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有效的了!她感到毛骨悚然,我也开始享受这一切……而且她毫无办法!我总是那么愉快、礼貌,他们根本抓不到我的错。他们的一切都被破坏了——一切的一切。”

她忽然放声大笑,声音清脆响亮。

波洛抓住她的胳膊。“安静点儿,安静。”

杰奎琳看着他。

“怎么了?”她挑衅般笑着问道。

“小姐,我请求你,不要这么做了。”

“不要骚扰亲爱的琳内特?”

“不仅仅是这样。别让邪恶进入你的内心。”

她微张着嘴巴,眼睛中流露出困惑。

波洛继续严肃地说:“因为,如果你这么做,邪恶就会进入……是的,绝对会侵蚀你……如果它驻扎在你心里,那么没多久,你赶也赶不走它了。”

杰奎琳瞪着他,目光游移,闪烁着迟疑不定的光。她说:“我——不知道——”然后她语气坚决地大声说,“你阻止不了我!”

“是的,”赫尔克里·波洛说,“我没法阻止你。”声音有些悲哀。

“就算我要——杀了她,你也阻止不了我。”

“没错,如果你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杰奎琳·德·贝尔福特笑了。

“噢,我不怕死!我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猜你认为杀死一个伤害过你的人是不对的——就算他抢走了你全部的世界,对吧?”

波洛断然说道:“是的,小姐,我认为杀人是不可饶恕的。”

杰奎琳再次大笑。

“那么你应该同意我现在的报复行为,你知道,只要这个方法奏效,我就不用枪了……但是我担心——是的,有时候会担心,会有流血事件。我想去伤害她……把刀子刺进她身体里,用我心爱的小手枪抵着她的脑袋,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哦!”她的叫声吓了波洛一跳。

“怎么了,小姐?”

她扭过头,盯着花园的树荫处。

“有人——站在那儿。现在走了。”

赫尔克里·波洛敏锐地看看四周。

如沙漠般寂静。

“这儿除了我们俩似乎没别人了,小姐。”他站起身,“不管怎么说,我讲了我该讲的。晚安。”

杰奎琳也站起来,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说:“你明白吗,你要求的我做不到。”

波洛摇摇头。

“不,你肯定能做到,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你的朋友琳内特也有那么一刻,有机会住手……但是她错过了。如果一个人错过了机会,就会一错再错,而机会是没有第二次的。”

“没有第二次机会……”杰奎琳喃喃地重复着。她站在那儿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挑战般地抬起头。“晚安,波洛先生。”

他失望地摇了摇头,跟在她身后走上了通往旅馆的小路。

 

共一条评论

  1. okuta说道:

    比起福尔摩斯,我确实更喜欢波洛

发表评论